南懷謹提到明代有一人,對於買賣古董的看法,說了三句高明的話:「任何一個人,一生只做了三件事,便自去了。自欺、欺人、被人欺,如此而已。」除了古董買賣,從政,從商等等也莫不如此。人人都在自欺、欺人、被人欺的輪迴中,不斷轉換角色。久而久之,欺瞞已從自我防衛的機制中,演變成一種生存習慣,真實巳徹底遠離,而一生也便自去了。

有位朋友每每發現別人的錯誤,當對方準備砌詞狡辯時,必藉故離開。我問他為何?他說:「要進迫別人講大話,於善心不忍。要侮辱智慧聽大話,對自己殘忍。不想犯口孽或聽假話,唯有行開!」每天聽著行騙官商的各種偉論,開始明白朋友的心情,難怪很多有智慧的朋友,現在都極討厭看新聞!

曾子說:「小人閑居為不善,無所不至。」其實小人閑居與否,甚麼都做得出,做大官更會為大惡。以往小人「見君子而後厭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見到君子,也會因自己的錯誤而不好意思,想辦法說謊掩蓋自己的過錯,裝出做過好事的模樣。但現在的小人,連最基本的羞恥之心都沒有,一切虛飾,來得醜陋赤裸,莫說指鹿為馬,甚至脫皮為狼,仍然滿臉笑容。難怪古人說:「人之視己,如見其肺肝然,則何益矣。」被別人看到內心,有何益處?不要假定自己是聰明人,別人都是蠢人,你看我,我看你,如何偽裝?大家都有X光眼可以把別人的心肝脾肺看透,但何苦看到欺瞞背後的總是狼心狗肺!

六月已過去兩星期,自欺欺人欺自己的輪迴仍然轉動著,「缺點不說改不了,優點不說跑不了。」然而「歷史竄改改得了,事件不提忘記了。」約翰•羅斯金說:「人類所作最偉大的事,是把所看到的,平實地告知世人。」這句說話,每次在謊言與真實的角力中都顯得極為有力,看似平凡簡單,現實超難做到。人人往往都是「今天有利益的我,打倒昨天未有利益的我」,看著某些人昔日在報紙上的登報記錄,與今天說話上的語言偽術,難怪檔案不當留,真實「清白」的檔,「當」然適合用「木」當柴燒,而虛假「尚黑」的黨,難免腐蝕社會,令國家「變黑」民族「當黑」,試問這又誰可阻擋?

清白能長久,欺瞞難隱瞞。人能「誠於中」才能「形於外」,正如曾子所說:「十目所視 ,十手所指。」如果都是指鹿為馬,狼心狗肺的形容詞,人淪落到此仍能若無其事的繼續開心自欺,只好說句:人真好騙,特別是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