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去年年底以來,財政部多次發佈規範地方政府債務管理的措施,6月2日再發佈《關於堅決制止地方以政府購買服務名義違法違規融資的通知》,評論人士認為,這說明地方債已經龐大到了令中共當局擔憂的地步。 

日前,中共財政部再次發出通知,責令地方政府停止違規舉債。財政部從去年年底以來多次發聲警告地方政府,中共地方違規舉債似乎已經到了令中共財政部「忍無可忍」的地步。

據大陸《經濟日報》6月14日報道,財政部6月2日發佈了《關於堅決制止地方以政府購買服務名義違法違規融資的通知》。該文件初步實現了防範當前地方政府及其部門主要違法違規融資方式的政策全覆蓋。

報道稱,從去年年底以來,財政部多次發佈規範地方政府債務管理的措施:國務院層面印發了《地方政府性債務風險應急處置預案》;建立地方政府債務常態化監督機制;核查違法違規融資擔保問題等等。

今年3月24日,中共財政部通報了多起對地方政府違法違規融資舉債行為的處理結果,除責令限期整改,給予多名相關責任人黨內警告、行政撤職等處分,有的還進行了司法追責。財政部對此聲稱:「對地方政府違規舉債必須零容忍」。

海外評論人士文小剛表示,中共此舉說明地方債已經龐大到了令中共當局擔憂的地步,另外也顯示地方政府在舉債這個問題上基本沒有聽中央的「指示」,在各自為政。

穆迪下調大陸主權評級 

國際評級機構穆迪5月24日早突然將中國大陸主權評級由Aa3下調一級至A1,顯示中國由「非常低信貸風險」轉至「低信貸風險」。穆迪預計中共政府的直接債務在GDP中的比例在2018年前或將逐漸攀升至40%,在2020年前或逼近45%。

大陸主權評級以及地方政府信用評級被國際評級機構下調,使中國的債務問題再次引起業界關注。

據中共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末,地方政府債務餘額15.32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加上納入預算管理的中央國債餘額12.01萬億元,兩項合計,中國政府債務27.33萬億元,負債率(債務餘額/GDP)為36.7%,中共聲稱低於歐盟60%的警戒線,風險總體可控。

但是瑞銀集團(UBS)估計,2016年中共政府債務已經達到GDP的68%,企業債攀升至GDP的164%。

地方隱性債務無法計算

中共承認地方政府的一些「表外債務」即隱性負債並沒有統一的口徑,最典型的是地方政府違法違規提供擔保、通過政府購買服務、政府引導基金和PPP等方式變相舉債。

鳳凰財經的報道說,根據2016年中央和地方預算收入情況報告,地方債務債務率為89%。但政府隱性負債還有多少很難統計。比如,早期地方政府打著地方融資平台和事業單位旗號融入多少資金,地方政府引導基金有多少。有材料顯示,2013年地方引導基金有逾百億元,2014年一下到了3,000億,2015年達到了15,000多億。據悉,2016年預算中安排的全國政府債務利息支出達到了5,300億元。

地方債已拉響警報

中共財政部去年11月4日表示,地方政府不應償還其融資機構或其它國有企業發行的債務。地方國有企業(包括融資平台公司)舉借的債務不屬於政府債務,其舉借的債務由國有企業負責償還,地方政府不承擔償還責任。

標普對此理解為中共政府是在暗示,未來將不會對地方政府融資平台的債務問題提供直接的援助。

《自由時報》4月8日認為,標普此舉顯示中共地方政府債務已到了拉響警報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