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被譽為福爾摩沙島的台灣,現今已取代日本成為洗腎盛行率與發生率的世界第一名,儼然變成了洗腎島,這不但是國恥,也是醫界之恥。很多人都陷在檢驗數字的迷魂陣中,一看到紅字就很緊張,而很多醫生則依照檢驗報告開處方,把人當作機器般地修理,但還是有桀驁不馴的人不吃這一套。

洗腎的無期徒刑

一位60歲的商人,被西醫宣判洗腎的無期徒刑之後,硬是不去看醫生,也不吃西藥,急得全家如熱鍋上的螞蟻。後來被女兒押著來看診,除了要洗腎,還有心臟衰竭、心臟肥大、高血壓、蛋白尿、腎水腫與下肢水腫,所以就算死也不肯就醫。

打開檢驗單一看:血色素8,白血球15.12(正常值4.00~10.00),尿素氮76(正常值5~23),肌酸酐9.23(正常值 0.64~1.27),磷6.9(正常值2.4~4.7),鉀離子6.2(正常值3.6~5.1),尿酸6.5(正常值4.8~8.7),血壓則在200~240 / 120~150之間迴盪。判別腎功能的估計腎絲球過濾速率,當指數為15是重度腎受損,小於15就是腎衰竭,會出現尿毒症,需要洗腎,而他的指數是6.1。

看到這位哀莫大於心死的老爸,就先幫他針灸處理調理氣血,他只斜眼看了我一下,一句話也沒說。3周後才來複診,也沒有敘述任何病情,持續地沉默抗議,之後又停了3周才再複診,這樣三進三退,難道是對中藥與中醫沒信心嗎?這樣丟下一張檢驗單就打了退堂鼓嗎?

已在閻王殿前徘徊

7個月後,換老婆押著來看診,一邊是老婆愛之深責之切,可以用的激將法全都用上了,只差沒揮拳;一邊是老公冷若冰霜,眼不眨、面不動、唇不語地任她東西南北諷。我看在眼裏,心想,這麼難纏的重病人,是神醫扁鵲所指病有六不治之一「驕恣不論於理」,該如何是好?莫非從商的他是重利輕別離?總不能我也來個馴悍記吧!

看他手的皮膚甲錯,腳的每個趾頭都很腫,一直腫到腳踝,沿小腿而上,摸上去硬如石頭,腳的皮膚呈銅灰色,還有一塊塊的黑斑。我輕輕地問他:「你真的不怕死?你知不知道,你真的病得很嚴重,危險到已在閻王殿前徘徊了!」他表情凝重,只說了一句:「要洗腎嗎?我不想洗腎!」

3天後,這位敢死隊隊員出現了,頑石終於點頭,願意就醫,並主動陳述病情:「很容易疲倦、吃不下,頭暈、腳很重,尿中的泡泡很久都不會消失。」西醫開6種高血壓藥,雖然服藥,收縮壓仍在200以上,舒張壓也在100以上,還有開癲癇藥、胃藥與降尿酸藥,但都不怎麼服用,因為這些藥都會傷腎氣。由於對中藥有些研究,他找了一些中草藥服用。我一看處方都是利水劑,我告戒他不可一直洩水,會把腎氣洩掉,而且還容易抽筋,反而會使病情加重。但他依然固持己見,很不配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