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繼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巴黎氣候協定》,近日再傳出他表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如不改革將退出,引起外界擔憂和猜測。多位專家分析,特朗普不會「退出」國際老大地位,只是尋找新的公平政策,讓美國更強大,讓國際合作真正發揮作用。

近日,在日內瓦召開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第35屆年會上,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Nikki Haley)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表講話,指責該理事會將侵犯人權的國家接納為成員國。英國《金融時報》直接以標題「美國威脅退出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進行報道,指特朗普政府要求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進行改革。

此前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並要求重新談判。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表示特朗普的決定「令人耳目一新」,該協議其實就是把世界上最強大國家的財富轉移到其它國家。特朗普這個決定遭到不少來自美國國內外的反對聲音。

而特朗普剛剛就任美國總統的第一星期,他就簽署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特朗普同時表示:他所做的對美國工人是一件好事。TPP是2009年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任期內就開始談判,至今有12國參與、涵蓋世界經濟總量40%,是歷史上最大的地區貿易協議。

特朗普的不按常規出牌的舉動引猜測,大陸有些媒體甚至興奮表示這是很好的契機,中共可向外展示實力,甚至有外媒報道亞太地區一些國家擔心無法依賴美國抗衡中共而私下尋求新的聯盟。

面對國際社會因特朗普不確定性因素引起的爭議,美國華府的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接受《大紀元》採訪,他從特朗普上台後令國際最關注的三大動作來深度剖析其真正的用意。

中小企業未從TPP獲益

首先他認為:「特朗普對美國的經濟基本判斷,TPP實際上延續以往的關稅暨貿易總協定的做法,也就是說美國作為區內最大的單一市場讓出非常大的市場,所以別人可以大量向美國出口。這種所謂全球化的經濟,得益的是美國的超級企業,但是其它的中小企業和一般老百姓沒有獲益。」

特朗普上台有一個基點是幫助美國中小企業、幫助普通百姓再就業、幫助製造業等等。石藏山表示:「所以他必須要重新審視美國跟其它國家所簽定貿易上的這些協定,基本上對美國是趨向更平等互利的形式來進行貿易。」

「簡單說,如果其它國家的產品有資格進入美國的話,美國的產品也應該有同樣的資格進入別的國家,但現在不是這樣。現在不管是從稅務上、還是從非關稅的壁壘上、或從外匯管制方面及產業政策等方面,基本上很多國家都有各種各樣的限制,但是他們進入美國卻是非常自由,這對美國造成經濟和貿易上的劣勢。」

石藏山根據美國經濟總量的變化來說明:「如果追溯到五、六十年代,或七、八十年代還情有可原。美國的經濟總量在那個時候遠遠超過其它國家,可以讓出很多利益。但是隨著這種比重發生變化,當然貿易政策要重新評估。比如八十年代美國經濟總量是中國的六十到七十倍,現在實際上美國可能只有二到三倍,經濟總量怎麼去平衡?當然特朗普不願意也不希望用以前的方式來跟你做生意。」

他強調,所以不管是世貿組織(WTO)、TPP、還是北美貿易協定(NAFTA),隨著各國經濟發生變化,特朗普是必然會有調整。因此美國退出TPP。

保護環境須公平分擔責任

石藏山認為同樣的情況也可以拿到《巴黎氣候協定》來做大致比較,「中國碳排放是全世界最高,第二或是印度,美國人碳排放相對來講雖然很高,但他已花了很多錢去控制,對環境保護也花費很大精力。過去這麼多年,美國在全球的環境保護確實承擔巨大責任。所以,美國政府並不是說不要保護環境,而是需要更加公平的方式來分擔責任,這是特朗普退出的主要原因。」

「特朗普同時講可以重新劃分一下責任。誰污染的最多,誰就承擔更多的責任,而不是由已經做得很好的這些國家來承擔更大的責任,而排放量最多、污染最嚴重、排放量增長最快的這些國家,反而承擔特別少。」

石藏山還表示,對碳排放量有一個很重要的數據監測。美國和一些民主國家的數據監測都是公開透明的,但有些國家卻是國家秘密,尤其是排放量非常巨大卻不允許別的國家或者獨立的機構去監督,存在很多的造假和誠信問題。

「所以美國人認為這非常不公平,這樣的協定既落實不了又執行不了,也不能監督,反而讓美國人出這麼多錢。因此特朗普政府覺得沒有必要,要談就談一個可以實際操作、具體能落實的內容。這個跟徹底否定對環境保護的要求是兩個概念。」

爭議話題不該是 各國執行政策基礎

另外全球氣候暖化問題,石藏山認為:「實際上學界、理論上也有極大爭議,把沒有確定答案的東西拿出來作為所有國家去執行政策的基礎,對於比較保守的特朗普政府而言,當然認為這個東西不太可靠,所以他覺得人類活動造成地球溫度上升的論斷是一個騙局。」

「而所謂環境科學、所謂的現代對全球暖化的認定等等,已經形成一種潮流和時尚。就像同性戀的問題一樣,社會變異到『我支持這個,我就是進步的和自由派,我不支持這個我就是政治不正確』。這裏面的爭議的因素是很複雜的。」

石藏山表示,如果大家理解特朗普政府對人權委員會的最新表態之後,就更容易理解前面兩個問題。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成擺設 不改革就退出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Nikki Haley)6月6日在日內瓦指:「美國並非尋求退出人權委員會,而是要求委員會重建合法性。」(Getty Images)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Nikki Haley)6月6日在日內瓦指:「美國並非尋求退出人權委員會,而是要求委員會重建合法性。」(Getty Images)

6月6日,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Nikki Haley)在日內瓦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47個成員國發出直接信息:委員會必須改變其工作方式,否則美國將退出該委員會,用自己的方式推進人權。她多次批評委員會對成員國的人權侵犯保持沉默。黑利在另一活動表示,必要的改革包括重新設計投票系統,阻止人權侵犯國家獲得委員會席位,又點名批評委內瑞拉、古巴、中共等國破壞委員會的既定目標。

石藏山說:「特朗普要退出人權委員會並不是美國以後不搞人權了,而是現在這個人權委員會完全做不到對全世界人權事業起到促進作用,所以特朗普認為這個機構完全是擺設、浪費時間甚至是起到反的作用,所以他要退出。」

「因為現在人權委員會四、五十個國家裏面,大部分都是那些人權不太好的國家。所以對美國來講只能和歐洲的國家和一些民主人權比較進步的國家合作,也就大概十幾個國家。而其它經常聯手的這些國家,對人權不好的國家反而起到自我保護的作用。現在人權委員會出的東西反而是針對那些人權比較好的國家,成為一個笑話。所以特朗普認為你除非改革,否則的話我沒必要在裏面為你背書。」石藏山說。

他還表示:「聯合國人權公署其實也有類似的問題。美國、歐洲等國家的政府認為,這個機構不但無法促進全球人權進步,反而完全蛻變成一個對侵犯人權國家的一個保護(機構)。」

特朗普新策略試探全球反應

此前有傳媒報道,因擔心無法繼續依賴美國緩衝中國在地區的強勢行動,澳洲、日本、印度、越南等國有可能尋求建立某種非正式聯盟云云。

已故中共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特朗普不會退出現在國際老大的地位。「特朗普雖然說美國第一,他雖然跟習近平建立了一個很好的個人關係,但是今年六四,美國國務院發表非常明確的聲明,就是敦促中共當局公佈六四真相,賠償六四受難者,這個好多年美國政府都沒這麼做。」

他舉例:在新加坡開會時,美國也明確表示對中共在南海的行為不可接受。不是說美國不管。一些國家反應緊張,其實他們也是為了敦促美國不能夠退出。「但是我想美國不會退出的。」

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著名獨立中國問題專家鞏勝利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特朗普政府治下的美國國策有對全球的新策略,比如巴黎環境會議,美國宣佈徹底退出,主要是看國際上的反應。」

鞏勝利還談到:「現在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獨善其身,包括經濟發展與建設、國際反恐越來越嚴峻,而且美國作為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崛起的全球領導者,特朗普也在試探全球,選擇他的新方向。」

「特朗普不管拋出了甚麼動作也不可能獨善其身,以全球經濟和反恐這個事情,無論如何美國是沒有辦法置身度外。特朗普是在找更新、更有效的策略來使美國強大起來。」鞏勝利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