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3日,大陸媒體《財經》獨家報道稱,安邦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吳小暉已經在6月9日被有關部門帶走。

報道引述多位接近吳小暉的人士證實,自上周末以來,未再和吳取得直接聯繫。但是,《財經》這篇報道發佈幾個小時內迅速被刪除,但報道已經被多家大陸媒體和門戶網站轉載。

今年以來,吳小暉在多次傳出被帶走調查消息之後,現身公開場合闢謠,並在5月3日發表公開信,表示安邦已決定起訴財新傳媒主編胡舒立、財新財新傳媒和身在加拿大的財新特約作者郭婷冰。5月26日,安邦向加拿大法院提告郭婷冰。

但是,起碼有兩個相關新聞顯示,這次吳小暉很大可能沒有機會再出現在公開場合闢謠了。一個新聞是,在《財經》報道吳小暉被調查消息的同一天,上海黨媒《澎湃新聞》登出一篇解密2015年股災的文章《《2015年股市異常波動的原因、性質及應對》,並被多個大陸門戶網站轉載。加上此前有消息指吳小暉或參與在股災中買空賣空獲得巨額利益,很可能這篇文章的同日出現並非巧合;第二個新聞是,對於此次《財經》的報道,安邦公司官方網站沒有像上一次那樣聲明闢謠,而是選擇發佈公開聲明承認:「安邦保險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吳小暉先生,因個人原因不能履職,已授權集團相關高管代為履行職務,集團經營狀況一切正常。」這顯然是坐實了吳小暉已經出事。

吳小暉的出事,看似曲折,然而有其必然性。鄧家女婿的身份沒有能夠幫助吳小暉涉險過關的原因,早在財新網此前對其的報道中已經透露:鄧家已經與吳斷絕了關係。但這並不是吳小暉出事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還是目前大的政治背景。

2017年秋將要召開中共十九大,隨著十九大前習近平針對江澤民集團的反腐力度加大,習近平陣營人馬在中共黨、政、軍和地方省市等重要位置紛紛上位,習近平在完成了人事布局之後,十九大後江派將全軍覆沒,江澤民和曾慶紅將遭滅頂之災。因此,十九大前的所剩的有限時間,就成為江派針對習近平展開政變奪權的最後機會。

習近平上任近5年來,江派針對習近平的政變奪權行動一直沒有停止過,除了暗殺、在大城市製造恐怖和爆炸事件、在香港製造亂局等方式之外,利用江派掌控多年的經濟和金融資源進行「經濟政變」和「金融政變」,幾乎成為江派的最後手段。兩年前發生的大陸股災,就是江派試圖用毀掉中國經濟的代價,針對習當局發動的一場「經濟政變」。

於是,習近平、王岐山從2017年上半年,開始重點清理江派把持多年的金融界。

1月,「明天系」掌門人、資本大鱷肖建華從香港被帶回大陸協助調查。肖建華被視為中共江澤民集團財富最大的「管家」、曾慶紅之子曾偉的「白手套」。自由主義法學家袁紅冰也證實,2015年的金融政變就是自己學生肖建華策劃操縱,並稱肖建華跟曾慶紅家族、江澤民、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等家族都有很密切的關係。

2月,金融監管當局高調宣揚打金融大鱷,要抓「一批資本大鱷」。據稱,在去年的中央全會上,習近平曾痛斥金融領域充斥著「稻草人、內奸、大鱷」。

據媒體報道,肖建華被帶回北京後,已「全盤招供」,供出了大批江派「大老虎」的貪腐證據。項俊波就是肖咬出的金融「第一虎」。而肖建華可調動的2萬億人民幣資金範圍內很大一部份是保險資金,和項俊波密切相關。

2017年4月9日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席項俊波被中紀委正式宣佈因涉嫌嚴重違紀受調查。項俊波落馬當晚,李克強在3月21日的講話被全文刊登。李在講話中怒斥「個別監管人員監守自盜、與金融大鱷內外勾結」,對金融領域的腐敗要嚴查嚴懲。

4月25日,習近平在會議中19次提及「風險」之後,大陸一行三會(央行、證監會、銀監會、保監會)相繼表態要「加強金融監管」。中共銀監會更是在10個工作日內連發9份文件,劍指金融監管套利、委外等。媒體稱,一場迅疾猛烈的金融監管風暴正席捲中國市場。

除項俊波外,中共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民生銀行北京分行航天橋支行行長張穎、大陸泛海控股原董事、民生銀行原副行長趙品璋及中共證監會前官員馮小樹先後被查。

中共十八大至今,據不完全統計,大陸金融系統至少有53名官員涉貪腐被查,其中「一行三會」(央行、銀監會、證監會和保監會)涉案人員共有10人,其中證監會系統有5人。

大陸金融業長期被江派人馬把持,江澤民孫子、劉雲山兒子等人掌控大陸金融業,而且江派在金融業培養了的眾多的「白手套」。習近平金融反腐的背景下,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被帶走調查,他是否涉入江派的經濟政變,以及是否曾充當江派的白手套,現在還都不得而知。

然而顯而易見的是,隨著習近平在金融系統的大力反腐,那些曾經在金融市場呼風喚雨、掠奪民財的金融大鱷的好日子將要結束了。金融大鱷們的噩夢來臨,江派眾多「白手套」的紛紛脫落,換來的是中國金融市場的逐步穩定。同時,江派不惜用毀掉中國經濟為代價的瘋狂「經濟政變」,也將走入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