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前100名最高的橋梁,中國有81座」,最近這一則有關中國橋梁項目的數據,再次被中共藉以炫耀,卻隻字未提發佈數據的網站創辦人將中共如此修建橋梁形容為「有點瘋狂」。國際學者直言,中共這種過度的、不注重效益的借貸投資,對於國家金融系統是非常危險的。

中共官媒近日高調宣稱即將開通的港珠澳大橋創下了「世界之最」,並引述以上數據渲染中國最高橋梁的數量之多。

上述數據的發佈網站是世界最高橋梁排名網站HighestBridges.com,其創辦人Eric Sakowski說,中國每年大約有50個高橋項目,數量遠遠多於世界其它國家10個項目的總計數量,中國的大橋建設數量有點瘋狂。

美國《紐約時報》6月12日發表分析文章表示,中國的橋梁、高速公路等基礎設施項目不斷增加,但是,中共大搞基建工程的目的就是項目本身,因為諸多基建項目是中共官員貪腐的良機,其後果是債務激增,效益令人質疑。

文章以湖南省赤石大橋為例,這座長達2.27公里的大橋於2010年3月開工、2016年10月開通使用,一度被中共官員炫耀為「創造了7個世界第一」。

但是,其背後的實際情況是,總計3億美元的造價,超過預算逾50%;修建過程因內部起火導致9根斜拉索被燒斷,工程拖延;通車至今一直沒有得到充份使用;積累了巨額債務。

中共陷入借債生存的政治經濟怪圈

除了橋梁項目之外,其它基建項目也是同樣的情況。報道引述牛津大學管理學教授Atif Ansar的研究表示,中國高速公路和鐵路項目中,有超過三分之二沒有真正的經濟效益,不能滿足運輸需求,卻積累了大量債務。

Ansar說,過多的基礎設施建設是有害的,中國已經有太多的基礎設施,不受控的基建投資可能會把國家推向金融危機。

麥肯錫全球研究所的統計顯示,中國經濟中的基礎設施建設佔比9%,而這一比例在歐美國家僅為2.5%。

中共地方政府修建基建項目的資金來源,是由中共國有銀行向地方政府融資平台提供貸款,但由於實際效益欠佳,導致還貸困難,再加上高昂的維修成本,這些基建項目已經債台高築。

比如上述赤石大橋所在的湖南省,其高速公路的需求量所帶來的收入,還不夠支付貸款利息。而赤石大橋周邊的農村居民則表示,過橋費最低為20元的這座大橋對他們並沒有甚麼用處。

《紐約時報》在今年5月份的另一篇分析文章中提到,中共長期依賴借債來刺激經濟,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負債累累,令中共陷入怪圈——去槓桿易引發社會動盪;債務續增則讓脆弱的金融系統的風險增加。

另外,中共的過度投資,也給中共官員中飽私囊提供了可乘之機。再以赤石大橋為例,其所在的湖南省交通運輸廳原中共黨組書記陳明憲,2015年9月因貪腐被判死緩,其在職期間主管橋梁工程,僅僅湖南一省,交通運輸官員落馬人數就高達3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