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沿途的風景,它一點也不肯雅。它需要看起來像是我們的」,「畢竟,辛辛苦苦為它埋單的是我們,對吧?」參加中資鐵路試運行的一位肯雅人表示。

《紐約時報》引述內羅比(Nairobi)商人肯・穆甘雷(Ken Mugane)的話說,車上的小冊子用的是中文,部份工作人員穿的制服是紅色和金色,就連火車上的音樂都不是肯雅的。最驚訝的是在蒙巴薩站(Mombasa)看到了一尊中國人的雕塑,連正在安放塑像的男子也是中國人。「就連這件事都不是肯雅人做的,」他抱怨說。

《紐約時報》報道,這座肯雅獨立54年來造價最高的基礎建設工程:內羅比標準軌鐵路(Standard Gauge Railway)日前開通,長300英里(約合480公里),將首都內羅比與印度洋港口城市蒙巴薩連接起來,成為烏胡魯・肯雅塔(Uhuru Kenyatta)總統的重大業績,他急於在八月份的全國大選之前完成。

蒙巴薩-內羅比標準軌鐵路路線圖。(Google地圖/大紀元繪製)
蒙巴薩-內羅比標準軌鐵路路線圖。(Google地圖/大紀元繪製)

但是花費巨大,花了40億美元,相當於國家預算的五分之一。

其中,中國進出口銀行提供了大約90%的資金,令肯雅的債務比國內產值高出50%。許多肯雅人擔心:該如何償還欠中國的巨額債務呢?

在肯雅的電視上,有關該鐵路通車的報道無一例外地轉向了它巨大的成本和腐敗問題。在一檔節目上,一名從在野黨加入肯雅塔所在政黨的政客大談該鐵路的優點,很快便被觀眾的電話淹沒。「你在撒謊,」其中一觀衆說。「你被賄賂了。」

因為該鐵路成本巨大,並且償還中國貸款的任務同等艱巨,一些肯雅人給它起了個綽號:2號瘋狂鐵路。

「真是瘋了,」內羅比大學(Nairobi University)的經濟學高級講師塞繆爾・尼安德莫(Samuel Nyandemo)告訴《紐約時報》。他的憤慨之情溢於言表,幾乎喊了起來。

他表示,這條鐵路為甚麼比鄰國埃塞俄比亞或摩洛哥類似的項目貴一倍?如果不是為了讓肯雅的政治精英能夠賺取巨額回扣,為甚麼不公開進行投標?「這是另一種瘋狂,」他說。

肯雅經濟學院院長奧維諾(Kwame Owino)也向法新社表示,肯雅政府在沒有公開招標的前提下同中方簽署合作協議,事先並未研究是否應該在原有軌道上改建,這條全新鐵路造價昂貴,比同類鐵路的造價要高得多。

此外,肯雅環保工作者也譴責該工程給肯雅的野生動物環境造成破壞,導致多頭大象的死亡。據非政府組織「拯救大象」(Save the Elephants)稱,施工期間,至少10頭大象被火車撞死。

而蒙內鐵路的下一站更令環保工作者擔憂,因為從內羅比通往納瓦沙湖(Lake Naivasha)的鐵路穿越里夫大裂谷,在生活着成群的長頸鹿,斑馬等珍貴動物的內羅比國家公園內修建鐵路橋。

肯雅政府期待新鐵路將為肯雅帶來每年1.5%的經濟增長,將保障肯雅政府在4年之內償還貸款。

但是奧維諾先生對此表示懷疑,東非地區經濟增長正在逐漸停滯,肯雅政府的計劃將很難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