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上任之前,胡溫執政十年無所作為,造成「政令難出中南海」的一個主要原因,是地方省市大都被江派控制,地方要職被江派人馬佔據,多個省市成為江派的「獨立王國」。如今,隨著十九大的日益臨近,習近平已經基本完成全國31個省市黨政一把手的人事布局,習近平陣營人馬紛紛上位。十九大前,江派在全國地方勢力正在全面潰散。

天津市是中國北方經濟重鎮,東臨渤海,北依燕山,是護衛京畿之門戶。近代以來在政治上也一直佔據著重要的位置。在中共的政治勢力版圖中,天津成為僅次於北京和上海的政治要地。江澤民從六四屠殺上台之後,天津官場重要位置逐漸被江派人馬佔據。從1998年到2016年,天津市委總書記分別為張立昌、張高麗、孫春蘭和黃興國,這幾人都有著明顯的江派背景。

天津政壇第一次坍塌

2006年,幾乎與上海社保案同步,天津政壇發生了一場坍塌。

2006年6月12日,時任天津市政法委副書記、市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被「雙規」,2007年以受賄罪和挪用公款罪被判處死緩。

2007年6月4日,前天津政法委書記、天津市政協主席宋平順在辦公室「自殺身亡」。宋平順曾長期掌控天津政法系統。關於宋平順自殺的方式,一度傳出多種版本:「抹脖子」(割喉)絕命、上吊斷氣、墮樓而死、服毒身亡、遭槍殺等。後來又有媒體稱他是用塑膠袋緊緊套住自己脖子,窒息而死。甚至有說他是被滅口了。未經證實的消息稱,6月4日傍晚,時任中紀委書記吳官正找宋平順談話兩小時,希望他「說清楚」。吳官正走後不久,宋即被發現在政協辦公大樓內身亡。

2008年1月10日,時任天津市委書記張立昌病亡。據中共官方資料,1985年10月,張立昌被任命為天津市政府副市長;1989年9月,升任中共天津市委副書記、副市長,兼市口岸委主任;1993年6月正式當選天津市市長。五年後,張立昌又出任天津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

1999年轟動國際的「4.25」萬名法輪功學員上訪事件,成為了江澤民7月20日正式發動迫害法輪功的導火線。上訪事件起因是天津市公安局對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暴力抓捕。當時配合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具體挑起「4.25」事件的正是時任天津市委書記張立昌、時任天津市公安局長宋平順、時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武長順等人。

張立昌病亡後,江派要員張高麗接任天津市委書記,2012年十八大後,孫春蘭接任張高麗,2014年12月,天津市委書記一職由天津市長黃興國代理。天津繼續被江派掌控。

習近平拿下多名天津「老虎」

中共十八以後,天津官場被持續清洗,多個「大老虎」落馬。如中共前天津公安局局長武長順,前原天津副市長、安監總局局長楊棟梁,天津副市長尹海林,天津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等,並有大批廳局級及廳局級以上的官員落馬。

2017年5月27日,中共前天津政協副主席、公安局局長武長順犯「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單位行賄、濫用職權、徇私枉法罪」被判處死刑緩期。2014年7月20日,武長順被宣佈接受調查。

武長順在天津公安系統任職44年,其中擔任過11年的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兼公安交管局局長,擔任11年的天津市公安局局長,在天津「紅白兩道」可謂根深樹茂,關係眾多,在天津有「武爺」之稱。據稱,習近平在中紀委一次會議上談及武長順案時說:「(天津)有個武爺,天津的停車場都成他們家的了,無法無天⋯⋯十八大後還這麼瘋狂,前所未聞。」

財新網此前報道稱,武長順之所以能化險為夷、青雲直上,與周永康的庇護分不開。多名線人表示,宋平順事件發生後,武長順確曾遭有關部門調查,但被時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周永康以北京奧運安全為由保下。

武長順是引發1999年「4.25事件」的具體操作人,也是關鍵人物。而其上級,當時的天津市副市長、市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宋平順是夥同中共前政法委書記羅干,直接參與構陷法輪功包圍中南海事件的策劃者之一。武長順積極執行江澤民的迫害政策殘酷迫害天津的法輪功學員。武長順任職天津公安局長期間,不遺餘力實施迫害,非法綁架法輪功學員,罪惡累累。

2016年8月22日,天津副市長尹海林落馬,尹落馬後,其與時任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的多重關係也被曝光。現任常委張高麗曾在2007年3月至2012年11月擔任天津市委書記,這期間尹海林從市規劃局副局長職位被快速提拔,直至副市長。

2016年9月10日,天津市委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涉嫌嚴重違紀,接受調查。黃興國仕途雖然和習近平有過交集,但官場一般認為黃興國是江澤民、曾慶紅的人。黃興國任浙江寧波市委書記時,寧波高速公路的各個出口都豎起江澤民的巨幅畫像。1997年正是江澤民全面掌權之時,40歲出頭的黃興國已是浙江省政府秘書長,很快升為副省長。有報道稱,黃興國通過巴結江澤民而迅速發跡。黃興國與張高麗關係密切,兩人在天津官場內外相互抬舉吹捧。

在黃興國倒台前,已有數十名天津官員在腐敗調查中落馬。自中紀委監察部副部長姚增科「空降」至天津擔任市紀委書記後,天津至少有48名廳局級官員落馬。

習近平布局天津官場

2016年9月13日,在天津市代理書記黃興國落馬三天之後,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奉調入津。

從李鴻忠的官場經歷,可以看出李鴻忠的江派背景。李曾受到江澤民姘頭黃麗滿關照和提拔,並成為黃的心腹,他也曾緊跟薄熙來在湖北大搞「唱紅」,後來薄因政變曝光而下台,李鴻忠見風勢不妙,趕緊叫停湖北「唱紅」。

2012年4月,李鴻忠還親自陪同周永康到宜昌和武漢等地「考察」,但是後來在周永康落馬之後,李鴻忠不斷向習近平表忠心,成為習近平上任之後江派官員的反水典型。

2014年12月22日,中央通報令計劃接受組織調查後,李鴻忠主持的湖北省成為第一個表示擁護中央決定的省份,這為其它省在對待令計劃事件的態度上樹立了榜樣。李鴻忠曾經在中共湖北省委常委會上首次提出,習近平是中國共產黨中央的「領導核心」,並要求黨員幹部「自覺維護習近平這個領導核心」、「向習近平看齊」,這是自2012年底習近平就任中共最高領導人後,第一次被黨內高官奉為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核心。李鴻忠被任命入津,應該屬於習近平過渡時期穩定天津官場之舉,也是對李鴻忠的觀察考驗,以觀後效。

2016年9月14日,王東峰被任命為天津市副市長、代理市長。王東峰是陝西西安人,2004年7月前一直在陝西為官。

2013年4月,擔任將近9年中共國家工商總局副局長的王東峰空降天津,接替了何立峰的天津市委副書記職務。有海外中文媒體報道稱,王東峰與習近平是老鄉,都是陝西人;又與現任中辦主任栗戰書工作上有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