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波在美陷入官司糾纏,紐約的持槍藏毒案還在開庭待審,加州高院又受理了華裔律師告他誹謗,索要1,000萬美元賠償金的新案件。

星期五(6月9日),中國大陸名嘴周立波持槍藏毒案在美國紐約的長島納蘇郡地區法庭第三次開庭,當天未見到周立波的身影,但被告周立波與唐爽僱用的新辯護律師現身。2017年1月19日,周立波在紐約因為蛇形開車而被警察攔下,車上搜出一把上膛的手槍以及毒品可卡因。

而在此前一天(當地時間6月8日),劉龍珠律師向位於洛杉磯Glendale的加州高等法院提交訴狀(案件編號:EC066653),以誹謗罪將周立波告上法庭,首次開庭日期被定於2017年8月22日,索賠金額為1,000萬美元。他表示除非周立波公開道歉,否則絕不考慮和解。

涉嘲諷律師 周被告誹謗罪

這第二場官司是第一場官司的延續。兩個月前(4月7日),周立波的持槍藏毒案在紐約進行第二次開庭,劉龍珠作為騰訊娛樂特約律師前往現場,作為專家評論身份提問,期間有跟周立波及其前辯護律師莫虎見面。

開庭後第二天(4月8日),周立波在微博上發文:「劉綠屍啊~劉綠屍~腦癌最少可活20天,腦瘤最少可獲20天,冒充騰訊特約記者至少可活一天,三項合併你至少還可以活四十一天,你家人有足夠的時間替你辦後事,你一定要堅強~」

劉龍珠認為周立波的說法,「冒充騰訊特約記者」,以及將「劉律師」寫成「劉綠屍」,對其名譽造成極大負面影響,於星期四(6月8日)在微博上發文首次回應。他要求周立波在6月12日中午12點前刪除微博,並公開道歉,否則將按照美國法律追求其法律責任。同時,劉龍珠以誹謗罪將周立波告上法庭。

劉龍珠表示,自事情發生兩個月來,周立波的言論對他造成的各種傷害,「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深」。據悉,周立波的個人微博有3,500多萬訂閱者,在涉及劉龍珠的那條微博發出後,兩個月內收到7,000多個讚,以及570多個轉貼和評論。在起訴書中,劉龍珠寫到:「周立波的惡意書面、口頭造謠誹謗,給我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傷害。」

這段時間,劉龍珠一直在準備訴狀以及翻譯證據,直到6月才首次公開回應此事。他表示周立波說他「腦瘤」、「腦癌」,這種把他描繪成致命疾病患者的說法,導致「不斷有人來問(我),你還好嗎?」。現在凡是認識他的人都來問,包括加州、美國其它州、中國國內等等,讓他不得不去一一解釋。

其次,他說周立波對他的說辭可概括為「有致命疾病、即將要死、騙子」三條,讓他的部份客戶見他後欲言又止,不好意思開口直接問。他表示:「只要有客戶對這三條有任何疑慮,都會對我的律師業務造成很大的影響。因為沒有人會找一個這樣的律師。」

最後,劉龍珠表示鑒於周立波在中國有刑事紀錄,周立波的發帖,尤其是稱劉需「準備後事」,可以被理解為某種程度上的刑事恐嚇。出於上述原因,劉龍珠對周立波正式提告。

律師質疑周意在讓媒體怕他

除此之外,劉龍珠認為周立波的說法不光是對其個人的傷害,本質上更是對新聞從業者、新聞自由的打擊。

劉龍珠表示周立波發帖說這些,實際上是以這種方式拿他開刀,想讓媒體不敢得罪他,「他實際上想要傳遞這種信號。得罪他,就像劉律師這樣的結果,讓他個人名譽、工作、律師樓生意受到損失」。

早在4月7日當天,面對媒體對案情細節的追問,周立波就當場反問:「你們是中國媒體嗎?希望你們可以把正能量的東西留給社會,我希望中國人多說一點中國人的好事。」把自己歸入「中國人」的範疇,想要堵媒體的嘴。

而同時他又說:「我對記者是很友善的,有的比我更大的腕,跟記者發生衝突說:現在的記者就是妓女,我說(他們)真不會說話,你怎麼可以說記者就是妓女,最多說現在有些妓女在做記者。」

隨後一天,他在微博發帖中再次以媒體開頭:「媒體啊~媒體~你問我不答,我就是心虛!你問我就答,我就是囂張?」以一種不合作的口吻繼續譏諷。

劉龍珠認為不能接受周立波的這種說法,在美國新聞自由,任何人有知情權。「如果你自己堂堂正正,當記者來採訪你、是給你機會,讓你來澄清,讓你來傳達信息。」

他說,作為公眾人物,周立波在國內有大批粉絲,甚至還是部份粉絲崇拜的對象,而周立波(在美國)的言行其實同樣也是對這些粉絲的傷害,「他超越了道德底線」。

當記者問他是否會考慮與周立波和解或協商解決此事,劉龍珠表示:「如果周立波道歉,會考慮和解。如果不道歉,不和解」。他強調,道歉是指周立波要在媒體上公開道歉,承認自己的說法不合適,希望得到原諒。

在美國打官司耗時耗力,劉龍珠作為辯護律師,非常清楚這一點,記者問他為何一定要堅持訴訟,他套用電影《葉問》中的台詞:「該辦的事,天打雷劈也得辦。」

「我相信邪不壓正。」當問他覺得周立波會來加州應訴嗎?劉龍珠表示:「他必須來應訴,因為他不來,我就考慮請法院強制執行,所以我(出於多方考量)提出索賠1,000萬美元。」

大紀元嘗試就此事聯繫周立波本人以及新辯護律師,但至截稿前,未收到任何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