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周四在國會作證時稱,由於特朗普的一個推文,促使他決定向外界洩露他與特朗普的私人談話內容。特朗普律師隨後表示,科米是混淆視聽,在特朗普發佈那則推文之前,科米已對外洩露機密信息。

霍士新聞報道,科米周四(6月8日)在國會作證,提及他決定通過一名友人向媒體透露,他與特朗普單獨晚餐私下談話內容的備忘錄,是因為特朗普5月12日的一則推文。特朗普當天在推文中說:「科米在向媒體開始爆料之前,期待最好不存在我們兩人談話的『錄音帶』。」

科米這段證詞引發各界熱議,特朗普律師卡索維茨(Marc Kasowitz)發表聲明指責,科米片面且擅自作主,在未經授權下向媒體披露機密信息,並指出科米證詞的矛盾之處。

卡索維茨在聲明中說:「依據公開可得的紀錄,在特朗普5月12日發出這則推文之前,《紐約時報》的報道,即已引用了科米的備忘錄,這意味著科米只是拿特朗普的推文,作為公開機密信息藉口。」

文章說,雖然科米聲稱自己是在特朗普那則推文後4天,即5月16日決定公開備忘錄內容,但是《紐約時報》早在5月11日,也就是科米被開除後的二天,即已報道了和科米備忘錄有關的內容。

雖然紐時在報道中,沒有特別提及「科米備忘錄」這件事,但內容的詳細度和備忘錄極為近似。此外,這段報道內容,似乎促使特朗普在5月12日發了那則推文。

紐時報道與科米備忘錄的相似之處

卡索維茨在聲明中提及《紐約時報》在5月11日的報道中說:「在私人晚宴中,特朗普要求科米對其忠誠,但科米沒有同意。」

文章說,《紐約時報》報道還有兩段內容,和科米在作證時提及的備忘錄內容極為近似。

其一

科米作證時提及他在備忘錄中記載的內容:「我(對特朗普)補充說,對於政治家口中的這個詞(忠誠),我不是可靠的,但他(即特朗普)可以指望我告訴他事實真相。」

紐時在報道中引述匿名來源的話說:「科米先生告訴別人,他告訴特朗普,他會對其誠實,但以傳統的政治認知上來說,他並不是可靠的。」

其二

科米在作證時說,在和特朗普的一對一晚餐接近尾聲時⋯⋯特朗普說:「我需要忠誠。」「我回答:你永遠都會從我身上得到誠實。過一會兒,特朗普說:『這就是我想要的,誠實的忠誠』,停頓些許後,我說:『你會得到的』。」

紐時的報道內容為:「根據談話紀錄,晚餐快結束時,特朗普再次對科米說,他需要科米的忠誠。科米再次回答說,他會『誠實』,但沒有保證忠誠。但是,特朗普追問這是否指『誠實的忠誠』,科米說:『你會有的』,科米先生告訴他的朋友,他是這樣回答。」

紐時報道的匿名人士仍是謎

科米在作證時說,他僅與少數人分享他的備忘錄,包括:「副局長、幕僚長、法律總顧問、副局長的總顧問、助理副局長以及國家安全部門負責人。」

文章說,有兩種情況導致紐時5月11日的報道。其一是,如特朗普律師所言,科米在被開除後決定公開。另一種情況是,在科米分享備忘錄的FBI高級官員中,有人對外洩露。

紐時報道的消息來源,目前仍是個謎。而曾經在5月16日之後的媒體報道中,自稱是洩露備忘錄的科米友人、哥倫比亞大學法律教授里奇曼(Dan Richman),則拒絕發表評論及回答記者的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