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James Comey)周四(6月8日)在國會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就其與特朗普總統的對話作證,情報委員會在7日下午公佈了科米的書面證詞。霍士新聞報道說,科米證詞既讓特朗普反對者認為特朗普在阻撓聯邦調查,也讓特朗普支持者認為特朗普沒有越過司法界限。不過總體看來,科米證詞似乎支持俄羅斯爭議被誇大的說法。

在科米的書面證詞中,他說在1月份的私人白宮晚餐時特朗普對他說,「我需要忠誠。我期待忠誠。」科米說,隨後兩人陷入尷尬的沉默。

證詞中說,2月份弗林請辭的一天後,特朗普希望科米能清除俄羅斯調查「陰雲」,停止對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的調查。科米說,當他和特朗普兩人獨處時,特朗普對他說,弗林是一個「好人」,「我希望你能放過此事,放過弗林。」科米說他後來明白特朗普只是說放過弗林而不是放過俄羅斯調查。科米說,「我不認為總統是在要求我們放棄對他的競選團隊與俄羅斯之間可能存在關聯進行更廣泛的調查。」

科米的書面證詞也清楚地表明,科米多次向特朗普證實,特朗普並沒有受到調查。特朗普的私人律師馬克‧卡索維茨(Marc Kasowitz)著重於證詞中的這一部份,他表示特朗普感到「完全和徹底地澄清了」。

霍士新聞報道說,如果科米沒有指控特朗普進行司法阻撓,那麼就提供了這種說法的可信度:即俄羅斯爭議和掩飾的指控被誇大了。

大美國聯盟共同主席比弛(Eric Beach)說,這將意味著此案將告終。比弛對霍士新聞說,「如果沒有證據,這肯定會支持特朗普繼續前進。如果洩密真實存在,而科米沒有指控司法阻撓,剩下的就是空泛言詞了。」

保衛總統委員會PAC發言人休斯(Scottie Nell Hughes)也對霍士新聞表示,他們厭倦了科米將證詞作為「繼續傳播無根據的傳言或報復特朗普總統解僱他的機會。」

民主黨員魏登(Ron Wyden)是國會中最大聲要求聯邦調查局公佈科米被解職、特朗普競選是否與俄羅斯勾結細節的人。他告訴霍士新聞,他「花了很多時間研究總統的話」。「例如,總統在國家電視台上說,他解僱科米的原因是讓俄羅斯事情結束。這是對美國機構的攻擊。」

即使就特朗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的可能聯繫已經進行了五次獨立調查,魏登等人認為,科米的作證將是一個重要機會。

一直以來,特朗普和他的團隊都否認與俄國有任何勾結,並且否認對科米調查進行過任何施壓。調查目前正在由特別顧問米勒(Robert Mueller)進行監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