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十八歲時受過工傷,右胳膊粉碎性骨折,裏邊打了鋼板,幾十年胳膊不能用力,而且伸不直。七十三歲時,我又得了肝癌、子宮癌、卵巢癌,經吉林市腫瘤醫院、第三人民醫院和部隊二二二醫院三家會珍,僅肝癌一項醫生就告知已經是晚期,只能活三個月,無治療希望。

孩子們提出可否手術?醫生講,歲數太大怕下不來手術台。孩子們把我安置在部隊二二二醫院的高幹病房,用了所有的好藥以及各種偏方,兩個月下來公費醫療花了兩萬多,個人又花了四萬多元,病情毫無起色。

夢中師父幫我淨化身體

我女兒對我說:媽媽,現在只有法輪功能救你,煉煉法輪功吧。孩子講了很多法輪功如何好。我說:好,你們就煉吧,我是來不及了。就在當天晚上就寢後,我在夢中夢到法輪功大師給我清理身體,夢中的我盤腿坐在床上,大師用雙手對著我的後背推。第二天醒來後,因腹水很久不能坐起來的我居然能坐起來,肚子也不那麼鼓脹了!我高興的對陪護我的兒子說:快叫你姐和你妹來,她們的師父都給我清理身體了, 我也要學法輪功。

因為當時我還不能下地站立,女兒就先教我學了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就這樣我在醫院又住了一個星期,在這期間我每天都聽幾講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音,煉幾遍「神通加持法」,動作雖然還不夠標準,但是我的身體卻一天天好了起來,肚子裏的腹水消下去了,也能下地行走了,感覺渾身也有勁了。

僅七天的時間,我的身體竟然發生這麼大的變化。不修煉的孩子們以為我這是那種「迴光返照」,但我心裏清楚我是真的得救了。 第七天下午,我被孩子接回了家。幾個孩子輪流帶我到廬山、青島、蓬萊、嶗山、北戴河、南戴河等地旅遊,孩子們的心思是想在我「迴光返照」期間盡孝,沒想到我真的好了。事後孩子們說:我們壓根也沒想到被醫院宣佈無法救治的人竟然好了,法輪功這麼神奇!

消業後各種病不翼而飛

在以後的幾個月裏,我連續消了幾次大業,便出和淌出的血水能有幾大洗臉盆,不修煉的孩子們以為我要病危了,忙著趕做裝老衣。只有修煉的女兒們明白我是在消業。之後肝癌、卵巢癌、子宮癌都不見了。

一年後也是冬天的時候,我又消了幾次大業,臉上的汗珠如黃豆粒般大小往下滴,渾身熱的要命,兒子、姑爺們嚇得夠嗆,非要拉我去醫院,我心裏知道是師父在給我祛病,可是架不住孩子們的勸說也想去醫院看一看,這時幾個修煉的女兒來了,我就問她們:我用不用去醫院?她們說:這得你自己決定,你要覺得這是病你就去醫院治療,你要覺得是師父在給你祛病(消業)你就不去。

我想了一會,告訴孩子們說:我不去,我是在消業,你們都回去吧。我怕孩子們不放心我又補充到:你們放心吧,我有師父管著呢,每次消業也就是三、四天。三、四天之後孩子們都來了,看到我真的好了,他們才放心的離開。這次是師父把我的心臟病和高血壓治好了。

事隔不久,一次我在夢中夢到師父讓我用放在二樓東北角的小泥壺喝水,我照辦了,一連幾天咳出的都是黃痰,就這樣我年輕時患的矽肺這個職業病就消失了。就這樣我身體所有的頑疾都奇蹟般的好了,連三十八歲時受的工傷——右胳膊粉碎性骨折接好後有一尺多長一寸多深的疤痕也都平滑且不見了痕跡,不能伸直的胳膊也能伸直了,X光拍照鋼板不見了。這是多麼神奇的事兒啊!從此家裏不相信大法的孩子們也開始相信了,在公安局工作的兩個姑爺也轉變了對法輪功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