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與周浩鼎串通修改立法會調查UGL事宜專責委員會文件,促使民主派議員啟動彈劾他的議案。當然,在保皇黨保駕護航下,動議難逃被否決的命運。689任期即將屆滿,不少社會人士都在討論他卸任後的動向,最大重點莫過於他是否將會就其在任期間的種種瀆職及涉嫌犯法行為,受到應有的懲罰。很多人也將他未來的命運與中共政權的反腐決心聯繫起來,也將其視為香港未來發展的一個風向標。

我無意參與這個預測比賽,也不認為689是否會受到應得懲罰具有甚麼特殊意義。最大的理由是,我對中共政權根本不抱任何幻想。中共政權過去幾年的反腐運動,無疑只是一場政治鬥爭,很多貪官被拿下來,但有更多貪官仍然逍遙法外、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到今天,這不敢以真面目顯露於人前的政權,仍將官員擁有的財產視為私隱。道理非常簡單,在這個無官不貪的國度,這些資料一旦公開,必定會引起全國人民激烈的反應,對現政權造成重大衝擊,試問它怎會有膽量通過對其本身有百害而無一利的方案。

梁振英會否得到制裁,關鍵因素在於他是否站對隊,以及其對擁有權力的一方有沒有利用價值。躋身在這充滿詭異、黑暗的政治環境,誰也不敢保證可以終生無憂。昔日上至國家主席如劉少奇,都逃不過被鬥跨的命運,近期一度叱吒風雲的高官如薄熙來、周永康等,最終也成為階下囚。小小一個梁振英,真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嗎?

中國人向來相信善惡到頭終有報,但在現實世界,的確有很多好人無好報、壞人卻能頤養天年的例子,讓人感到憤憤不平,質疑究竟天理何在。但人類對充滿奧秘的宇宙的認識實在十分有限。人死後真的甚麼也沒有了嗎?完全不需要為生前所做的一切負責嗎?有空時,梁振英不妨想一想這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