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James Comey)在6月8日的聽證會上承認,他通過一個朋友向《紐約時報》洩露了內部備忘錄,目的是促使司法部任命一名特別檢察官。對此特朗普總統的律師說,這不是事實。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科米選擇洩漏內部消息給《紐約時報》,儘管他承認該報對通俄門的調查報道存在虛假報道。

《紐約時報》選擇性地引用科米洩露的備忘錄,描述特朗普要求科米對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T. Flynn)停止聯邦調查。

特朗普的私人律師馬克・卡索維茨(Marc Kasowitz)在科米作證後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總統從未以形式或實質的方式指示或建議科米對任何人停止調查。」卡索維茨還表示,特朗普從未「建議科米 『放過弗林』」。

科米承認,他洩漏了可能包含機密信息的備忘錄,洩露行為可能已經觸犯法律。他說,「我要求我的一個朋友跟記者分享備忘錄的內容,我認為可能促使任命一名特別顧問接管通俄門調查。」

科米聲稱,他洩漏備忘錄只是回應特朗普5月12日的推文。《紐約時報》5月11日發表文章,引用了備忘錄中特朗普和科米1月27日的一段對話。科米在備忘錄中寫道,特朗普說「我需要忠誠」,特朗普和他的律師都否認說過此話。特朗普5月12日在推文中說:「科米最好希望他向媒體洩密之前,我們的對話沒有『錄音帶』!」

在6月8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卡索維茨說:「科米對這種未經授權的披露機密信息行為進行辯解,似乎完全是報復性的。」卡索維茨說:「總統也從來沒有告訴過科米,『我需要忠誠,我期待忠誠』,他從來沒有這樣說過,也從來沒有這樣表示過。」

除了承認自己為洩漏信息的來源之外,科米還承認了向媒體洩漏俄羅斯調查的其他人。

《紐約時報》5月11日的文章中,將其消息來源描述為「幾個接近科米的人」,在科米就任局長時被要求不能公開談論這些消息。文章說,在科米被解僱之後,「他們可以在匿名的條件下自由發言。」

在聽證會上,科米在回答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的問題時說明了「幾個接近他的人」,他向他們提供了備忘錄的副本。這些人是聯邦調查局的高級領導。科米說,他們為聯邦調查局的「副局長、我的參謀長、總顧問、副局長的首席顧問,然後是副局長助理、國家安全部門的負責人」。

科米在他的證詞中承認,他寫的一些備忘錄包含了機密信息。目前還不清楚他洩漏給媒體的備忘錄是否被歸為機密,為甚麼科米在離職後仍然可以閱覽任職調查局局長時的備忘錄。

卡索維茨說:「我們將把它交給有關當局,以確定是否應該調查這些洩漏行為以及所有其它事情。」

科米曾經在記錄中寫到《紐約時報》就俄羅斯調查撰寫了虛假的報道,儘管如此他選擇向此媒體洩漏備忘錄。

科米質疑《紐約時報》2月15日的報道,報道稱2016年特朗普和他的競選團隊「在競選前一年中多次與俄羅斯高級情報官員接觸」。

特朗普在2月16日的新聞發佈會上提到此報道時表示,「我不介意負面新聞。」「但是假新聞不行。」

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就此報道詢問科米說:「把這個報道定性為幾乎完全虛假是否公平?」科米回答說:「是的。」

科米也質疑了許多其它媒體報道,這些媒體報道經常引用未知情報和政府來源,稱特朗普與俄羅斯勾結,影響了選舉。

科米在參議院委員會發言時說,「你們都知道,但美國公眾可能不知道,報道機密信息的記者其實經常不是真的知道發生了什麼。」他說,很多關於通俄門的報道「都是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