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六、四」期間,有一些爭議作者認為有必要澄清。在「六、四」當天香港大學國是學會的一個論壇上,港區全國政協張家敏和前港事顧問陳文鴻在粉飾中共當局就「六、四」屠城的責任,不斷對傷亡人數提出種種謊言,宣傳軍隊遇襲死傷,民眾自製武器等。

這些無恥之徒趁機宣傳,利用悼念「六、四事件」的爭議。年輕一代必須擦亮眼睛,花些時間翻查一下歷史資料,自可明白真相。自1989年至今,中共領導層無意政治改革,貪污情況日漸嚴峻。即使今天打貪,也是以運動的形式,而不是擴大媒體和人大系統的監督責任,更不是推動民主和法治。

從「六、四」到今天,國內公民社會仍然得不到發展的空間。近年維權律師地下教會和獨立的勞工組織所遭遇到的打壓,自2008年以降,越趨凌厲。任何粉飾中共政權本質的謊言,都不能掩蓋上述事實。

張家敏等地毒劑,是不斷挑起本港民主運動內部的矛盾。在全面鎮壓本港民主運動的階段,這些挑撥離間的伎倆會越趨普遍。張家敏等宣稱,支聯會不斷宣揚仇視中國,導致今天本港年輕一代對祖國的疏離,以至本土港獨思潮的興起。這是罔顧事實的謊言。

自1997年回歸至今天,根據香港大學系統性的民意調查,本港市民對中國領導層的信任和對中華民族的認同,至2008年左右,均處於提升的軌跡;自此之後,兩者同告下跌,近三數年跌勢加劇。

要是年輕一代對中國的疏離,是基於支聯會的宣傳,又怎能解釋上述的時序?最近數年年輕一代逆反心態趨於濃烈,正是支聯會號召力較為低沉的時期。

年輕一代對中國的疏離,不願意承認本身是中國人,視中國為鄰國,正是因為對中國貪污腐敗,不遵守法治,罔顧人權,拒絕民主改革的壞印象。再有甚者,北京當局不斷干預香港,阻撓民主進程,促成「官商勾結」,形成社會不公,貧富越趨懸殊,這些均是年輕一代不滿與憤怒的原因。

把年輕一代的本土思潮歸咎於支聯會一方面可以混淆北京對港政策以及特區政府的失敗,另一方面可以挑撥本港民主運動的內部矛盾。面對張家敏這類北京打手的言論,本港民主運動必須認清主要矛盾。

悼念「六、四」事件的爭議是本土意識高漲的一種效應,不是支聯會與本土組織的基本矛盾。本土組織與整個民主運動都面對北京與特區政府的打壓,彼此有共同的利益去維護本港市民的基本政治權利和核心價值。

追求民主自然要捍衛民主的基本精神,就是要接受社會的多元價值,彼此尊重和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