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寒窗苦讀十多年的學子,被哈佛錄取無疑是值得痛快慶祝的事情,但10名原本將在秋天進入哈佛的學生卻因在臉書的「私人群組」內分享「限制級」的「網紅」內容並以粗言評論而遭校方取消錄取,哈佛夢斷。

至少10名哈佛新生被取消哈佛大學錄取通知書,因為他們在網絡上分享有性暗示、嘲笑大屠殺或有種族歧視內容的「模因」(meme)。模因指的是在互聯網上迅速傳播的某個信息,類似中國大陸網絡上的「網紅」訊息。校方拒絕就相關消息做出具體回應,但媒體報道指相關決定是最終的,這些學生不會有申訴的機會。

據《哈佛大學學生校報》報道,就像現在許多大學校園的大學生一樣,這些新生去年12月在臉書上建立了一個「模因」群組。這個群組是從哈佛2021屆臉書群組當中產生的,一度取名為「庸俗好色青少年的哈佛模因」。參與者分享有關性攻擊的笑話,嘲笑少數族裔。

《哈佛大學學生校報》看到這個群組的發言截圖,其中嘲笑墨西哥人、大屠殺和兒童死亡。在4月中旬,哈佛錄取辦公室發現了這些攻擊性的、含有種族歧視的模因談話,遂向這個群組的學生發出郵件,要求他們交出他們曾經發送的所有圖片,並解釋自己的行為,並說將把這些材料交給錄取委員會進行討論。隨後,至少10個學生收到通知說,他們的錄取被取消。

這個消息也引發了關於言論自由限度的爭議。一些了解相關群組和裏面討論的學生和不少哈佛的學生及校友認為校方的舉措是正當的,認為「如果允許這些學生入校,那對哈佛來說是一個侮辱」。但也有人質疑校方用「私下」的言論來評價學生是不公平的,有悖於大學自由、探索的精神。

大學官員告訴《哈佛大學學生校報》,學校這項撤銷錄取的決定是最終決定。去年,被哈佛錄取學生在網上建立的群組中的言論也引發爭議,但校方沒有採取懲罰有關的學生的行動。《華盛頓郵報》報道說,哈佛大學撤銷錄取的決定突顯了社交媒體帖子對於大學申請者的危險。

升學服務公司卡普蘭調查了逾350名大學錄取官員,35%受訪者說他們檢查臉書、推特和Instagram等社交媒體以了解申請者。約42%的官員說看到的內容對申請者產生了負面影響。卡普蘭研究主任Yariv Alpher說:「不論是好是壞,社交媒體已經成為大學錄取的重要因素,申請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更加注重言行。」

無論校方的作為是否過於嚴厲,法律專家認為這10名學生將不得不承受「私人」言論帶來的後果,因為這些不屬於「第一修正案」中言論自由範圍。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的Katherine Franke教授表示,哈佛是一個私立大學,這些學生沒有入學的「特權」。在接近4萬個申請哈佛的學生中,今年只有2,056人獲得錄取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