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江澤民堂妹江澤慧現身北京延慶出席會議,高調稱要以習近平為核心。時事評論員邢天行表示,表面上看是支持習近平,實際上是在叫板,這也提醒習近平要與共產黨切割,陷於中共內鬥,解決不了實質問題。

6月5日下午,據中共官媒《新京報》時政微信號「政事兒」報道,在延慶召開的「2019年中國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省區市參展第一次工作會議」,江澤慧同林業局副局長、北京世園會執委會執行副主任張永利等出席。

江澤慧支持「習核心」的背後

報道稱,江澤慧在發言的最後表示「要以習近平為核心,形成辦好北京世園會的合力」。對於前段時間網絡盛傳的江澤民病死消息並沒有提及。

時事評論員藍述認為,江派人馬從2016年下半開始已經在服軟了,但不是真正的跟習近平往前走,江澤慧的發言表明,江澤民的舊官吏為了保護自身,不得已採取這種策略性的行動。再者,現在習近平反腐動作已經做了好幾年,仍然沒有動到根子問題,即江澤民和曾慶紅,「那下面的江派官員仍會上行下效,很難解決實質問題。」

圖片中間的女子是江澤慧。(網絡圖片)
圖片中間的女子是江澤慧。(網絡圖片)

邢天行說:「策略性行動只是一方面,關鍵還在於中共官員一貫的陽奉陰違,看似支持習近平,江派官員實際上是借江澤慧來發聲,表示他們還好好的,還很平安,還將按照先前的那一套走。」

邢天行還表示,江派的發聲也提醒習近平必須要擺脫中共,與中共切割,才能解決實質問題;否則只是一味地反腐,僅陷於中共黨內鬥爭中,已經反不下去了,因為江澤民統治下的整個官場都是腐敗分子;當直接反到江澤民、曾慶紅頭上時,只會讓自身處於非常危險中——江派們會伺機反撲。

今年79歲的江澤慧曾任安徽農學院林學系教授,中共林學系黨總支書記;1996年1月任林業部中共黨組成員,1996年2月開始任中國林科院院長、中共黨組書記,直到2007年才卸任;1998年擔任第九屆中共全國政協委員、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至今。原本是一名普通大學教師的江澤慧在90年代初,依靠江澤民的權勢步步高升。

江澤慧證實江澤民漢奸身份

大陸學者呂加平2009年12月1日,發表《關於江澤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詐騙問題與要求調查的呼籲》文章,揭露江澤民「二奸二假」身份:「二奸」是江澤民本人和他的親生父親都是日偽漢奸,江還效力於蘇聯克格勃情報間諜機關,並向俄出賣大片中國領土;「二假」是指江謊稱自己是1949年前(1946年)加入中共地下黨的假黨員,他還冒充是「烈士」江上青的養子(按:實際上江澤民是江上青的侄子,江澤民的親生父親是漢奸江世俊)。

其實,江上青次女江澤慧對《江澤民傳》作者庫恩的描述中,無意間證實了江澤民的真實身份。

據《江澤民其人》中描述,江澤慧回憶說:「在我11歲之前,我唯一記得的就是無盡的貧窮飢餓,家裏沒有多少糧食,有時根本連一點兒吃的都沒有。」實際上,1938年3月出生的江澤慧比江澤民小11歲,假定過繼給死人也成立的話,那江澤慧在江澤民「過繼」時才一歲。如果江世俊夫婦真如傳記中所描繪的那樣好心接濟著弟弟的遺孀,為何江澤慧說11歲之前「有時根本連一點兒吃的都沒有」?既然江世俊夫婦知道弟媳婦連孩子都養活不了,就應該收養那兩個親侄女,怎可能好事沒做倒忍心把自己兒子送過去跟著一起「絕食」呢,這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江澤民是漢奸江世俊的兒子。(大紀元資料室)
江澤民是漢奸江世俊的兒子。(大紀元資料室)

另外,《江澤民其人》還披露,庫恩《江澤民傳》中江澤慧描繪所謂的江澤民「過繼」細節是:「在以後的日子裏,江主席一直叫他的生母『媽媽』,叫他的養母『娘』」,「在我們的文化中,這兩個稱謂都是『母親』的意思。不過,它們在親密程度上還是有細微的不同。『娘』要顯得更親一些,更像一個愛稱。」庫恩特地注釋,這兩個稱謂之間的區別很像英語裏面「Mother」和「Mom」的區別。

事實上,揚州人管媽媽叫「姆媽」(「姆」讀第一聲,「媽」讀第四聲)或「阿母」(「阿」讀第一聲,「母」讀第四聲)。沒有叫媽媽為「娘」的。揚州幾十年前倒是還有人說到老婆時用「我娘子」,但無人管母親叫「娘」的。這段描寫更證明江澤民從來沒有過繼給江上青的遺孀做養子。

既然,不存在過繼,江澤民仍然是江世俊的兒子,即漢奸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