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是甚麼?

在不識愁滋味的年齡,讀到蘇軾的「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這句詩時,我想,那就是一種寂寞吧。因為這種「寂寞」是和「高處」相連的,那麼想要達到高處,忍受寂寞是理所當然的事。所謂一失一得,若想超越平凡,也就要接受這份無人會意的高處之「寂寞」。

後來,在追逐名利的世界中,每次曲終人散之後,總有一種對繁華與忙碌的厭倦,也總會想起寂寞的好處。而熙來攘往中,又不免一次一次地去隨俗,一次一次的厭倦……直到最後,我開始學會了欣賞寂寞——一種超然的寂寞;這種寂寞不再與世俗名利的高度相連,而是與一種精神境界相連,是一種清高,一種不在乎無人會意的「寂寞」。

也許從沒有覺得寂寞有甚麼不好,也就很安於這種別人眼中寂寞的生活,也就常常自得其樂地說﹕「我在享受寂寞,享受喧囂之後的一份清靜,享受俗世之外的一份逍遙。」

如今,細想一想,寂寞是甚麼,其實就是無聲與安靜。只有注入情感時,才會覺得孤單與冷清。

在無聲中得一份寧靜,在安靜中享一份淡泊。此時的自己,就是一個世界,這個世界沒有得失與榮辱;沒有名利與紛爭,它真實得近乎單純,近乎忘我;它包容著一切,也被一切所包容;它看得清生命的一切偽裝與負重。而且只要你願意,就可以卸去這一切,讓生命回歸到最初的美麗。

寂寞,其實是一條路,一端是紅塵,一端是生命來時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