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雖然還有幾個月才召開,但高層業已開始布局,並為確保會議平穩召開,收緊網絡、加強維穩等。而究竟哪些人可以入常,除了習近平、李克強毋庸置疑外,其他人選海外有不同的版本。在這些版本中,王岐山是否連任是一個關注點。

首先,從年齡上說,現年69歲的王岐山再任一屆並不是個大問題,此前已有先例。2008年中共十六大時的賈慶林已經是68歲,但在十七大時仍進入中共政治局常委班子。在中共體制下,出於需要,且如果獲得最高層的支持,與賈慶林年齡相仿的王岐山連任,也不會有太多的障礙。

那麼,北京最高層需要王岐山連任嗎?筆者的答案是肯定的。6月5日,中紀委監察網站在頭條重要位置發文《鞏固擴大壓倒性態勢》,文章稱雖然習近平已經作出了反腐鬥爭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的判斷,但反腐形勢依然「嚴峻複雜」,因此要「堅持穩中求進,鞏固擴大壓倒性態勢,最終贏得壓倒性勝利」。

文章還強調反腐的目標是「維護好政治生態」,重點「尤其要堅決查處政治問題和經濟腐敗,通過利益輸送相互交織,結成利益集團的腐敗案件」,「持續開展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深化反腐敗國際合作」。文中亦提到為鞏固擴大壓倒性態勢提供保障的是國家監察體制改革。

顯然,文章透露的信息是反腐尚未取得壓倒性勝利,換言之,中共黨內仍有不少腐敗份子在伺機作亂,還有諸多的「老虎」沒有被打下。這些「老虎」形成的利益集團同樣沒有被徹底清剿乾淨。是以,作為習近平手下反腐幹將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沒有取得壓倒性勝利前,是不可能有其它選項的。

而一個明顯的問題是,在中共十九大召開前的這幾個月裏,王岐山可以達成壓倒性勝利這樣的目標嗎?回答當然是否定的。因為中共貪官層出不窮,根本是抓不完的。某反貪局局長曾言:「如果反貪,1年收到的舉報線索5年都查不完,因為案子太多,而反貪局的人太少,因此,只能查大案要案和領導交辦的案件。不過,收到的舉報材料一般也不會銷毀,而是歸類存檔,以備不時之需。」

或許有人會說,十九大也可以有其他人代替王岐山的角色,繼續推進反腐。從目前的候選人來看,筆者看不出哪個人有王岐山這樣的政治積累,有這樣的鐵腕,有這樣的布局,有這麼多反腐的經驗,有這麼多的創造性,如利用豐富的中文詞彙,甚麼「燈下黑」、「內鬼」、「自家虎」、「害群之馬」、「刮骨療毒」等,隱喻反腐出現的狀況,生動而形象。因此,如果習近平想繼續鞏固擴大壓倒性態勢,最終贏得壓倒性勝利,其仍必須依仗王岐山,尤其在國家監察體制的推進方面。

那如何看待近期郭文貴在海外持續曝光王岐山家族密事對其連任的影響?誠如若干分析所言,郭文貴曝料依舊涉及中共高層習近平與江派的博弈。顯然,不排除這樣的可能,即郭文貴背後的勢力希冀通過全力攻擊王岐山,離間習、王關係,使習自斷手足,從而使「鞏固擴大壓倒性態勢,最終贏得壓倒性勝利」成為鏡中花,為自身贏得更多反撲的空間和時間。問題是,這樣的效果幾何呢?

另外,從近日大陸財新網的一系列針對郭文貴的反擊看,郭文貴曝料背後的角力絕非外界所能體察到的,其應該早已是生死之鬥。或許也可以這樣理解,郭文貴的曝料恰恰反映了其背後勢力和其經常提及的「老領導」內心的恐懼,因為王岐山同樣掌握著「老領導」的腐敗證據,但因為某種緣由,箭在弦上尚未射出,這也是「老領導」不惜一再發出魚死網破的信息的原因。或許就在這魚死網破的博弈中,一個偶然的因素,最終扣動了中共解體的扳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