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了數月的沉寂後,人民幣又再次回到市場焦點。近期人民幣接連大漲,有民眾剛想趁著近期人民幣暴漲去境外轉移點資產、洗點錢,結果發現大陸央行早就準備好了後招。也許,2017年6月,對於投資者來說是值得高度警惕的。

有專家認為,大陸已經出現金融危機,房地產泡沫非常嚴重,已經到了一觸即發的程度。泡沫一旦破滅,其激起的憤怒情緒不可控制。另有香港政府官員表示,現在香港金融形勢與金融海嘯前有不少相似之處。 

大陸金融形勢嚴峻

北京師範大學MBA導師、《融資網》專欄作家段紹譯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現在實際上已經出現了金融危機。具體表現一是房地產泡沫非常嚴重,已經到了一觸即發的程度。 

段紹譯認為,大陸房市租售比早已突破國際通行的警戒線,一個資本稀缺的國家將大量的資金建成大量不住人的房子是社會資源的巨大浪費;人口老齡化很快將使中國人口出現負增長,但所有的地產老闆繼續提供大量的房子,使房子在現在的價格條件下更加供過於求,這些因素都會促使房地產泡沫破滅。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曾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房地產的泡沫一旦破滅,老百姓辛辛苦苦賺的錢就會在一夜之間化為烏有,這對老百姓、對整個社會的打擊是非常大的,其激起的不可控制的憤怒情緒,會把中共淹沒在反抗之中。 

段紹譯表示,金融危機表現之二是互聯網金融陷阱,存在很大的泡沫,這對中國大陸的金融業造成巨大衝擊。他說,其實去年已經爆發很大的金融危機,民間借貸幾乎全軍覆滅,哀鴻遍野。全國各地民眾因此損失巨大,上訪維權此起彼伏。 

除了上述兩點外,大陸金融還面臨其它問題。中國金融智囊研究員鞏勝利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金融領域存在很多問題,具體表現還有,人民幣發行量到3月底達158萬億,比10年前增長了三倍,說明通貨膨脹很嚴重,此其一。第二,去年年底外匯儲備減少到3萬億美元左右,真正可流動的美元不足50%,因為裏面含黃金及美國國債。 

鞏勝利說,中美貿易關係有40年了,美國全部是逆差,中國大陸外匯儲備幾乎全部來自美國。習川會晤後達成了一個共識,外界評論,這個共識簡單地說就是讓美國與中國的貿易打平,這樣中國大陸的外匯儲備只會減少不會增加,大陸走向國際市場的外匯從哪裏來是一個嚴峻的問題。 

他說,海外對中國大陸的投資正在大幅度縮減,外匯儲備也因此減少,大陸對外投資也在減少。5月份的報告說,今年以來中國大陸對外投資同比減少超過60%。 

此外,「一帶一路」包括88個國家,而且大多都是貧窮國家,要為這些國家修鐵路、公路、機場、碼頭,第一期工程投入相當於4萬億美金,這樣人民幣的危險性也在增加。

中國外匯儲備情況堪憂

中共國家外管局6月2日稱,將開展銀行卡境外交易信息採集工作。2017年9月1日起,境內銀行卡(包括但不限於借記卡、信用卡(貸記卡和准貸記卡)。)在境外發生的提現和單筆金額1,000元人民幣以上的消費交易信息均需上報,發卡行應於北京時間每日12時前報送前日24小時內本行銀行卡境外交易信息,遇節假日不順延。 

有網友直言:想來境內銀行也是壓力大的,那些打擦邊球的或者試圖打擦邊球的、虛假交易的,肯定是會被盯上的。門檻也是足夠嚴苛的,基本是要徹底堵死這條路了,要知道千元以下一筆一筆轉移的手續費就虧死了。

也有專業人士直言:這意味著貨幣政策緊張程度是空前的。也或許,資本外流情況比預想的更加嚴重。

前財長指金融體系脆弱 

中共前財政部長樓繼偉4月21日表示,大陸最大的威脅是過度槓桿化。目前整體的槓桿率是250%,非金融企業槓桿率達到了160%,因買房等原因,近兩年居民槓桿率(即居民負債率)也上升了近50%。 

樓繼偉認為,化解金融風險是現實問題,但去槓桿也不能過快,否則會出問題。貨幣政策適度緊縮一下,股市、債市馬上雙雙下跌,說明金融體系很脆弱,所以去槓桿需要一個過程。 

本港《明報》報道稱,近日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陳家強向該報表示,現在無論在資金流情況、市場估值及投資者心態上,都與上次金融海嘯前有不少相似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