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簡介

羅莉·奈爾森·史皮曼 Lori Nelson Spielman

羅莉·奈爾森·史皮曼出生於密歇根州,曾任語言治療師及輔導諮商師,擅長情感解剖。《生命清單》(The Life List)是她的首部小說,有超過30種以上的譯本,感動全球無數讀者。

USA TODAY 暢銷書TOP 1

德國2014年度暢銷總冠軍

全球售出29國版權

我花了幾秒鐘才認出這確實是我的筆跡。我十四歲的花俏字跡。看來我是寫了一張願望清單沒錯,雖然早已不復記憶。

「搞甚麼鬼啊?」我高聲問道。瞬間,我意識到自己失去了該死的奧斯卡獎,我這種毫不雍容大方的反應,嚇到了自己。事實上,我毫不害臊地表達了自己的火大。

米達透過玳瑁鏡框瞅著我。「抱歉?要我再說一遍嗎?」

「呃 …… 對。」我支支吾吾,視線輪流掃過家庭成員,希望能看到對方表示支持。傑露出同情的表情,但裘德看都不肯看我,在自己的記事本上塗鴉,下顎抽搐得很厲害。至於凱瑟琳,唔,她真的很適合當演員,因為她臉上那種驚愕的表情可信度百分百。

米達先生朝我湊得更近,從容不迫地說話,彷彿我是他病殘的老祖母。「你母親手上的波林格化妝品公司股份,會轉到你嫂嫂凱瑟琳手上。」他把那份正式文件遞過來讓我看。「你們每個人都會得到一份副本,可是你現在可以先讀我的這份。」

我拉長了臉,揮手趕他,拚命想理順自己的呼吸。「不用,謝謝,」我勉強說,「請繼續,抱歉。」

我彎身窩進椅子裏,咬緊嘴唇免得發抖,一定有甚麼地方搞錯了。我……我明明工作得那麼賣力,我一直想讓她為我驕傲。難道凱瑟琳擺了我一道?不,她永遠都不會那麼殘忍。

「這部份的程序差不多結束了,」他告訴我們,「我的確有事要私下跟布芮特討論。」他看著我。

「你現在有空嗎?還是要改天再約?」

我彷彿在一團霧裏迷了路,掙扎要找路出去。「今天沒問題。」有人用聽起來跟我很像的聲音說。

「好吧,」他掃視圍坐桌邊的人臉,「散會之前還有問題嗎?」

「沒問題。」裘德說,從椅子起身找門,像個急著想逃獄的囚犯。

凱瑟琳檢查手機看看有無訊息,傑則是滿懷感激地衝到米達身邊。他瞥了我一眼,但匆匆撇開視線。我哥肯定很窘,我覺得很不舒服。

唯一我還覺得熟悉的是雪莉,她不受管束的棕色鬈髮配上柔軟的灰眸。雪莉張開手臂,把我拉進她懷裏,連她也不知道該跟我說甚麼。

哥哥嫂嫂輪流跟米達先生握手的同時,我默默坐在椅子裏,像個課後被迫留下的調皮學生。他們一離開,米達就把門關起來。門一關上,房間如此安靜,我都聽得到血液快速流過太陽穴的呼咻聲。他回到桌首的座位,這樣我倆恰好形成直角。他的臉曬成古銅色,膚質平滑,柔和的棕眼跟有稜有角的五官不大搭軋。

「你還好嗎?」他問我,彷彿真想知道答案似的。我們一定是算鐘點付他費用的。

「還好。」我告訴他。一窮二白、沒了母親、受到屈辱,可是還好。沒事。

「你母親生前就擔心今天對你來說會特別難熬。」

「真的嗎?」我苦澀地輕笑一聲並說,「她覺得把我排除在遺囑之外,可能會讓我難過?」

他輕拍我的手。「也不能這麼說啦。」

「我是她唯一的女兒,卻甚麼都拿不到,甚麼都沒有,連一件留念用的傢俬也沒有,我是她的女兒耶,可惡。」

我使勁把手從他那裏抽走,埋進自己的懷裏。我的視線往下遊走,先落在我的那只祖母綠戒指上,接著往上遊移到勞力士手錶,最後停在卡地亞三色金手環上。我抬起頭,看到一抹狀似嫌惡的神情,讓米達先生可愛的臉龐黯淡下來。

「我知道你在想甚麼。你認為我很自私、被寵壞了。你認為這跟金錢或是權力有關。」我的喉嚨一緊。「重點是,昨天我一心想要的只有她的床鋪,就這樣而已。我只是想要她的老古董……」我搓著喉嚨的那個結。「床鋪……這樣我就可以蜷起身子,感覺她……」

我竟然哭出來,真嚇人。抽噎一開始很克制,後來變成激烈放肆的醜哭。米達衝到辦公桌找面紙。他遞給我一張,輕拍我的背,我則拚命要冷靜下來。「抱歉,」我啞著嗓子說,「這一切……對我來說都很難熬。」

「我了解。」掠過他臉龐的那道陰影,讓我覺得他也許真的能夠了解。(待續)◇

——節錄自《生命清單》/悅知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