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到她時,她正坐在候診室的椅子上埋著頭在包裏找甚麼東西。哇,在她那個不太大的包裏,梳子、口紅、錢包、筆記本、口香糖等等,被塞得連根針都快插不進去了。我靜靜地站在候診室的門口等著。
當她一抬頭看到我時,興奮洋溢在臉上。她是我的老病人,這幾年,無論頭痛感冒,小病小災的都往這兒跑。最近,我知道她很久未去她的家庭醫生那兒,也沒來我的診所。今天突然出現,我不禁心裏揣摩她又是甚麼地方出毛病了。

她剛要站起來,又立即坐下來,生怕摔倒似的趕緊用手去抓椅子扶手。我知道她那討厭的眩暈症又來了,我走向前將她扶進診室。

剛坐下,她那個滔滔不絕的話匣子就打開了,從天氣到餐館,從衣服到鞋子,沒有提不到的,且越說越歡。我提醒她告訴我她是哪兒不舒服。

「醫生啊,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一到你這兒,人就活過來了,感覺也輕鬆了,說話也流暢了。可換一個地方,我就暈的天旋地轉。這已經是這一陣子最舒服的時刻了。」

我一時沒聽懂她的意思,就仔細地問她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於是她將患病的前因後果告訴了我:
她有一個十分富有的老朋友,剛剛失去妻子,留下一座宮殿般的豪宅。因為這房子實在太精彩豪華了,她就迫不及待地去頂那個「空缺」。可是她每次一到那裏,就出現眩暈症狀。

這期間,她可以吃,也不耽誤睡,就是不能站起來。她不明白這一切的發生是在提醒或警告她甚麼。她暈得起不來,突然想到了我,就到診所來了。

在給我講了這件事後,她似乎明白了甚麼,對我說:「你過去跟我說人各有命,看來真是沒錯,是不是

因為那是我命裏沒有的,我偏去求,才落得今天這個樣子?」

我在她耳邊下了二針,她的眩暈立即止住了。於是我告訴她:

知足天地寬,貪婪宇宙窄。

容華非逐到,諸福自帶來。

時來處處順,運去事事難。

命裏無有時,苦求亦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