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28周年紀念日前夕,原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接受自由亞洲電台電話專訪。鮑彤透露,趙紫陽在當年胡耀邦去世後就已被鄧小平認定為是「中國的赫魯曉夫」,要將他趕下台。而鄧小平又唯恐抗議學生不亂,在趙紫陽出訪北韓當天,又認定學生運動為「旨在推翻共產黨的反革命動亂」,隨即開始鎮壓。

曾經擔任趙紫陽政治秘書的鮑彤於六四28周年前夕,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採訪時表示,最近兩年,他看很多有關紀錄當年六四的材料。通過對比,掌握了更全面的信息。

他說,中共已故元老鄧小平對趙紫陽不滿,決定將其拿下:「後來我看到了一些材料,比方說傅高義先生的《鄧小平時代》。他在書裏講到一個問題,(1989年)4月23日,楊尚昆帶了李鵬去見鄧小平,這個據說在沒有出版的《李鵬日記》刪節本裏面也有這句話,李鵬說,楊尚昆鼓勵我去見鄧小平,我說,你也去,他(楊尚昆)同意了。但是沒有說他去不去。但是,傅高義的書上說,他(楊尚昆)去了。23日去的。這就跟我們老百姓所了解的25日才去,26日發社論的情況,完全不同。傅高義的(消息)出處是《李鵬日記》」。

鮑彤說,李鵬將前往鄧小平家的時間由4月23日說成是25日,這是一個關鍵問題:「因為24日,北京市委向中央政治局常委匯報。25日,據《李鵬日記》說,李鵬在楊尚昆的帶領下,去見了鄧小平。鄧小平發表了『這是一場動亂』的意見。到底這是23日說的還是25日說的,他說兩次都說了。為甚麼第一次說話要隱瞞,傅高義提供的材料恰恰是經過中央文獻辦公室審查的,絕不會錯的」。

由此可見,鄧小平的矛頭指向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趙紫陽。

鮑彤說:「從這裏就可以看出來,鄧小平有一個想法,至少23日,也就是趙紫陽出訪北韓的那一天,趙紫陽是中午出發的。(鄧小平)晚上就見楊尚昆和李鵬,說甚麼話,我不知道。但是從《李鵬日記》後面的話來說,句句都是不要聽趙紫陽的,要聽鄧小平的。鄧小平在4月23日召見楊、李的時候,心裏想的就是中國不能出赫魯曉夫,要把趙紫陽搞掉。所以根本不是後來一系列的問題,而是4月23日已經成型」。

據新華社國內新聞部前主任張萬舒2009年在香港出版《歷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景實錄》一書提到,胡耀邦去世三天後的4月18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喬石和胡啟立在高層傳達了與趙紫陽共同商量,決定悼念胡耀邦的方案,但被否定。

鮑彤說:「後來全部被某個人否定了。4月18日,三個主管政治意識形態及日常工作的常委,當時他們三個人決定十萬人悼念,全國下半旗,還要寫一篇文章。到了19日晚上的時候,全部變了。被某一個比常委權力大的人否決了,10萬人悼念不行,文章不准發表。」

鮑彤還說,胡績偉向趙紫陽提出「六四」是不是一次政變的問題,是有道理的:「六四的問題到底是針對甚麼的,軍隊是針對學生的,還針對當時某一個人心目當中未來的赫魯曉夫的?毛澤東當年為了搞掉劉少奇,要搞一場政變,不惜發動文化大革命。在1989年的時候,也有一個人為了搞掉對胡耀邦有不同看法的,就是說他本人把胡耀邦打下去的。但是趙紫陽認為胡耀邦同志是我們黨的領導人,他去世,我們黨應該悼念,我們沒有理由阻攔學生悼念。因此,趙紫陽先生就成了中國未來的新的赫魯曉夫,因此必須打倒」。

鮑彤稱,在胡耀邦追悼會後,悼念的學生紛紛回到學校。鄧小平突然把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顯然是唯恐天下不亂。

他說:「有人怕學生不亂。學生不亂,他師出無名,就沒有辦法在中央全會上指出來要幹掉趙紫陽。這個是領導層的勾心鬥角,我們不管它。問題的嚴重性在於在這以後,就把原來進行得比較順利的政治改革,統統槍斃掉了。槍斃了以後,拿甚麼代替經濟下滑呢,用腐敗。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讓有權有勢的人先富起來」。

鮑彤認為,中國要向人類文明及進步發展必須解決對毛澤東和鄧小平的認識問題,因為前者讓中國成為獨裁國家,而後者令中國腐敗問題嚴重:

「權力可以腐敗,也就成了用權力反不了腐敗。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在這個方面。這就可以從別的地方來說,你可以從民主、法治、民權,你也可以從解開28年前的疙瘩,就是六四。問題是一樣的。但是我想殊途同歸,中國要向前走的問題,就是一定要讓老百姓能夠自由自在地行使自己的權力,使中國這個社會能夠自然而然地能夠和平演變,和平發展」。

鮑彤希望中國現任領導人不要將自己同毛、鄧捆綁在一起,要與其切割。反之,中國只能在黑箱裏變成一個黑暗的中國。

——轉自自由亞洲廣播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