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1日,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升至六個月最高點。部份交易員認為,這是中共央行干預的結果。就人民幣匯率未來的走勢,經濟學家們預計可能還將走貶。  

據Wind資訊統計,周三(5月31日)離岸市場人民幣升至1美元兌6.7677元,這是自去年11月4日以來最高盤中水準。這意味著該匯率較周二尾盤上漲了0.8%。在岸市場人民幣也走高,較上周五收盤水準(1美元兌人民幣6.8210元)高0.6%。

分析師稱,銀行在香港借入短期人民幣的成本飆升是驅動人民幣上漲的一個重要因素。香港的財資市場公會(Treasury Markets Association)資料顯示,周三人民幣香港銀行同業拆息已經升至21.08%,相比之下周一為5.35%。  

交易員表示,中共央行上周可能對離岸市場進行了干預,一些國有中資銀行收緊在港放貸,導致借入人民幣成本升高。  

有銀行家表示,「這一波央行是希望人民幣走強的,之前表現太差了,3月以來美元指數從101跌到了97,人民幣卻沒怎麼升,相當於對其它貨幣也在貶值。」   

該銀行家稱,此前人民幣一直呈現非對稱貶值,即美元走強時人民幣貶值,但美元走弱時人民幣卻很難升值。此次中間價模型調整也是為了打破這一怪圈,緩解美元走弱時人民幣中間價相對升值不夠的狀況。

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模型上周再次調整,引入逆周期因數,模型參數由各報價行根據對宏觀經濟和外匯市場形勢的判斷自行設定。  

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表示,「由於新機制的實施阻礙了國內外匯市場的出清,這可能導致當輪資本外流延續更長的時間。此外,一旦國內宏觀經濟資料下滑,新機制也可能加劇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貶值壓力。」 

中國經濟增長壓力大  

近日,穆迪下調了中國主權信用評級,理由是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的同時面臨債務攀升的危險。而維持人民幣盯住美元的匯率政策可能會使挑戰加劇,因為中共央行不得不繼續動用外匯儲備來支撐人民幣匯率。

央行修改中間價機制公式意味著不再需要按照前一天的收盤價來確定本日基準。分析認為,從長期來看,這種控制貨幣的做法表明,中國正在與其近年來向世界做出的開放金融體系的承諾背道而馳,中國如果想讓經濟健康持續地增長的話,需要開放國內的金融體系。  

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首席經濟學家Robin Brooks稱,美國大選結束後,中國管理人民幣匯率的方式發生了較大變化,人民幣匯率實際上重新開始盯住美元。而這種匯率政策可能粘性較大,只有出現重大意外消息才可能推動匯率上漲或下跌。  

根據Brooks和該協會中國經濟學家Gene Ma共同發佈的一份報告,中共央行已經偏離了基於規則確定人民幣中間價的方式,對人民幣匯率施加了更大的裁量權。  

由美國進一步加息推動美元再度走強,可能加劇中國維持人民幣盯住美元的成本,進而傷害中國出口企業的競爭力。這將進一步拖累中國經濟增長,並加大國內經濟壓力。  

瑞銀資產管理(UBS Asset management)駐新加坡泛亞洲固定收益部門主管Ashley Perrott認為,這是人民幣隱形貶值。

人民幣貶值壓力或再升  

中共官方公佈的4月份經濟資料令市場預計,今年大陸經濟將放緩,為提升出口,央行可能允許人民幣貶值。  

對人民幣匯率未來的走勢,有交易員認為,人民幣短期會有一波走升,但中長期不會有大幅升值;如果年內不貶值,明年後年人民幣的貶值壓力會更大。  

丹斯克銀行策略師Allan von Mehren分析,人民幣匯率走勢偏弱,加上大陸經濟狀況和金融風險,預計人民幣兌美元可能還將走貶。  

原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余永定最近表示,人民幣貶值壓力並沒有從根本上消失,隨著大陸以及國際政治經濟形勢的變化,人民幣貶值壓力可能再次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