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4月15日,73歲的胡耀邦突然心臟病發作而逝世,引起各地大學生強烈反應,包括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高等院校的學生以大字報、輓聯等方式哀悼,繼而引發民間「反官倒」,爭取「民主、自由」的訴求。

北京大學生在天安門廣場舉辦的悼念胡耀邦的活動迅速演變成中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1989年6月3日夜間至6月4日凌晨,中共軍隊出動坦克和裝甲車屠殺學生,並沿途開槍打死了很多民眾。史稱「六四天安門廣場屠殺」。

1989年的學潮一開始僅僅有學生的參與,而從學生運動到全民運動的轉折點則是江澤民在上海整肅《世界經濟導報》事件。「六四」前,江澤民將時任人大委員長萬里軟禁在上海6天,脅迫其同意戒嚴。美國白宮機密檔案更顯示,江澤民「六四」時在北京參與鎮壓。

美國白宮機密檔案:江澤民「六四」在北京

2014年6月,香港《壹週刊》在翻查當年美國白宮的機密檔案中,發現華府曾透過中方戒嚴部隊線人,獲悉了中南海內部文件。美國白宮機密檔案顯示,江澤民「六四」時人已在北京,參與局勢討論與決策。

1989年「六四」時的美國總統老布殊(George Bush)於1992年離任。美國《檔案法》規定,總統卸任後最快五年,白宮文件便可公開,但亦可延長至十二年或永遠不公開,視乎內容是否涉及國家安全。美國由胡佛總統開始,便要按法例成立總統檔案館(Presidential Library),公開在任時的白宮文件,目前共有13名總統設館。他們大多選擇在自己的出生地建館。

老布殊1997年在老家德州設立檔案館,將任內處理過的三千萬頁白宮文件書信,開檔予公眾借閱。

香港《壹週刊》取得的二千多頁文件,只是白宮「六四」相關資料的一部份,當中有不少是基於國家安全理由而沒有開檔。

檔案顯示,原來在「六四」開槍前,美國已接獲情報指,江澤民會是接班人。1989年江澤民是上海市委書記,五月中旬民運浪潮卷至上海,民眾矛頭都指向江澤民,因為支持改革的上海《世界經濟導報》發表《悼念胡耀邦同志座談會》的三萬字報道而被江澤民整肅。

美方在1989年5月18日的文件指出,江澤民當時下落不明、未有露面,更一度估計他因民眾抗議可能會被祭旗。

直至5月26日,美國駐港總領事安德遜向華府彙報,指從一名聲稱與江澤民家族有聯繫的香港商人口中得知,江澤民將取代趙紫陽,出任中共總書記。該香港商人形容江澤民是個實際的機會主義者。

美方在「六四」後更知悉,早在5月20日戒嚴實施,江澤民已被鄧小平欽點接替趙紫陽。而江之所以被選中,因為他處理《世界經濟導報》夠狠,緊隨《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之定調。

美方文件更揭露,江澤民在「六四」前一個多星期,人已在北京跟李鵬及楊尚昆討論局勢。

江澤民整肅「導報」刺激學潮升級

「六四」事件起於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去世,當時上海的《世界經濟導報》(以下簡稱《導報》)與《新觀察》立即在北京聯合召開「悼念胡耀邦座談會」,並準備將座談會紀要在《導報》上刊登。這一消息於4月17日預先被港媒披露,4月20日被時任上海宣傳部長陳至立看到。

陳至立立即將此情況報告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副書記曾慶紅。21日,曾慶紅和陳至立馬上找《導報》總編輯欽本立談話,要求審閱報紙清樣。

4月22日上午,胡耀邦的追悼會在人民大會堂召開。儀式由時任中共國家主席楊尚昆主持,中共大部份高級官員都參加了。江澤民一面在上海反對悼念胡耀邦,一邊送去花圈以示「悼念」。

4月26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後,江澤民感覺這是方向標,召開的市委書記緊急會議持續到凌晨一時,江說要採取果斷措施。同日在有一萬四千名黨員參加的大型集會上,江澤民宣佈停止欽本立的領導職務,並決定對《導報》進行整頓。

此事件引發了一場席捲上海乃至全國新聞界的抗議。第二天上海街頭就發生了大規模遊行,公開打出了「還我導報」和要求恢復欽本立職務以及言論自由的旗幟和橫幅。上海作協部份名人紛紛參加遊行,北京知識界和新聞界的著名人士致電江澤民,要求收回對欽本立及《導報》的處理決定。

在市政府門口席地而坐的學生們不時呼喊口號。當時在外灘的大學生約有八千餘人。這是這次學潮中上海學生遊行規模最大的一次。

對於整肅《導報》引發的抗議聲浪,江澤民害怕了,他承認,「後果比我們預料的要嚴重得多」。有人指責他的行為引發了「上海大規模的示威」。事實上不止是引發了「上海大規模的示威」,而且促發了北京的大規模示威。

在北京,兩名記者把來自三十多家首都新聞單位1013名首都新聞工作者簽名的請願書送交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請願書要求與中央主管宣傳工作的領導人對話,並列舉了三項對話內容,其中的第一條就是關於引起海內外強烈反響的上海《世界經濟導報》總編輯欽本立被停職一事。

據《真實的江澤民》一書披露,4月30日,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訪朝歸來,當晚江澤民與曾慶紅飛赴北京,欲向趙紫陽匯報工作。趙很快接見他,江匯報完後問趙:「你對我在上海處理《導報》怎麼看?」趙並未即時表態,反問江澤民:「你看呢?」

江澤民支吾其詞,他發現和趙紫陽隔膜已深。趙紫陽看了一眼江澤民,接著說:「現在沒有時間談這個問題。」

江澤民用懇求的語氣說:「紫陽同志若不拿出意見,我和慶紅同志就不好工作,也不好回上海交代。」

趙紫陽只好表態了:「上海市委行事倉促地處理了《世界經濟導報》的問題,把小事化大,才讓自己步入了死胡同。」說完扭身便走了。據當時在場的人士透露,江呆呆地望著趙離去的身影足足有十分鐘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顯然,趙紫陽對江澤民把小事化大致使引發了大規模示威的做法非常不滿,言辭之厲讓江澤民嚇得六神無主。

600名主要來自北京大學的學生開始在天安門廣場進行絕食抗議,各國記者漸漸把鏡頭和注意力對準這裏,紛紛指責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破壞法制。在上海,4000名學生聚集在市委門前要求市委書記表態。江澤民當然不肯露面。這引發了學生的極大憤慨。天下著小雨,幾千名學生在市府外齊聲大喊「江澤民混蛋」。

在5月中旬的政治局會議上,黨內鬥爭明顯升溫,趙紫陽乾脆宣佈既然《導報》事件「是上海市委挑起的,就應當由上海市委來結束」。趙公開點了被陳雲和李先念中意的江澤民的名字,這讓幾位黨內大佬怒火中燒。

政治局會議上談崩了,趙紫陽預料到自己將面臨著甚麼,5月19日凌晨4時許,趙紫陽進入天安門廣場含淚看望了絕食的學生。

六四前趙紫陽在天安門廣場對學生發表講話完整影像:

5月19日晚上10點鐘,李鵬發表講話重申中共中央的立場,採取「嚴厲措施結束騷亂」。兩小時後,午夜時分,天安門廣場的一個大喇叭宣佈實施戒嚴。

江澤民將萬里軟禁在上海6天

5月20日凌晨2時,在李鵬講話後不久,江澤民立即以明傳電報的形式表示對中央的決定堅決支持。這個及時表態的大動作走在所有省、市、自治區領導的前面,毫無疑問江澤民的表態讓黨內大佬們找到了接班人。庫恩在英文版《江澤民傳》第162頁提到(中文版中此內容被刪除),「早在5月20日,中共元老就內定江澤民獲提名成為新任中共總書記。」

隨即,江澤民被召到北京。到了北京,江才被告知鄧小平將在西山別墅見他。會見中鄧小平讚揚了江澤民對《世界經濟導報》事件的處理,說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要他去完成。鄧小平要他截住奉命出訪加拿大提前回國的人大委員長萬里。他們耍了個花招讓萬里乘坐的飛機在上海降落,江澤民的任務就是勸說萬里同意大佬們的主張,否則不讓他回北京。

鄧小平解釋說,由於當時有五十七名人大常委要求開會討論李鵬宣佈北京戒嚴是否合法的問題。如果萬里回京主持人大會議,形勢極可能向他們所反對的方向發展,那時局面就難以控制。

鄧小平暗示這是中央對江的一次考驗,如果這個任務完成得出色,則此事很可能成為江的政治生涯的一個重要轉折點。江澤民聽後又緊張又興奮,同時心裏也明白萬一有個閃失,那前途就徹底無望了。

5月23日,江澤民返回上海,萬里的飛機5月25下午3時在上海機場降落,江澤民接機並立即遞過去「鄧的親筆信」,萬里是鄧小平的橋牌朋友,鄧在信中懇求萬里「看在幾十年朋友的份上,在此關鍵時刻幫我一下」。

萬里在上海住了六天,痛苦了六天,期間江澤民交了底牌,在萬里不答應之前,江得到指令要把他留在上海。5月27日萬里發表了公開聲明同意中央頒佈的戒嚴令。江澤民對萬里的脅迫等於在戰略上切斷了趙紫陽的臂膀。

江澤民下令清算「六四」支持者 掩蓋真相

據《真實的江澤民》一書披露,5月30日,江澤民再一次奉命秘密進京。江抵京後稍作休息,陳雲的秘書進來通知他:「陳雲同志正在等你。」陳雲與江澤民的談話十分簡單,陳雲直接了當地說:「小平同志讓我告訴你,你到中央來工作,代替趙紫陽同志。」

軍隊進城原本一再拖延,江澤民進京後,6月1日才有了進城的新部署,最後實施的日子定在6月3日夜裏。江澤民作為新任總書記從5月底就已經開始批閱文件了。

江澤民1989年時已63歲,本來打算再幹兩年就退休,想要去母校上海交通大學當教授。陰差陽錯,鄧小平把中共總書記的擔子交給了毫無思想準備的他,江澤民成為了六四事件的最大政治受益者。

六四事件隨後的一年多時間裏,江澤民下令各單位清查參與「六四」、支持學生、反對鎮壓的人,鼓勵檢舉揭發,對他們一一清算。中共謊言和製造恐懼加在一起,基本上使民眾不再敢談論「六四」。

在一次中外記者招待會上,一個法國記者問到因「六四」被捕的一個女研究生在四川監獄裏被輪姦之事,江澤民當眾脫口而出一句震驚全球的話:「她是罪有應得!」

除此之外,對江澤民來說更重要的是要淡化模糊,並最終扭曲全體中國民眾對於「六四」的記憶,這樣才能保證「六四」不可能平反,保證無人威脅他的最高權力地位。

這一方面江澤民可謂得心應手。在青少年時期,江澤民就親身經歷了父親江世俊採用欺騙宣傳,將一場大屠殺從民眾的記憶中漸漸淡化。不過現在的技術條件更加優越了,江馬上下令製作電視節目,極力渲染學生的「暴行」,甚至不惜焚燒部份軍車並拍攝現場,力圖使全國民眾相信軍隊的開槍是不得已。很快許多未親身經歷其事的民眾,便開始相信北京真的發生了所謂的「暴亂」。

踩著「六四」學生的血,奪得了中共最高權力的江澤民2002年卸去總書記和國家主席時,給中共政治局常委定了幾條規矩,其中一條就是不許給「六四」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