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日華潤原董事長宋林案一審宣判,受賄超2,300萬,獲刑14年。就時下輿論反應來看,多認為這宗轟動一時的央企高管腐敗案涉案金額偏低,也明顯輕判了。

宋林曾被新華社旗下首席記者兩次實名舉報,除了涉貪,還有嚴重的瀆職,權權交易,私相授受,造成巨額國有資產流失。另據《山西晚報》前記者舉報,宋林還涉及300多億的違規合約。如今輕判,衡諸前例,宋林應有「立功」表現,如果他是向上檢舉,那此舉自然也讓他的後台很受傷。

被央媒記者兩次舉報不倒的宋林,背靠的「老領導」曾慶紅,在坊間早就不是甚麼秘密,而且有關兩人互動的內幕報道很多。而在官媒文章,其實也曾經呼之欲出過。比如2014年4月17日宋林落馬,4月19日《光明日報》在《誰是嚴查華潤董事長宋林的「阻力」》一文中追問:「誰『頂』了高層領導的批示近一年?」

當時能匹敵「高層領導」的這名「老常委」,顯然也不忌諱對號入座。2014年5月14日,曾慶紅在江綿恆、韓正的陪同下,參觀了上海的韓天衡美術館,三人合影被傳至網上。如果說習王對曾慶紅這次露面有所回擊的話,那就是一個月後,即2014年6月14日時任中共政協副主席蘇榮落馬。

「大老虎」蘇榮被突出的腐敗是,四個正部級崗位(含中央黨校常務副校長)上都撈錢牽的第一人,以及一人分別在四個正部級且是三地省委書記崗位上工作的第一人。而蘇榮這兩個「第一」全拜曾慶紅所賜。

2015年2月16日蘇榮被「雙開」,同一時間的宋林也被免除華潤、人大、香港政府等所有職務。2月25中紀委官網刊文《大清「裸官」慶親王的作風問題》,就被認為高度影射曾慶紅。

所以2014年宋林、蘇榮先後落馬的時候,已經重創了他們背後的曾慶紅。接著2015年股市風暴中落網的車峰,以及今年為金融反腐開年的肖建華,兩人都是曾慶紅的兒子曾偉重要的商業盟友,尤其是肖建華,還關係著曾偉的醜聞「鯨吞魯能」,這讓曾慶紅更抬不起頭來了。

其實回顧周永康案,新華社曾在相關評論文章公開以坊間用語點名「石油幫」。坊間誰人不知一手打造石油幫的是曾慶紅。現在也許可以說那個時候預示的,不僅是石油幫還有其「幫主」曾慶紅待宰的命運。

從更大範圍來看,周永康案也好,宋林、蘇榮、車峰、肖建華等案也好,都可視為習王圍獵曾慶紅的鋪墊。包括中共軍事學院出版社原社長辛子陵在內的多位體制內人士也表示過,習近平對曾慶紅及其兒子,就像對江澤民及其兩個兒子一樣,都已經完成調查,並不是不動手,只是眼下還沒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