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1日晚,一架從墨爾本飛往吉隆坡的馬航航班剛起飛10分鐘,一個來自墨爾本丹德農(Dandenong)的年輕男子突然站起來威脅要炸飛機,致使航班被迫返回墨爾本。然而,飛機降落後,337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卻被迫在座位上等待了約86分鐘,到底發生了甚麼呢?

據《時代報》報道,在等待過程中,很多乘客非常焦慮,因為他們認為飛機上真的有一顆炸彈。據悉,警方救援行動的延遲是因為一個值班人員沒能對緊急信息作出及時回應。並且,由於一時無法找到火器和防彈衣,導致警員們行動進一步延誤。

警方稱,應答人員沒有得到精準的信息,一個小時後才意識到肇事者可能持有爆炸裝置。

並且,在飛機降落約一個半小時後,救援人員衝進飛機,卻沒有被提前告知肇事者被安置在哪裏。

這一嚴重的延誤事件令公眾質疑,墨爾本機場的人員配備和對此類事件的應變能力。

維州警察總長阿甚頓(Graham Ashton)說,警方被告知當時飛機上有不只一名犯罪者,而且可能有多個炸彈。

他說,他很理解警方花了這麼長時間才將乘客救下飛機會令人們很不滿,但在審查了整個事件後,他認為警方的行動走了正確的流程,並沒有出現延誤,如果在美國或歐洲,乘客會等更長時間。

他說:「我們當然十分理解當人們身處出事的飛機裏,一分鐘就像一個小時那麼長,這場等待感覺像是漫無止境。」

維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也為警方「撐腰」,他說:「警方需要先確定他們面臨的具體是甚麼情況,才能進入飛機。」

但維州反對黨領袖蓋伊(Matthew Guy)批評說,飛機上有八個出口,嫌犯又被綁得緊緊的,當局應該能夠更快地疏散乘客。

他說:「我們需要知道為甚麼乘客等了這麼長時間才能下飛機。如果真的有炸彈在飛機上,乘客需要非常、非常快地被疏散。」

在肇事者發出炸飛機的威脅後,很快被乘客們聯手制伏。並且,機上人員很快查出他手中的爆炸設備沒有威脅。
但機上的乘客還是坐立不安。一些乘客一直到警察出現,才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

犯案的男子25歲,是斯里蘭卡人,在澳洲持學生簽證。周三,他剛從一個心理治療機構出院,幾小時後買了飛機票。

目前,他正在被審訊,預計將面臨危及飛機安全和製造威脅(或虛假陳述)的罪名指控,這兩項罪名最高刑期均為10年。他周四(6月1日)將出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