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盤點全球各大國領袖中誰是最和特朗普「不對眼」的,德國總理默克爾無疑是排名最靠前的人選。兩個人從性格到性別,從政策到理念似乎都大相逕庭。3月的白宮會談和上星期的北約及G7峰會並未彌合兩人的分歧,而讓其更加凸顯。默克爾星期天(28日)一反常態「直言」指美國已不再「靠得住」,特朗普也不甘示弱,星期二(30日)在推特上猛批德國與美國的貿易逆差及德國在北約會費方面「遠遠」未達標。

儘管特朗普和默克爾兩人有諸多不同點,但有一點是相同的,就是他們基本上確定分別是世界上最有權勢的男人和女人,在去年的福布斯全球最有權勢排行榜上當時還未接任美國總統的特朗普名列第二(第一名是俄羅斯總統普京),默克爾名列第三。而今年特朗普成為白宮主人,默克爾則越來越有希望在9月份獲得四連任。

這也讓兩人越來越對立的姿態讓歐盟乃至全球感到不安。特朗普星期二發推特說:「我們和德國之間有巨大的貿易赤字,而且,他們(指德國)在北約和軍事方面的支出遠遠少於他們應該承擔的。這對美國非常糟糕。這會變的。」特朗普近期的推文主要集中在批評「假新聞媒體」,而柏林則是他外交領域批評的靶子。

特朗普這則推文的背景是,在西西里島結束了最近的一次G7會議後,德國總理默克爾28日說:「我們可以完全相互依賴的時代多少算是結束了,這是我過去幾天來所體會到的。」然而,默克爾在星期二澄清說,她繼續承諾保持德國與美國間的牢固關係。她是在與來訪的印度總理莫迪共同舉行新聞發佈會時講這番話的。她說:「你可能意識到了正在發生的一系列事件。我和美國總統的對話,與我和其他夥伴的對話同等重要。我們的跨大西洋夥伴關係至關重要。我作出的聲明或者我最近的講話都基於這樣一個事實,面對目前的情況,我們有更多的理由認識到,我們不得不將我們在歐洲的命運緊握於手中。」

誰是「西方價值觀」代表?

長期以來,歐美代表了「西方」,他們先是在二戰後與前蘇聯為首的共產陣營的對抗中戰而勝之,隨後又在反對恐怖主義上一起合作,共同的價值觀讓歐盟和美國成為二戰後最長久和最堅固的「盟友」。當然這裏的「共同價值觀」並非一成不變,而隨著時代不斷演進。但總體而言雙方都能互相跟上對方的「節拍」。

相比默克爾,她9月份大選中的主要對手,社民黨的舒爾茨(Martin Schultz)則走得更遠,指責特朗普「摧毀了所有的西方價值觀」。不過「霍士新聞」報道說默克爾以及舒爾茨的表態可能很大程度上是選戰期間的「造勢」。此前,在小布殊任內的2002年,德國前總理施羅德在選戰期間也對美國提出激烈批評。

時事評論員蘭辛表示,相比小布殊僅僅「牛仔風」,政治素人特朗普對「建制派」全球政治體制的衝擊顯然更大。支持全球化或「民粹主義」,限制難民或歡迎難民,對抗氣候變遷還是否認氣候變遷,這些表面的分歧背後的確是甚麼才能代表「西方價值觀」之爭。他說,特朗普的做法倒退幾十年其實正是「西方價值觀」的主流,因此特朗普和默克爾的對抗某種意義上是「現代」西方價值觀和「過去」西方價值觀之間的歷史對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