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家工作的外傭要回國結婚,人離開後,「以往的習慣」便會靜靜跑出來使你「現在不習慣」。回想她在我家工作,自己早出晚歸,基本上溝通說話不多,她做好本份便返回自己房間與親朋好友傳訊溝通,自問是個寬容的人,家中Wifi及種種一切或所有飲食,明言她可隨便使用,而這位外傭姐姐,亦相當稱職,家人只把她當作親人。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很微妙,說話不多,未必就是感情淺薄;言談甚歡,也許只是門面功夫。回國前兩星期,家人便預早給她利是讓她可多買東西寄回家,又特別邀請她到酒店吃自助餐,看著她面上流露的感情,便會了解真心善待別人所得的感受。山羊座的人,理性多感情流露少,回應家人的善意,往往只是眼泛淚光不知說甚麼。

回國前一天的晚上,家中仍有小量未洗的衫,大家都說不必處理,她仍然堅持要做好。而自己亦發現,很多不必要清洗的冷氣機,抽油煙機等等,在她臨別前的幾天,亦一一清洗過。我們說在她辭職的這個月,可不必等星期天放假才出外辦事,大家都不介意她平日外出,畢竟回家結婚,想必有很多事要辦,但提出歸提出,這位姐姐仍然只在假期外出。

回印尼買了早機,在星期日早上5點便要搭車到機場,不想叫她自己關門離開,那晚便通宵工作直至她出門,大家送別,她說多謝我們一家照顧,希望大家小心保重,我也說多謝她照顧大家,祝她生活幸福,結婚生小孩便通知。同樣她仍是眼泛淚光,欲言又止。一位懂英語,阿拉伯語及中文的印尼外傭,如果出生地有別,將會有甚麼人生?主僕僱傭的關係又是否純粹經濟關係?

由千年前的端陽節進入2017年的6月初,歷史的進程是否改變過?差利卓別靈說:「我們發展、進步了,但反而給自己帶來貧困;我們學得聰明乖巧了,但反而變得冷酷無情。我們頭腦用得太多了,感情用得太少了。我們需要的不是機器,而是人性;我們更需要的不是聰明乖巧,而是仁慈、溫情。缺少了這些東西,人生就會變得兇暴。」然而除了物質匱乏,其它的你我還會在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