渥太華《太陽報》報道,專家稱本次洪災給人類帶來災難,但是對河流及周邊陸地的生物來說卻是「生態財富」。洪水重新設置河流生態系統,高水位使濕地動植物重獲生機。陸地海岸線和淺水水生動植物群也可以長期受益。這些巨大的自然變化事件重啟了生態時鐘,就像火重新啟動了森林中生生不息的生長和發展的循環,洪水也是如此。

國際知名生態學家Paul Keddy表示,洪水會把入侵的陸地植物沖走,並且設定了濕地的上限。幾年後,水位降低後,埋在泥土裏的種子會生根發芽,開始擴大濕地的面積。最大的濕地分佈在河流兩岸高低不同的水位區域,一旦築水壩、高水位和水位落差減少,濕地面積和質量也將萎縮。

Keddy曾任教渥太華大學,現任教Southeastern Louisiana 大學。他剛獲得濕地科學家協會頒發的終身成就獎,也為國際聯合委員會提供諮詢。他認為,關鍵是 「脈衝」,濕地需要周期的,時間不太長的洪水期和短暫的乾旱期。

洪水類似於森林野火的定期自我更新,起火時有些植物產生種子埋在土裏,待火把地上的樹木燒盡後才長出來。其它的植物例如傑克松,有樹脂密封的球果,等大火把表面塗層熔化後,球果就像爆米花似的炸開了。發洪水時,高低水位的落差是啟動濕地系統更新的動力,氣候正常的年份對濕地面積的擴大和物種組成不大重要,從本地河流到5大湖都是如此。

渥太華自然學家Dan Brunton在電子郵件中稱洪水是「生態財富」,肆虐的洪水沖走大量的殘渣,侵蝕河岸及周邊的自然棲息地。這些殘渣不僅包括人類的垃圾,還有生長在非本土高地和河岸上取代原生植被的植物。

瀕危物種專家JamesPage認為洪水 「確實為一個地區提供了大量的營養,所以對野生動物、植物、一般生態系統通常都是一件好事。」

他表示,殘渣在水道中以非自然方式沉積,洪水「把一切都清理乾淨了」,帶進新的沉積物和營養。一些動物可能會受洪水影響。如本月是海龜的產卵期,洪水會沖走牠們的巢穴,不過以後在岸邊牠們會找到更多地方築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