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蘇州房地產市場的兩個極端現象再次被聚焦。江蘇蘇州相城活力島最近連續被起底已成「鬼城」,而其周邊房價卻超過2萬(人民幣,下同)。在目前大陸房地產密集調控之際,蘇州樓市怪現象引發關注。

近日大陸媒體報道,始建於2006年的相城活力島,十年後大部分地方房屋空置,甚至雜草叢生,已經被人稱為「鬼城」。2007年投資此地的香港恒基兆業地產集團2016年宣佈計劃退地。

在密集調控後,蘇州樓市正呈現量跌價升的局面。克而瑞研究中心最新資料顯示,作為2016年房價暴漲的二線城市之一,蘇州近來房價並未有下降,市場認為其存在風險。而且,在上海和蘇州的周邊地區出現價格上漲,上海和蘇州也是多次參與調控的城市。

蘇州相城活力島的過剩狀況,在大陸並非一例。美國《商業內幕》網站今年3月份曾報道,大陸還有很多「鬼城」,很多大型的新建房地產項目空置多年,一些業界人士將這種情況視為大陸房地產市場崩盤的信號,另有分析認為這是大規模城鎮化的結果。

比如內蒙古的鄂爾多斯,中共當地地方政府從2000年左右開始大舉進行房地產投資,但是由於鄂爾多斯的城市發展所限,人口流入少,導致如今這座城市被稱為「世界上最大規模的鬼城」。

再比如2003年興建的上海臨港新城,當時計劃到2020年入住80萬人口,但是十年後,此地成為「鬼城」。

而「鬼城」湧現的背後原因是中共長期進行大規模房地產開發,加上資源分配不平衡,導致熱點地區房價暴漲、非熱點地區樓盤過剩,造成巨大浪費,以及系統性金融風險。

另外,中共官員在土地財政中的腐敗問題,也被業界認為是導致房地產過度投資並出現兩極分化的主要因素之一。

再次引發外界關注的蘇州活力島興建之初的2006年,正值姜人傑擔任中共蘇州副市長,主管房地產開發、城建等13個領域。姜人傑2008年落馬,涉及挪用公款和受賄,涉及金額過億。而當時主政江蘇的是江派親信回良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