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美德關係變得有點微妙:首先是默克爾在七國峰會後的一番言論,讓外界猜測,其要與美國保持距離;兩天後,特朗普推文批評德國,被指在回應默克爾,引起德國部份政治家強烈反應。隨後,兩國均有發言人來給這場口水戰「降溫」。

上周日(5月28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慕尼黑一個公開場合中說:「那個我們能完全依靠(英國和美國)的時代已經接近尾聲。在過去幾天裏,我深深地感受到這一點。」她還說,歐洲人「真的要把命運抓在自己的手裏」。

周二,特朗普發表推文說:「德國給美國造成了巨大的貿易逆差,他們的北約軍費也支付得太少,這對美國太不利了,要改變。」這被外界視為在回應默克爾的言論。

特朗普「所言不虛」 德國政治家反應強烈

美國霍士新聞的報道證實,特朗普說來自德國的貿易赤字巨大所言不虛,因為經濟學家表示,美國和德國的貿易逆差為一年678億美元,僅低於中國的3100億美元。此外,德國確實沒有兌現北約的軍費要求。北約規定,各成員國要把國內生產總值的2%用於國防,而德國只達到了1.2%,在北約28個成員國中,排在第15位。

德媒《時代週刊》報道,在七國峰會上,默克爾與特朗普談過此事,她認為「得整體看事情」,德國的確在美國賣的比買的多,但從另一方面來講,美國得到的直接投資也多。

北約秘書長Jens Stoltenberg則為德國辯護,認為要達到2%的要求不容易,而且德國已經開始「增加其國防支出」,並「承擔著保證跨大西洋安全的責任」。

特朗普的推文引起了德國部份政治家的強烈反應。社民黨國會黨團主席Thomas Oppermann在一個黨內會議上說,「特朗普的推特言論說得很明白,他把德國當做政治敵人」,並認為這是「新的形勢」;社民黨主席Martin Schultz直接把特朗普視為西方價值觀的阻礙者。

據t-online報道,自民黨主席Christian Lindner則提醒,恰恰在意見非常不同的時候,尤其得深入地進行對話。

特朗普發言人大讚默克爾言論

本周二,德國外長Sigmar Gabriel在柏林的一場記者會上說:「德國與美國的關係出現緊張狀況,但與美國的關係要比現在的衝突更悠久和重大,我們要重歸舊好。」他還表示,兩國應該找到更好的方式進行溝通。

儘管Martin Schultz明擺對特朗普不滿,但也承認德國會繼續跟美國合作,例如在反恐鬥爭中。

當天,白宮發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在白宮發表言論,他對默克爾的「歐洲人得自己掌握命運」的言論大大稱讚,認為「很了不起」,這言論恰恰符合「總統所要求的」。他將此視為特朗普「達到了目標」的憑證,即更多的國家在整體中要發揮更多作用。

此外,斯派塞還表示,特朗普和默克爾相處「非常融洽」,特朗普很尊重默克爾,而且把德國和歐洲看做是重要的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