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作清平調圖,取自清蘇六朋繪《清平調圖》,廣州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李白作清平調圖,取自清蘇六朋繪《清平調圖》,廣州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詩人杜甫像。(大紀元製圖)
詩人杜甫像。(大紀元製圖)

唐玄宗李隆基書《鶺鴒頌》(局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唐玄宗李隆基書《鶺鴒頌》(局部),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在長安供奉翰林期間,數次機遇顯示李白胸中無窮學問,非謫仙不可。李白「醉酒和番書」所傳為當時大唐滿朝文武無一人識得番國所下之番書,只得請李白上殿。李白酒醉中和番書,傳下千古佳話。

一般人解釋似為李白幼年曾在西域小住,所以識得番書。也有書稱,這番書乃東渤海國所下等等。其實,蓋因李白本非常人,「謫仙」兩字非恭維之詞,李白胸中學識無限,自非常人可比。這也是唐玄宗如此賞識李白一布衣之緣故。

◎詩仙軼事

還有一段佳話為李白醉酒揮筆為唐玄宗作《清平調》詞三首及《宮廷行樂》詩十首(但現僅存八首)。唐玄宗及楊玉環,乘月色觀賞沉香亭牡丹。唐玄宗讓李白乘興寫詞。但此時李白正與諸酒友狂飲而醉。來到沉香亭,半醉半醒之際,李白揮毫寫下三首《清平調》詞及八首宮廷行樂詩。揮墨運筆,汨汨滔滔,非詩仙不行。

清平調,題為樂府調名,這組《清平調》乃李白用七絕格律所自創。

玄宗身為天子,亦為詩人。玄宗工書法,尤善八分、章草,是中國書法史上著名的帝王書法家之一。《舊唐書‧本紀》稱玄宗「多藝尤知音律,善八分書。」其書法工整,字跡清晰,秀美多姿,在唐代書法中佔有一定地位。唐竇臮《述書賦》云:「開元應乾,神武聰明,風骨巨麗,碑版崢嶸,思如泉而吐風,筆為海而吞鯨。」《古今法書苑》云:「唐明皇工八分章草,豐茂英特。」玄宗傳世書蹟很多,以《鶺鴒頌》《紀泰山銘》《石臺孝經》等最為有名。

其《鶺鴒頌》帖之書法蕭散灑落。北宋大書法家黃山谷(黃庭堅)評曰:「玄宗書斑斑猶有祖父之風。」將此帖與太宗《溫泉銘》、《晉祠銘》相比。

更值一提者乃玄宗之音樂才華,他能夠演奏多種樂器:琵琶、二胡、笛子、羯鼓,無一不通、無一不曉。他愛好親自演奏,擅長作曲,作有百餘首樂曲,對唐朝音樂發展有重大影響。登基以後,在皇宮裏設教坊,「梨園」就是專門培養演員之處所,此乃稱戲班為「梨園」之由來。

玄宗還很喜歡舞蹈,其著名之《霓裳羽衣舞》曲調,據唐薛用弱撰《集異記》中「葉法善」一條,為葉法善帶唐玄宗遊月宮而傳。《太平廣記》引《集異記》及《仙傳拾遺》:「又嘗因八月望夜,師與玄宗遊月宮,聆月中天樂,問其曲名,曰《紫雲曲》。玄宗素曉音律,默記其聲,歸傳其音,名之曰《霓裳羽衣》。自月宮還,過潞州城上,俯視城郭悄然,而月光如晝。師因請玄宗以玉笛奏曲。時玉笛在寢殿中,師命人取,頃之而至。奏曲既,投金錢於城中而還。旬日,潞州奏,八月望夜,有天樂臨城,兼獲金錢以進。」

其大意為:又當八月望夜,法師與玄宗遊月宮,聆聽月中天樂,玄宗問所奏之曲名,法師答說《紫雲曲》。玄宗素曉音律,把樂聲一一默記。後來回到宮中,將其傳出,就名《霓裳羽衣曲》。玄宗自月宮還,路過潞州城上,俯視城郭悄然,那月色一發明朗如晝。法善因請玄宗以玉笛奏曲。時玉笛在寢殿中,法師命人取,玉笛自雲中墜下。玄宗吹了一曲;又摸出數個金錢,灑將下去,乘月回宮。過幾天,潞州府裏官員上表奏聞:八月望夜,有天樂臨城,兼獲金錢,今上報。

《霓裳羽衣舞》確乃不可多得之神傳人世佳作。

天寶三年(744 年)春,李白離開長安,開始了以梁園(開封)為中心之第二次漫遊,歷時十一年,「浪跡天下,以詩酒自適」(劉全白〈唐故翰林學士李君碣記〉)。天寶三年秋,在洛陽和汴州分別遇見了杜甫和高適,三人便結伴同行,暢遊了梁園和濟南等地,李、杜在此結下深厚情誼。這一時期,是李白創作最豐富時期,代表作品有〈夢遊天姥吟留別〉、〈將進酒〉、〈北風行〉、〈梁園吟〉等等。

高適自幼學書學劍,雄心勃勃。其過人才氣、雄健奔放詩句,早已聲名遠播。三位當世大詩人攜手登臨高臺,「醉眠秋共被,攜手日同行。」酣飲豪歌,慷慨懷古。文壇三傑吹臺相會之際,都曾寫下傳世詩篇。李白寫下〈梁園吟〉。

〈梁園吟〉

我浮黃河去京闕,掛席欲進波連山。

天長水闊厭遠涉,訪古始及平臺間。

平臺為客憂思多,對酒遂作梁園歌。

卻憶蓬池阮公詠,因吟淥水揚洪波。

洪波浩蕩迷舊國,路遠西歸安可得。

人生達命豈暇愁,且飲美酒登高樓。

平頭奴子搖大扇,五月不熱疑清秋。

玉盤楊梅為君設,吳鹽如花皎白雪。

持鹽把酒但飲之,莫學夷齊事高潔。

昔人豪貴信陵君,今人耕種信陵墳。

荒城虛照碧山月,古木盡入蒼梧雲。

梁王宮闕今安在,枚馬先歸不相待。

舞影歌聲散綠池,空餘汴水東流海。

沉吟此事淚滿衣,黃金買醉未能歸。

連呼五白行六博,分曹賭酒酣馳輝。

歌且謠,意方遠。

東山高臥時起來,欲濟蒼生未應晚。

正是這首〈梁園吟〉,讓李白最後一任夫人宗氏對其才華如醉如痴,引出了一段流傳後世之「千金買壁」佳話。當時李白揮毫將此詩寫在壁上,被後來之宗氏發現,歎為折服。為阻止寺院之人將其擦掉,不惜重金買下該壁,也成就了宗氏、李白這對才子佳人終成眷屬之千古美談。

宗氏是一才貌俱佳之大家閨秀,為前宰相宗楚客孫女,並且宗氏也是忠實的道教信仰者。上元二年(761年),宗氏到鄺山學道而去。但是由於二人感情深厚,宗氏在李白從永王李磷冤案時多次施救。從此兩人沒再見面。李白很喜歡宗氏,曾作詩〈自代內贈〉表達對妻子的思念。

「吹臺」為春秋時期著名樂師「師曠」所築。漢孝文帝時期,深受寵愛之皇子劉武被封到開封為梁孝王。梁孝王在吹臺四周興建亭臺樓閣,遍植奇花異草,常在此飲酒作賦,因而得名「梁園」。

到了唐代,梁園之富麗堂皇早已灰飛煙滅,但開封作為全國水運中心卻日漸繁華。三大詩人揮手告別吹臺,高適東遊江蘇,杜甫西行長安,李白則刻苦修煉。一年之後,李白和杜甫雖然在山東又見過短暫一面,但分手以後各自飄零,動如參商,再也無緣相見。

篤於情誼之杜甫對李白無日不念,寫下不少懷念李白之感人詩篇。贈李白、憶李白、懷李白、夢李白、寄李白,杜甫寫及李白之詩竟有十餘首之多,而且幾乎每首都是嘔心瀝血、情真意切之名作。

「死別已吞聲,生別常惻惻。江南瘴癘地,逐客無消息。故人入我夢,明我常相憶。」

「浮雲終日行,遊子久不至。三夜頻夢君,情親見君意。」

「涼風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鴻雁幾時到?江湖秋水多。」

千載之後讀這些詩句,仍然令人感慨。

在李白詩中,也常寫及杜甫,亦有「思君若汶水,浩蕩寄南征。」

「何時石門路,重有金樽開?」等表達思念、友情之詩句。

( 因篇幅所限,有刪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