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備受外界矚目的北京市市委書記的更換在5月27日有了結論。中共官媒報道稱,北京市市長蔡奇接替郭金龍任市委書記,郭金龍則調至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任副主任。而此前的4月,黑龍江、海南、甘肅、山東4省書記也已被更換,這4省書記王憲魁、羅保銘、王三運、姜異康都到人大任閒職,接替他們的分別是張慶偉、劉賜貴、林鐸、劉家義。

在北京和這4省書記被更換前,多省書記已更換完畢,包括河北省的趙克志、山西的駱惠寧、遼寧的李希、吉林的巴音朝魯、江蘇的李強、浙江的夏寶龍、安徽的李錦斌、福建的尤權、河南的謝伏瞻、廣東的胡春華、貴州的陳敏爾、雲南的陳豪、陝西的婁勤儉、青海的王國生、湖南的杜家毫、江西的鹿心社、四川的王東明、內蒙古的李紀恆、新疆的陳全國、廣西的彭清華、西藏的吳英傑、寧夏的李建華、湖北的蔣超良、重慶的孫政才、天津的李鴻忠等,共計25省(市、自治區)。此外,韓正則連任上海市委書記。

綜觀上述各省一把手,絕大部份被視作習陣營之人,他們向習近平的看齊意識可從他們在地方的表述和行為中看出。個別的如李鴻忠、韓正則屬於積極倒戈之人,至少在表面上如此。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從近期上海市長應勇的工作範圍看,其未來取代韓正任市委書記也是不二的選項。

而被更換的諸多一把手,他們或是依附江派,或是與令計劃有牽連,或無所作為。比如這個郭金龍,任職北京期間並無多大作為,反而曾吹捧前任北京市市長劉淇,而後者貪腐嚴重,且緊隨周永康鎮壓法輪功。至於郭金龍本人,在任職西藏和安徽期間,也曾多次策劃、執行對法輪功團體及西藏團體成員的打壓和迫害。也正因如此,2012年2月,郭金龍在抵台灣訪問期間,被台灣法輪大法學會理事長張清溪與律師朱婉琪至高檢署控告其涉殘害人類罪。

再如王憲魁曾是業已被判刑的江派高官蘇榮的副手、心腹,由江澤民「大總管」曾慶紅一手提拔,並身陷貪腐及性醜聞。有媒體披露,王憲魁在甘肅、江西兩地與蘇榮搭檔時,蘇榮的妻子於麗芳是蘇榮的代理人,而王憲魁是蘇榮妻子的代理人,為她做求官者、承包工程的中介等。此外,王憲魁治理黑龍江期間,還公開挑戰習中央,並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他因此被視為江派的鐵桿。

其他被更換的省委書記也大致存在類似的問題。

隨著北京、上海兩地書記的出爐,習近平在地方的人事佈局大棋至此已算收官,而2016年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發文《改革要「落地」,不能「空轉」》,給出了最高層如此進行人事佈局的動因。

汪玉凱表示,要防止改革「空轉」,要解決兩個關鍵性問題,即「一是排除和化解改革的阻力,二是防止出現顛覆性錯誤」。而改革的阻力來自兩方面,一是「既得利益群體的干擾」,二是「政府自身對改革的隱形阻力」。

顯而易見,「既得利益勢力」或「集團」應包括江澤民家族、江派人馬和周邊與其有利益糾葛之人,涉及中共黨、政、軍各個層面,而且勢力並不小,其核心正是以腐敗治國十幾年的江澤民。因此,習近平上台以來,在反腐的名義下,先後拿下了包括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周永康、蘇榮、王珉、白恩培、周本順、黃興國等在內的百餘名江派或與之有牽連的高官,被查被抓的貪腐各級官員也是成千上萬。無疑,抓捕的眾多江派高官就是為掃除「既得利益勢力」,並將終極目標指向「太上皇」江澤民。

而更換多省書記應是為解決「政府自身對改革的隱形阻力」。以往諸多一把手皆由江澤民集團提拔,他們或明或暗,都在與現中央對抗。被指與高層有聯繫的人民大學教授金燦榮也曾表示,地方精英、地方政府普遍不作為。是以,習近平、李克強的政令能否得到切實的貫徹,還需要依靠各省書記。將各省市一把手、二把手重新洗牌,就是排除顯性或隱性的阻力。

而被提拔的這些各省市一把手、二把手,也將在所在地區進行進一步的洗牌,進一步推動「四個意識」,特別是加強地方官員的「看齊意識」,為中共十九大的高層人事佈局做準備。下一步的看點將集中在入主中南海的人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