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們能完全依靠(英國和美國)的時代已經接近尾聲。在過去的幾天裏,我深深地感受到這一點。」周日(5月28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慕尼黑的這番當眾講話,引人深思。

英國《獨立報》分析, 默克爾的氣質與特朗普正好相反,她出言非常謹慎。周日的這番公開發言不是一時的衝動之語,而是預示了歐美國際政治格局的巨大變化。

那麼,在過去的幾天,默克爾都經歷了甚麼呢?

特朗普訪問歐洲之際,他對北約問題的最新態度是,「將會加強傳統友誼並尋找新的合作夥伴,不過這些夥伴將是能幫助美國的,而不是一味地只知道索取。」

上周四出席北約峰會的時候,特朗普不止一次催促23個成員國繳納多年拖欠的會費,他說這對「美國人民及納稅人」來說是不公平的,「過去八年來,美國的國防花費比所有北約國家國防花費的總額都多。」

目前北約28個國家中,只有5個國家交齊了會費(美國、英國、希臘、愛沙尼亞和波蘭)。白宮高層以前也一直對歐洲盟友表達不滿,前國防部長蓋茨曾警告北約漸成為只靠美英等少數國家保護的「雙層次聯盟」,美國最終將會決定不再「獨為北約衝鋒陷陣」。

除了督促北約各成員國增加防衛開支,特朗普拒絕重申他領導的現任美國政府將繼續執行確保共同安全保障政策,而這是歐美安全關係中的重要壁壘。

此外,在七國集團峰會上,特朗普並沒有就2015年簽署的《巴黎氣候協議》表態,他說自己將在下周作出決定。不過特朗普在大選期間曾表示,他懷疑氣候變遷問題,並有可能廢除《巴黎氣候協議》。

德國領導的歐洲面臨新的政治格局

《華盛頓郵報》報道,在與特朗普總統的會議結束後,周日默克爾宣佈了美歐關係的新篇章,說「歐洲真的要把我們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默克爾在德國南部告訴人們,歐洲不能再依賴外國合作夥伴。英國公投脫離歐盟和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歐洲已經無法再完全靠著美國和英國。

BBC報道,默克爾希望同英國、美國以及俄羅斯都保持友好關係,但歐洲現在必須「為自己的命運而戰鬥」。

雖然公眾對英美「特殊關係」比較熟悉,但是美德關係也極為重要。北約當初建立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將德國納入國際框架,防止其像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一樣對歐洲和平構成威脅。北約的第一任秘書長說,北約就是「把俄羅斯拒絕在外、把美國納入進來,把德國壓下去」。

然而,特朗普的「歐洲行」證實了歐洲跟美國跨大西洋關係的日益減弱。除此之外,歐盟同時還面臨著英國的「脫歐」,默克爾的發言表明,歐洲可能要面臨七十年從未有過的挑戰,那就是要發揮更大的獨立作用。

德國除了面臨外在的國際挑戰,歐洲內部的分歧也讓默克爾頭疼,比如波蘭和匈牙利等國家在許多問題上更認同特朗普,而不是跟德國一致。南歐國家仍然對德國要求他們的經濟緊縮政策而不滿。此外,德國目前必須要跟新上台的法國總統馬克龍結為強力盟友,然而法國很可能藉此期待德國在經濟方面作出讓步和妥協,儘管默克爾最近暗示說這樣的讓步是可能的,但其他德國政治家(包括她本黨的高級成員)對此很有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