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貪腐官員利用各種機會中飽私囊,甚至將「黑手」伸向了貧困戶的「救命錢」、「活命錢」。據統計,在中共所謂的「扶貧」領域裏,2016年因貪腐被立案的就有1,892人,比前一年上升102.8%。

廣東省揭陽市惠來縣鰲江鎮鳥坑村村民高乃閘對陸媒表示,2014年他領到8,000元危房改造補助,去年突然有幾個檢察官找他,他才知道自己的危房改造款應為15,000元,被人吞了將近一半。

經查,2013年至2014年,鳥坑村支書高朝勝截留了村裏13戶住房困難戶的80,000元,相當於一半危房改造資金落入了他的腰包。

而這宗案件,在中共的「扶貧」領域裏頗有代表性。

2016年1月至2017年4月,廣東省有118名官員因「扶貧」職務犯罪而被立案,這些人絕大部份是村兩委幹部和工作人員,而且是窩案、串案。涉案金額平均每宗12.5萬元,最高涉案54萬元。這些案件涉案金額雖不大,但奪走的是貧困戶的「活命錢」。

近年來,中共官方高調鼓吹「扶貧」政策,同時在所謂的「扶貧」項目中,不斷曝出官員為騙領資金花樣百出的荒誕事以及貧困戶的人倫慘案。

去年9月,在甘肅貧困縣之一──康樂縣,年輕的母親楊改蘭殺死自己四個孩子後,服毒自殺。楊改蘭的丈夫在料理完妻兒後事之後,也服毒身亡。

報道說,楊改蘭家異常的貧窮和窘迫,三頭牛成為這個六口之家最值錢的家當。兩頭牛主要是耕地的勞力,另一頭牛崽子還沒長大,而正是這三頭牛,成為當地村官取消其低保的理由,低保被分給了其他比楊家境況好得多的家庭。悲劇震驚了大陸社會,眾多網民對此表示憤慨。

陸媒評論說,近年來,多地職能部門採取村帳鎮管、建立村財監督小組、不定期監督檢查等多種方式進行監督,但還是出現「塌方式腐敗」,其原因是村務工作黑箱化,一些村幹部甚至利用手中的材料申報和審核權,公開向民眾索取好處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