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7日,財新網上傳《財新週刊》最新文章「安邦拒絕交地 CBD黃金地塊撂荒五年」。由於時值北京黨政主官換人之際,因而令人望文焦點有所不同。

據財新文章,北京市國土局檔中編號為Z3的地塊,五年前已拍出,但迄今北京市國土局仍遲遲不能將土地移交至中標的開發商手中。具體原因是地塊的一級開發商拒絕向北京市土地儲備中心移交上述土地,而一級開發商的實際控制人,是以保險業務聞名的安邦集團。

北京土地招標眾所周知水很深,何況Z3所在位置朝陽區北京商務中心區(CBD)地段,凡此區地塊的招拍掛,無不引來國企豪門、民營大牌等各路開發商競標。

如果以地產界潛規則之最的權力干預來說,與其點名奉命行事的朝陽區政府、CBD管委會,上級主管北京市規委、市建委、市國土局、市府等,還不如直接看時任北京市最高一把手是誰。

北京CBD落定朝陽區,是根據1999年《北京市中心地區控制性詳細規劃》。而與今天的「雄安新區」有所不同的是,北京CBD一開始起步就狂炒黃金地,時任北京市委書記是賈慶林。

因而北京CBD在2000年起就出現了地價飛漲的情況,從此每當土地招標拍賣之時,屢屢上演奪地大戰。比如財新這次點名的Z3,它與相鄰的Z4、Z5、Z6地塊,均在2010年12月的那場招標中賣出。投標結束後,也參與投標的時任華遠董事長任志強發微博:「市場最痛恨這種欺騙⋯⋯讓公開透明變成了黑暗」。這是一次疑雲重重的「世紀大拍賣」,而時任北京市委書記是劉淇。

不過就像安邦等公司,不一定透過投標,也可以藉由控股一級開發商進而達到目的。曾經被媒體關注過的「花樣年」,也是通過收購方式,該公司約以8億元不到的代價,成功收購花萬里投資(北京)公司100%股權。「花樣年」是曾慶紅家族事業,透過這場收購,間接獲得花萬里擁有的位於北京CBD的一塊面積為1.71萬平方米的土地,時任北京書記是郭金龍。

言歸財新這次報道的CBD黃金地塊Z3,撂荒五年,不只是北京政府面臨數十億元的巨額違約賠償,開發商更是苦不堪言,資金都打到政府的財政帳戶裏,不能進場施工之外,每天還要交十幾萬的利息。對於從投標到演變成曠日持久的產權糾紛,若以任志強說的:「市場最痛恨的就是內外勾結的欺騙」,那麼除了拒絕交地的安邦,從朝陽區到北京市的所有相關部門也不能置身事外。北京主官此時換人,財新網即抖露其中內幕,也是看準時機,內藏玄機。

最後題外話,北京CBD所在的朝陽區,經常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而頻上《追查國際》通告,因此受到國際政要與傳媒嚴重關切,最新一起事件是加拿大籍的胡潤中國富豪榜上的女企業家孫茜。北京CBD要比肩紐約曼哈頓、東京新宿、巴黎的拉德方斯,不會不知道這些國際大都會的成就實在不是取決於甚麼黃金地,或是它的建築高度、密度,乃至商務金融活動有多麼集中,更在於方方面面的社會人文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