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大陸澎湃新聞網報道,5月26日,上海市長應勇前往上海交通大學「作形勢政策報告」,在與學校師生交流時表示,「開放是上海的最大優勢,人才是上海的第一資源」。而澎湃新聞網24日亦報道,上海市委書記韓正當日則來到上海復旦大學,同樣是「作形勢政策報告」。

既然是「作形勢政策報告」,內容顯然不只是媒體公佈的簡短內容。由於缺乏相關報道,對於報告內容筆者不便妄加揣測,但報告涉及的「形勢」應包括中共十九大前上海面臨的各方面形勢,「政策」應指未來上海如何應對這些形勢,比如如何吸引人才方面。

為何選擇上海交大和復旦兩所高校?筆者認為,這不僅僅是因為它們在中國和上海的知名度,更可能是因為這兩所學校與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都存在關聯。

上海交大是江澤民的母校,2006年,上海出版社出版了由交大編寫的《江澤民和他的母校上海交通大學》一書,書中回憶了江在交大「求學、生活的難忘歲月」。據說此書的寫作背景是因為作為交大電機工程系1947屆畢業生,江一直「以自己是一名交大學子為榮」,一直對母校關愛有加。江至少先後11次到訪過上海交大。

而上海交大在書中對於江和上海市政府的關愛也曾是大書特書,甚為自豪。如在百年校慶時,在與西安交通大學發生源頭與正宗之爭後,上海交大則反反覆復播放江在校慶時致辭的一段錄像:「我記得我是從徐家匯的交大畢業的。」

但真實的歷史江和上海交大都在經刻意迴避。據維基百科介紹,江澤民於1943年開始就讀於汪偽南京中央大學電機系大學,期間,曾在親日組織「青年干訓班」受訓,並受到日偽特工總部首腦丁默村和李士群接見,還合影嘉獎。之所以進入這個培訓班,是源於江的父親、汪偽政權宣傳部副部長江世俊為了其日後可以飛黃騰達。

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後,國民政府下令原汪偽中央大學解散,學生則須經甄別和考核。江澤民逃往江西隱姓埋名躲避。後國民政府取消審查甄別,江才得以轉入上海交通大學。當時上海交大師生拒絕漢奸偽學生入校,校方只好建立分校安置了江澤民等偽政府時期的學生。

之後,江刻意強調自己的上海交大畢業生的背景,就是為了掩蓋其漢奸的歷史,而交大的歷任領導背靠著江這棵大樹,也自然不去揭穿。

不過,在習近平上台後,隨著大批江派高官被捕、被判刑、被罷免,江澤民也走上了日薄西山之路。去年4月,上海交大校史博物館開館時,相關報道居然沒有一句提到「知名校友」江澤民,更能證明其處境的是,在交大校慶時,江發來的賀信沒有一家媒體報道,只出現在了上交大的校園網中,且被隱藏在報道紀念大會的新聞中,江的名字連標題也沒有上。如此被冷落,無疑不同尋常,這印證了江被封殺的傳聞並非空穴來風。

而復旦大學也與江家存在瓜葛,江澤民長子江綿恆就畢業於該校。2016年9月,復旦大學黨委書記魏小鵬因涉及遼寧賄選案被停職;2014年11月,復旦大學校長楊玉良被免職,由中山大學校長許寧生接替。當年7月,中紀委巡視組向復旦反饋了巡視結果,主要問題包括科研經費管理使用混亂,違規現象突出,存在腐敗風險;江灣校區基建工程嚴重違規;校轄附屬醫院攤子大、權屬雜、監管難,極易誘發腐敗等。

10月21日,中共官媒在披露科研經費貪腐問題時特別提到巡視組對復旦大學的巡視結果,並稱,經核查,2008年至2013年,復旦大學有25個項目在同一時間多渠道申請獲得資助,屬於重複申報課題。而這一期間,主要是楊玉良擔任校長。

需要關注的是,楊玉良在擔任校長期間,與江綿恆的互動頻繁。2013年4月,中科院上海分院與復旦大學合作協議簽約儀式在復旦舉行。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江綿恆,復旦大學黨委書記朱之文、校長楊玉良等出席簽約儀式。而據悉,此前,中科院上海分院與復旦大學就有著良好的合作基礎,中科院上海微系統研究所、上海技術物理所、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高等研究院等上海分院系統研究院所都與復旦大學開展了緊密的合作。

有意思的是,江綿恆與楊玉良不僅是校友,還是同期的畢業生,專業也相近,兩人是舊相識並不奇怪。另根據2013年10月發佈的復旦大學校友錄,江綿恆為校友會顧問,楊玉良為會長。至於江綿恆在楊玉良的仕途過程中扮演過甚麼角色,如其被調到教育部,升任復旦校長等,倒是很值得探討。

不過,不僅是江綿恆與復旦有著特殊的淵源,江澤民、上海市政府與復旦也頗多關聯。早在上海任職時,江就與時任復旦大學校長的謝希德有來往;1995年5月,在復旦大學90周年校慶時,時任中共最高黨魁的江澤民給其題詞。江還幾次前往該校視察。而《江澤民傳》中文版校訂就是由復旦大學外語學院院長陸谷孫等校訂、翻譯的。

此外,2011年11月江病重,在華東醫院和北京301醫院沒有查明原因時,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卻查清了江的病因,並對症下藥,因此該醫院受到江格外重視。資料顯示,中山醫院在2009年公佈的「上海市三級甲等醫院前十排名」中,名列第一,而其院訓是1991年江的八字題詞。其還自稱是全國最早開展器官移植的單位之一。根據海外追查國際組織2013年披露的調查顯示,中山醫院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滔天罪行,而江正是這一罪惡的元凶。

復旦在得到了江澤民和中共中央青睞的同時,與上海市政府的關係也頗為密切。2005年9月復旦百周年校慶時,時任上海市長的韓正在舉行的世界著名大學校長論壇的講話中稱,至少在過去的15年中,上海與復旦「蜜月」越度越密切。而當時的復旦大學校長王生洪更是坦言,復旦有兩個「錢包」,一個是教育部,一個是上海市政府。他還透露,正是在上海市政府的支持下,復旦免費得到了江灣108公頃土地,建造新的江灣校區。

如今,在上海選出新一屆領導班子後,在中共十九大即將召開,北京最高層要求強化「四個意識」,尤其是「看齊意識」之際,應勇前往上海交大,韓正前往其關照多年的復旦,作形勢政策報告,絕非是和學生交流那般簡單,重點應是在向這兩所學校高層傳遞要向中央看齊的信息,要肅清江家的影響。即便韓正內心抵觸,但對於這樣的政治任務,韓正也只能完成。而這樣的舉動也再次說明,江澤民父子不妙的傳聞正在逐步被證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