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7日,中共前天津政協副主席、公安局局長武長順被判死緩,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武長順當庭表示服判,不上訴。武長順曾被習近平內部點名批斥「無法無天」。

隨著武長順被宣判,十八大以來落馬的31個地方「首虎」全部被領刑,而武長順是「首虎」中罪名最多的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被判死緩的老虎。他還是繼前中共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後第二個被判死緩終身監禁的部級老虎。

唯一一個被判死緩的「首虎」

中共河南鄭州中級法院宣判武長順「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單位行賄、濫用職權、徇私枉法案」,武長順以「貪污罪」被判處死刑;以「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以「挪用公款罪」判刑10年;以「單位行賄罪」判刑3年;以「濫用職權罪」判刑6年;以「徇私枉法罪」判刑10個月,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判決書指,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也就是說,武長順要把牢底坐穿了。

分析官方判決,武長順涉及6個罪名。第一個也是最重的一個罪名,是「貪污罪」。

武長順是第二個「挪用公款」過億的「首虎」。青海「首虎」毛小兵挪用公款的數額更高,達到4億人民幣。這兩人也是十八大後落馬「老虎」中唯二涉及該罪名的官員。

此前,也有一些「老虎」犯有濫用職權罪。在官方報道中,直接點明「對他人採取刑偵措施,損害他人合法權益,情節特別嚴重」的,武長順是十八大以來的第一人,重點在「對他人採取刑偵措施」。

在判決書中,武長順被指控任天津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長、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局長、天津市政協副主席等職時,通過其實際控制的公司非法佔有公共財物共3.42億餘元(人民幣、下同);為他人謀取利益,直接或通過其親屬先後多次收受他人財物8440萬餘元;挪用公款1.01億餘元歸個人使用,進行營利活動。武長順為使其實際控制的多家公司獲取不正當利益,直接或指使上述公司人員向多名國家工作人員行賄,共1057萬元。

武長順還被指在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局長期間,濫用職權,對他人採取刑偵措施,情節特別嚴重;接受他人請託,包庇犯罪嫌疑人,致其未被追究刑事責任。

武長順早在2014年7月20日落馬,至今已近兩年時間,是「首虎」中從落馬到領刑經歷時間較長的。大陸媒體曾報道,2015年3月26日在天津政法系統中通報武長順的貪腐案情。通報中披露,習近平在中紀委一次會議上談及武長順案時說:「(天津)有個武爺,天津的停車場都成他們家的了,無法無天⋯⋯十八大後還這麼瘋狂,前所未聞。」

被終身監禁的部級「老虎」,目前只有武長順和白恩培。之前,中共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前副司長魏鵬遠、黑龍江龍煤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物資供應分公司前副總經理於鐵義也被判死緩且終身監禁,這些都是非省部級官員。

武長順是宋平順的心腹 與周永康關係密切

武長順在天津公安系統任職44年,其中擔任過11年的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兼公安交管局局長,擔任11年的天津市公安局局長,在天津「紅白兩道」可謂根深樹茂,關係眾多,在天津有「武爺」之稱。

2014年7月18日,武長順被免職,成為20多年來天津官場第一個落馬的省部級高官。20日上午9時許,武長順女兒的住宅被搜查及武長順的其他幾處房屋亦遭查封。據稱官方一共拉走了12輛卡車的物品。

此前,中共官方通報還涉及武長順的淫亂私生活,稱其道德敗壞、生活糜爛,長期與多名女性通姦,其中4名公安系統的女性為其生育私生子。

武長順是前天津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宋平順的心腹,受其一手提拔。

而宋平順是中共江澤民集團核心要員、前政治局常委羅幹的心腹,知道江澤民集團大量機密。2007年6月3日,宋平順「自殺身亡」。外界認為宋的突然死亡或遭政治滅口,可能涉及政治勢力的核心黑幕。

宋平順死後,武長順曾遭到有關部門調查。據財新網報道,武長順被時任中共政法委副書記周永康以保障北京奧運會安全為由庇護,才免於查處。

一名與武長順關係密切的人士證實,武長順與周永康關係的確不錯,周很看中武長順。未經證實的天津坊間傳聞稱,武長順此番涉險過關,花費數千萬元。

武長順積極跟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 血債纍纍

宋平順和武長順曾積極跟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兩人均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

據明慧網報道,武長順2003年起任職天津市公安局長期間,殘酷迫害天津法輪功學員,天津市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遭洗腦迫害、被勞教和判刑。

2006年,武長順親自召開處級以上會議,部署對天津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全市18個縣市都參與了突擊非法綁架法輪功學員的行動。

2006年12月,武長順在與出租車司機(信息員)的對話會上稱,2007年要增加出租車司機信息員3,000人,將法輪功列為主要收集信息的目標,對提供有效信息者獎金最高達2萬。武長順並給全市出租車司機下發《信息工作手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