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人云:「兵爭天下,王者治國」。

手握兵馬大權的習近平,面對江、曾的政變已是勝券在握,形勢早就應該進入公開處理政變主犯的階段;但能不能做到聖人說的「王者治國」呢?那就要看看共產黨甚麼時候被拋棄掉才敢說這話了。在談曾慶紅的新政變計劃之前,需要先說點歷史才能說得更明白。

一:納粹法西斯和共產主義是騙人的邪說,都是挑動群眾鬥群眾、殺群眾。

上個世紀,有兩個錯誤的理論肆虐世界,帶來了無盡的屠殺和動盪:納粹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希特拉年輕時曾是社會主義者,但最終卻把社會主義的無產階級為先鋒的階級鬥爭那一套替換成了:以種族優秀為基礎的種族鬥爭,美其名曰民族社會主義。這兩個理論一個是建立在錯誤的種族優秀的種族學基礎上,一個建立在錯誤的階級對立的社會學基礎上;雖然口號動聽,但由於理論基礎就錯了,自然它們的下場也都以失敗告終,因為鬥爭的本身就是不穩定、不可持久的。

希特拉把猶太人等樹立為大眾敵人,共產黨把地主、資產階級等樹為大眾敵人,都是人為的製作敵人、挑動鬥爭,從中奪權謀利。而毛澤東更深諳了共產黨的鬥爭哲學,發動文革把紅衛兵推上了政治舞台,通過紅衛兵造反幫助其打倒了政敵:國家主席劉少奇神奇的成了特務、工賊,共產黨統治下真是甚麼妖孽的事都能發生;文革中紅衛兵燒殺搶盜無所不為,第一次文革在毀掉中華民族的文化傳承的同時也燒掉了中共的信仰基礎。

在獨裁的共產黨體制下,禍國殃民的妖孽層出不窮。

中共六四屠殺學生後,漢奸出身的蘇聯克格勃特務江澤民居然篡取皇位,這次是真正的特務妖孽般的當上了中共國家主席;當蘇聯滅亡後各國獨立,為了掩蓋其蘇聯特務身份,江澤民就陸續出賣大量國土給蘇聯各國來換取掩蓋身份;而為了打壓政敵,也為了掩蓋賣國罪行,更處於妒忌心,也一樣偽造了一個大眾敵人,發動了第二次文革來轉移視線:造謠抹黑法輪功並殘酷鎮壓。而這第二次文革搞的大規模活摘器官等罪行又徹底摧毀了中共的統治基礎。

其實如果法輪功真像江澤民說的是X教的話,那前國家領導人喬石那群老幹部們就不會上書「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調查報告了,而當時的總理溫家寶就不會在2005年政府會議上公開要求給法輪功平反了。民眾被輿論當傻子欺騙著,但政府高層卻不會被騙倒。

一個受歡迎的中華傳統修煉功法,就這樣在共產黨的獨裁統治下被鎮壓了。客觀的說,如果真像CCTV造謠說的是騙錢的,北大的教授們在鎮壓前就已經不會煉法輪功了,因為電視上說的那些騙術只能騙騙農村的,但騙不了高智商的教授們。法輪功要是沒有真東西,在強權的殘酷打壓下,法輪功不可能到現在依然存在並活躍於世界各國。

其實在鎮壓初期,海內外包括政府高層很多人都不相信江澤民的鬼話,並且很多自己或家屬就在煉法輪功。因此江澤民就找人在天安門拍了個片子美其名曰:天安門自焚,蒙蔽了大眾,也一時堵住了政敵的嘴。但當自焚偽案被揭露出這只是在演戲拍電影後,江澤民一看抹黑邪教鎮壓無效,就搖身一變,又造謠說法輪功是搞政治。其實法輪功在全世界流行,世界各國學煉人數日漸增多,《轉法輪》也已被翻譯近四十種語言,倡導「真、善、忍」的法輪功早已成為新興的世界精神運動或稱為精神信仰。在這種情況下,也就只有被洗腦的才會相信中共說的法輪功搞政治的謊言。為甚麼呢?

因為稍微有點歷史知識或者有過在國際組織工作經驗的人都明白,世界性的組織為了保證其在全世界都能順利發展,一般都比較忌諱深度參與某國的政治政權,以避免在另外的對立國或者利益競爭國遭遇打壓封殺,中立原則對於世界級的組織是很重要的生存原則。世界級的就是世界級的;作為已經是世界性的國際信仰團體,不會因為參與一個地區、國家的政治,而影響了在全世界的發展。在十幾年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就被評為亞洲最有影響力的人,2009年被評為傑出精神領袖,到了今天,法輪功弘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早已是世界級的精神領袖。所以再造謠說法輪功搞政治,那不過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罷了。

就類似在1999年中共鎮壓之前的台灣,對於法輪功在台灣的發展是持保守觀察態度的:因為擔心這氣功是中共派出來的統戰手段。而當中共鎮壓法輪功後,台灣才放下心來,法輪功在同文同種的台灣社會迅速得到發展,受歡迎程度類似被鎮壓前的大陸,各地到處都有煉功點。

當然在中共殘酷鎮壓法輪功的情況下,人家法輪功學員的揭露被迫害的舉動是在情理之中,自己的親友都被抓、被打、甚至被活摘器官了,喊喊冤還不是應該的嗎?這可不是搞政治。

所以說污衊法輪功搞政治不過是江澤民為了維持鎮壓的一面之詞;否則習近平、李克強上台後怎麼敢頂住江派張德江的阻撓強行關閉了勞教所,釋放了勞教所裏關押的大量法輪功學員呢?因為他們知道法輪功不是搞政治,是個冤案,只是這個冤案已經大到影響中國未來。

二:聶樹斌冤案、法輪功冤案與中國政局核心問題

大家知道聶樹斌冤案吧,由於是國安部部長許永躍在河北執政時親筆批示的殺人政績,所以聶樹斌案在已找到殺人真凶的情況下,十年來依然被層層勢力阻止翻案平反;因為一旦翻案,其反作用力,就會讓許永躍和省政法委書記張越等人受牽連甚至下台。所以在其權勢下,一直阻擋平反聶樹斌案。

同樣道理,法輪功也是江澤民、曾慶紅製造的一起範圍更大的冤案,不要說平反,就是僅僅不再鎮壓法輪功了,其反作用力就能擊垮江派;類似文革後清理三種人一樣,那些還沒有投靠過來的江派鐵桿的政治生命就會結束,而習近平陣營就會不戰而勝。

三:曾慶紅的兩個政變密令

這裏說這麼多,主要是為了鋪墊說明曾慶紅的新的兩個密令。

有消息說被圈起來的曾慶紅還是不老實,還在計劃著下一場政變,為了給手下打氣,他號稱中央委員裏還有一半是江曾的人馬。

他給其中央委員下達了兩項密令,一個是要其人馬在各自管轄的省、市、各部門中繼續維持鎮壓法輪功,實在鎮壓不下去,也要維持表面的虛張聲勢,以壯其人馬聲勢。另一個是要其中央委員在十九大把習近平從總書記位置上選舉下來。

表面看曾慶紅的這兩個密令風馬牛不相及,但卻緊密相關,實為一個。只是前一個政變的鋪墊,後一個是政變的行動。因為法輪功是江曾搞的一個大冤案,而且還大規模活摘器官,所以就成了江派的一個死穴,也就成了中國政局的核心點。其政變是為奪權,而維持鎮壓也一樣是為了維護自己權利。圍繞法輪功平反問題自然就成了中國政局的核心問題。

四:公開處理曾慶紅的政變的時機已到

對於曾慶紅的這次政變計劃,其實沒有甚麼懸念就可以解決。習近平不在上海參選,而去貴州參選就在表明已經知道了政變計劃。政變屬於陰謀,陰謀成功的基礎在於隱秘,曝光之後也就成了陽謀,搞陽謀那彼此間拼的就是實力了。看看掌握軍權的習近平的實力就明白誰能贏了。

曾慶紅雖然號稱還掌控著一半中央委員,但到底這一半委員裏有多少還是江曾特杆呢?習近平的幾年反腐打壓下,江派人馬在迅速消減,很多人已明裏暗裏的投靠新主,剩下很多在騎牆。

而肖建華等金融巨鱷的被抓,使曾慶紅失去錢袋子,沒有了活動經費,他控制的海內外特務組織運作也就成了問題,目前也就剩下威逼利誘一些中企來榨取錢財維持運作。綜合其實力,這次政變的成功可能性極其低。

至於有多少中央委員是騎牆派呢?看看各地、各部門在對待鎮壓法輪功的態度上就可一窺究竟了,在鎮壓法輪功問題上,才是一個真正的分辨習近平和江曾人馬的標誌,那些光喊口號支持習核心而還在搞鎮壓的人要麼是騎牆派,要麼就是曾慶紅安排的臥底。目前來看,習近平人馬已經在穩步控局,雖然表面上中共還在繼續鎮壓,但各地已經不斷出現的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也就反映出大勢所趨了。中共殘酷鎮壓法輪功十八年來,以前可從來沒有出現過法庭宣佈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的事吧?當然路是一步一步走的。看看歷史就知道,文革停止後,是經過了5年才審判了江青四人幫;而第二次文革卻搞了個大規模活摘器官,要徹底處理這群瘋狂的衣冠禽獸,絕不是空有核心之名就能做到的;習近平花了這麼多年時間才徹底拿到了軍權,立於不敗之地。

目前來看,手握軍權的習近平甚至不用按慣例搞軍演震懾,只要安排一個團的士兵去到大會堂各個門口站站崗、名為反恐加強守衛,或者把所有會議服務人員替換成便衣士兵,就足以震懾住政變份子,讓那些想搞動議投票的委員三思政變失敗後的下場了。甚至這個政變消息我們都要來懷疑懷疑是否是真的了,因為彼此的實力已經懸殊。當然事關國運,慎重應對還是必須的;不管是政變、還是恐嚇,在抓腐敗份子這方面王岐山是很有經驗。但這次的政變其實也是因為執政者魄力不夠才招來的,因為現在早該公開處理政變者。

面對搞超限戰的曾慶紅,習近平過去是步步為營的穩步在做。但到了今天,其實過於謹慎反而影響了乘勝追擊的勢頭,本來現在已經到了勢如破竹的階段,卻還是和以前那樣謹慎運作,雖然戰略上註定成為贏家;魄力不夠的後果,會使整體代價反而會付出過大。本來已經可以順勢而為形成牆倒眾人推的局面了,怎麼現在還有曾慶紅的再一次陰謀政變呢?

這裏也不是說執政者不對,而是曾慶紅搞的超限戰弄得體制高層太緊張,最後就過於小心謹慎而誤判新形勢。大家還記得2014年的昆明砍人事件、馬航失蹤事件,2015年天津大爆炸、大陸股災吧,這些都是曾慶紅他們搞的,對中國人搞起超限戰來恐嚇習近平們;實在駭人聽聞,以至於很多人到現在還不信是江、曾幹的,這裏僅僅舉幾個例讓大家回憶一下:昆明砍人事件後,第一時間曝光的女凶手躺在醫院的照片可以看出是一個受訓過的幹練軍人形象,後來該照片被刪除,而後劉雲山控制下的CCTV再搞出的一個女維族錄像,從身材、身高、耳垂等都可以判斷是不同的人了;而馬航失蹤時,江綿恆控制的手機公司在當地手機基地站同時不工作;2015年新疆無界新聞的王記者則是最早進入天津大爆炸現場的記者之一,而這個無界新聞可就是2016年江派刊登公開信逼習近平辭職的那個網站,簡單說這幾個點,大家就應該明白背後的凶手是誰了吧。大陸股災背後的白手套和黑手就更是公開的秘密了。

五:共產黨這個包袱背的太沉太累,再背下去,中華民族的復興就是空談。

現在出來了一個郭文貴爆料,後天又出來一個令完成爆料,表面看是政敵曾慶紅之類的在搞鬼,其實根源還是在中共的罪惡太大,腐敗都算是小事,如果不拋棄中共,即使在公開處理曾慶紅的政變會消停一段時間,但類似的事情就還會不斷出現。

共產主義在全世界依然是被圍剿封殺的狀態,共產主義那套對正常社會來說就是洪水猛獸。既然共產主義已經是個失敗的理論,中國真的沒有必要繼續頂著共產黨的帽子去發展,這不符合國家利益。

而中共對中國犯下太多的罪惡,殺人太多,已經無法解脫,成為政治包袱。執政者再繼續背下去,中華民族復興就只能是一個騙人的口號。用中共手法集權是策略,但卻無法用中共體制治國;因為歷史已經證明任何一個共產黨統治的國家都是失敗和悽慘的,北韓(朝鮮)就是一個最典型的共產黨治國標本;而當今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不過是西朝鮮2.0版本罷了,表面看的光鮮,背地裏卻依然干出大量出賣國土、大規模活摘器官販賣的慘劇,共產獨裁的體制從來如此。所以執政者再在這個體制下搞甚麼改革都是治標不治本,最後不是被共產黨體制吞噬就是再次被打倒成叛徒、特務。

看看歷史:中共統治期間出賣了大量國土給周邊國家來換取各種利益,藉口再動聽,還是賣國。不光是江澤民出賣了大量國土,短短幾十年中共就出賣了大量國土,東、南、西、北的邊疆和海島都出賣過,光地名都幾十個。習近平上台後雖然對國土方面開始強勢起來,但中共出賣的國土的實在太多太大,一旦人民知道那一長串的賣國清單,清醒過來的民間反作用力會摧毀掉當今體制內自救的最後機會。

而今天江澤民領著共產黨污衊化法輪功後的大規模活摘器官販賣,更是一筆滔天血債。雖然這血債表面還在被掩蓋著,但其實是掩耳盜鈴,你真以為美國、日本等情報部門沒有拿到那些活摘器官的鐵證嗎?2006年當揭露活摘的那個中國記者想在日本媒體報道的時候,日本媒體就已經說了:我們拿到的資料比你的還多還全。舉個淺薄的例子,如果有人拿著美國護照給某個當事警察、醫生、軍官或者610官員說,你如果提供活摘器官的鐵證,我就給你全家移民。你猜會有多少610官員會拿著證據去搶這個機會?所以還是不要自欺欺人,儘快抓緊時間清算罪惡吧。

這筆活摘中國人的血債早晚要算,只是早和晚的問題。自古以來,誰幹的誰償還、血債血還這是天理,那麼江澤民領著共產黨幹的這筆血債早晚會被人民清算到江澤民和共產黨頭上,所以體制內還不儘快拋棄共產黨、抓住這自救的最後機會,就難免不會重蹈歷史上朝代輪替的覆轍。

如果去掉共產主義,恢復成一個正常國家,中國就自然破除了被全世界圍剿封殺的現狀,無形中會得到很多國家利益;類似現在的北韓,如果北韓不再是共產獨裁,那麼其實北韓只是一個普通的國家之間的區域問題。

至於有人說共產黨很強大,不會垮台。這個人如果不是被洗腦就是利益既得者。實話告訴你,就連曾慶紅、薄熙來都曾各自在家族裏安排子弟專門研究民主,以便在共產黨垮台後,如何通過民主篡權來保住自己的權益。曾慶紅的特務多少年前就妄圖威逼利誘甚至控制民望很高的個別律師、民主人士為後手了。所以現在還在幻想共產黨不會滅亡的人如果不清醒過來退出中共,那就只能被歷史無情的淘汰掉了。

六:三民主義救中國是當今「王者治國」之路

習近平、王歧山在籌建國家監察委,這是好事,但希望這個監察委不光是查貪官,也應該監察那些不守憲法、不依法辦事的。

說起監察委,倒讓我想起國父孫中山先生倡導的五權憲法在實現中的一點遺憾。

由於歷史原因:歷次的戰爭和中共攪局,也因為國父孫中山先生早逝,很多人對五權憲法的理解各有不同,幾經修改變稿,中華民國在五權憲法的實現上,最終是名為實行五權憲法,但架構上還是多有參照三權分立,弱化了監察院的功能和職權。而國父孫中山先生在分析三權分立的美國政體架構時,就指出立法機構過於強勢時,會弱化國家元首的行政權,存在議會專制的可能,這也是過度民主的弊端;所以才結合中國歷史實情,把監察彈劾權從議會中獨立出來,構架出適合中國的民主架構。(具體大家可參見:孫中山1906年《中國的改造問題》)

當然這裏提到中華民國在實現五權憲法上的歷史,並不是說中華民國不好,中華民國早已是民主的燈塔,已徹底實現了民主、政黨輪替,對於帶動整個中華民族走上民主之路是意義非凡。這裏只是探討國父針對中國的治國理念和適合中國的民主架構。中共的喉舌經常拿台灣立法院內的議員爭吵等一些不文明的舉動來攻擊民主,其實這只是個別譁眾取寵的議員的個人道德操守問題,只要設立並嚴格執行議員基本道德操守準則就能解決的表面現象而已,這不是民主的問題,其實這也是弱化監察院的後果之一。

所以說如果這個國家監察委,真能起到五權憲法中監察院的作用的話,那真是可喜可賀;但是在共產黨的統治下,這也是不可能的了;目前王岐山也只能在習近平大力支持下才能強勢運作。共產黨要統治一切,監察委自然也在其統治下,是沒有獨立運作的可能。在共產獨裁體制下,沒有獨立的輿論監督,沒有言論自由,在沒有習近平、王岐山的強勢反腐下,監察委註定就會成為反貪局2.0而已,想像一下香港的廉政公署若在共產黨統治下會是甚麼樣就知道了。想法再好,在共產黨獨裁統治下都只能是笑談。

「王者治國」到底是怎麼治國呢?當今中國已在巨變,共產黨已是一個眾所周知的阻擋發展的絆腳石,但清理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卻是一個更加艱巨和重要的工作,因為一群被共產主義洗腦幾十年的官員,即使共產黨被替換了,這個群體頭腦中慣性的共產思維如果不徹底改變過來,依然還是會阻礙中華民族的發展。

俄羅斯就是一個活生生的教訓。由於俄羅斯沒有認真從意識形態徹底清除和清算共產主義流毒,給准獨裁體制的形成提供了思想環境,結果如今的體制極大限制了俄羅斯的發展,共產意識形態依然橫行,由於不尊重言論自由、政治自由,扼殺了俄國的進一步轉型,其實也就限制了民間的經濟、文化等巨大自我創新力,也逼迫國際社會依舊謹慎對待俄羅斯的准獨裁,使俄羅斯錯失很多發展良機;只是當時的高價石油掩蓋了對俄羅斯長遠的損害,其准獨裁負效應被短期經濟利益給掩蓋和粉飾。如果中國照搬這一套,不清算共產意識形態,那會嚴重損害國家利益,依舊無法把壓制的民間力量釋放並運用到國家建設上來。當然在未來走向憲政的軍政、訓政階段,一個強有力的領袖是必須的。但在未來制度建設上,是應該看清楚普京體制其實是對俄國發展的阻礙,當然俄國的這種阻礙倒是符合中國的國家戰略利益。但現在政治動盪的中國需要一個強有力領袖來引領中國走出共產黨的死亡體制,這個和走普京路線很像,是需要區別對待的。

如何才能引領中國走向民族復興呢?筆者讀過國父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初讀沒甚麼感覺,三讀才窺其亮點,反覆再讀才體會到國父在彌留之際為何仍然強調三民主義可救中國的深意。三民主義裏對中國傳統文化、傳統道德是極力推崇的原因不言自明。恢復中華傳統文化才是根本,但在無神論的共產黨獨裁統治下談恢復中華文化那是不可能,這本身就是個假命題。這裏不詳述原因了,各位去讀讀《九評共產黨》、看看神韻晚會就明白了。

當今在台海兩岸分隔的情況下,執政者在清算曾慶紅、江澤民政變時,若能順勢而為,清理掉共產黨的罪惡,真正學懂三民主義,在中國實現五權憲法,這對於挽救中華、避免台海分裂、甚至對於國家經濟、改善國際環境都是一劑上上的良藥;對於實現台灣地理回歸、實現大陸體制回歸,從而出現雙贏局面都有益處。否則,不清算共產黨的罪惡,必然會被動的繼承下共產黨的罪惡,最終還會被其他人清算。

之前在劉雲山控制的媒體抹黑下,習近平留給中國知識份子的是一個左的面貌,知識份子對其印象不佳;但4月和特朗普的會談,知識份子對習近平的印象卻大大改善。原因不言自明,經過了兩次文革的陣痛,中國人民是最反感毛左和北韓那一套的;渴望沒有共產黨早已是民心所向。之前薄熙來搞了個毛左、唱紅打黑妄圖陰謀奪權;可今天形式變了,政變的形式也在變,不把政變的主謀之一慶親王公開處理也是不行了。但去掉共產主義,恢復中華傳統,才是解決中國根子上的問題,那樣社會的陣痛也就是最小的。

幾千年來,中國朝代的更替一直在驗證著「得民心者得天下」。今天,民心可期,民心可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