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4日,一名20歲的男學生在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被國民警衞軍發射的催淚氣體罐擊中斃命。

自今年三月底開始的委內瑞拉新一輪反政府示威浪潮中,已經造成56人死亡。其中有53人是平民,3名警察,另有1000人受傷。

委內瑞拉的國內騷亂和動盪最初始於2014年原油價格的暴跌,危機在2015年凸顯出來。

擁有全世界最大的石油儲量,佔世界第五的石油出口量,曾讓委內瑞拉成為南美洲最富庶的國家。曾幾何時,該國前總統查韋斯在石油的支撐下,隔三差五跟美國人叫板。查韋斯2013年病死後,副總統馬杜羅出任總統。

但委內瑞拉經濟過度依賴石油,石油輸出佔收入高達95%,除了石油,委內瑞拉幾乎不生產甚麼東西,民眾的基本生活物資多依賴進口。

尤其是在前總統查維斯1999至2013年統治時期,奉行社會主義政策,瘋狂開展社會福利計劃,無視市場規律的官方產品定價,致使本國生產者蒙受損失進而失去積極性,很多企業陷入停產,導致委內瑞拉生活物資對進口的依賴更為嚴重。

5月17日,被搶劫一空的超市。(GEORGE CASTELLANOS/AFP/Getty Images)
5月17日,被搶劫一空的超市。(GEORGE CASTELLANOS/AFP/Getty Images)

5月18日,被搶劫一空的超市。(LUIS ROBAYO/AFP/Getty Images)
5月18日,被搶劫一空的超市。(LUIS ROBAYO/AFP/Getty Images)

油價高企時還能應付,但隨著2014年原油價格暴跌六成,委內瑞拉外匯收入迅速下滑,依賴進口的民生迅速陷入困境。生活物資從牛奶麵粉,到香皂手紙通通嚴重短缺,物價高漲,飢餓的民眾絕望地尋求辦法來餵飽自己和家人。

民眾的憤怒也演變成了嚴重的暴力示威,搶劫、哄搶商店和暴力事件層出不窮。自今年3月底以來,委內瑞拉全國範圍內爆發新一輪的反政府示威,要求總統馬杜羅立刻下台。

4月19、20日兩天的大規模全國示威當中,有人趁機哄搶商鋪,造成11人死亡,8人進入麵包店哄搶觸電身亡,另外3人是被槍擊身亡。委內瑞拉的華人商鋪也未能倖免。

5月2日之後連續3天,委內瑞拉多個地區發生不同規模騷亂哄搶事件。據中共駐委內瑞拉使館網站5月5日消息,僑胞和當地人商鋪均受到大範圍波及。3天之內有60餘家經營食品、日用百貨、五金配件等的華僑華人店鋪受到衝擊。

5月22日,委內瑞拉首都,示威者同警方衝突。(FEDERICO PARRA/AFP/Getty Images)
5月22日,委內瑞拉首都,示威者同警方衝突。(FEDERICO PARRA/AFP/Getty Images)

5月4日,示威者同警方衝突。(FEDERICO PARRA/AFP/Getty Images)
5月4日,示威者同警方衝突。(FEDERICO PARRA/AFP/Getty Images)

5月22日,委內瑞拉首都Caracas的示威者。(FEDERICO PARRA/AFP/Getty Images)
5月22日,委內瑞拉首都Caracas的示威者。(FEDERICO PARRA/AFP/Getty Images)

在委內瑞拉通脹高達3位數以及社會動盪的背景下,其他投資者紛紛逃離該國。通用汽車20日發表聲明,將終止在委內瑞拉的一切業務。此前,委內瑞拉當局關閉了其設於該國中西部工業重鎮華倫西亞(Valencia)的工廠。

中共貸款換石油策略在委國失敗

中共十多年來一直是委內瑞拉查韋斯政權的支持者,是該國的最大債權國。委內瑞拉的經濟崩潰被認為宣告了中共石油貸款策略在委內瑞拉的失敗。

據金融時報報道,自2007年以來中共已經向委國煉油廠、金礦及鐵路等項目上提供了650億美元的貸款用以交換石油。但去年5月,委內瑞拉違約了,拖延支付約200億至240億美元未償債務的本金,只支付利息。

更為糟糕的是,委內瑞拉的通脹率已經高達800%左右,由於美元短缺,這個國家沒有資金支付合同保證石油供應正常。此外,一些依靠中國資金建設的項目已被破壞或放棄,包括一條半途而廢的高鐵。

這條價值75億美元的鐵路由中鐵領導的國企財團負責興建,是南美首項高鐵計劃,一度被視為社會主義國家友好的象徵。但在2015年1月工廠最後一批中方經理離去後,當地一些居民搶掠了工廠,搶走一切有價值的東西,破壞建築物,搶走了發電機、電腦、空調等建築材料。

金融時報文章稱,這種反轉也表明,北京的發展貸款模式存在問題。中國的金融機構迴避了世界銀行和其他西方支持的多邊機構奉行的嚴格貸款條件以及對治理的重視。中國不去回顧一個國家的信用紀錄,而是展望在大力投資建設基礎設施後自己可以實現甚麼。委內瑞拉過去30年曾經4度對海外債權人違約或進行債務重組。

中共在拉美影響力黯然失色

南美洲是美國的後院,近年來,中共不斷擴大在該地區的投資。來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顯示,中國與拉美之間的貿易額已從2000年的120億美元,增至2014年的2850億美元。中國在拉丁美洲國家的貸款超過世界銀行和美洲開發銀行給這個地區貸款的總和。

中共出資幫助阿根廷建造核電站,為玻利維亞發射了第一顆衛星,將一個價值4億美元的通訊衛星的使用權和控制權交給了委內瑞拉,以減少其對美國和歐洲衛星的依賴。

《紐約時報》分析文章稱,這種關係都不僅僅是能源匱乏的新興超級大國對擁有世界上最大石油儲備的小國的那種親密。從一開始,兩國就在意識型態上同樣致力於國家主權和多極世界秩序的概念。

在委內瑞拉的幫助下,尤其是對於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區那些接受其國際石油補貼項目的小國來說,中共很快變成了一個重要的地區玩家。新的戰略夥伴關係在整個拉丁美洲激增,還出現了將美國排除在外的投資機構和銀行組織。

2004年,中共在美洲國家組織中獲得了永久觀察員的身份,並在委內瑞拉及其盟友的支持下,設法阻止台灣獲得該身分。2010年,拉丁美洲國家成立了拉美及加勒比國家共同體,把美國和加拿大排除在外。這個組織的第一次正式大會在北京舉行,而不是華盛頓。

《紐約時報》分析認為,隨著委內瑞拉慷慨饋贈石油的日子已經不再,對美洲國家組織或聯合國等組織裏其以前的客戶中所殘存的影響力勢必很快會黯然失色。

中共持續援助 又一個利比亞?

中共的援助並沒有因為委內瑞拉的經濟崩潰而停止。2015年,中共再借委內瑞拉200億美元以防此前貸款違約,並持續經常性地給這個行將垮掉的政府注入它所急需的資金流動性。

但這讓委內瑞拉一些反對派領導人對中共感到不滿。據《紐約時報》報道,如果查韋斯主義者失去權力,中共的放貸便有可能造成「惡債」。儘管中共的貸款協議已經證券化,但反對派議員聲稱,任何條款沒有公開、沒有得到國民議會批准的貸款協議都是無效的。

2015年12月的委內瑞拉國會選舉中,反對黨贏得壓倒性勝利。民調也顯示,只有大約15%的委內瑞拉人支持查韋斯的繼承人馬杜羅擔任總統。

這也可能讓中共重蹈當年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倒台後的覆轍。中共一直支撐卡扎菲到最後,甚至供應卡扎菲各種武器、軍火打壓反對派。但在新政府成立後中共發現自己在利比亞成了不受歡迎的投資者,數十億美元的中國投資因此受損。

去年6月《金融時報》引述消息稱,中共非官方特使與委內瑞拉反對派進行接觸,表示希望如果現任總統馬杜羅下台,換取馬杜羅的繼任者繼續承認欠中國的債務。

但在該國3月底開始要求馬杜羅下台的反政府示威抗議中,馬杜羅堅稱反對勢力是受美國煽動而拒絕下台。為應對危機,馬杜羅5月1日宣佈成立憲法會議,有權重訂憲法,但反對派指馬杜羅真正目的是迴避提早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