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筆一刻,道指及標普創新高,美國標普500指數代表了美國500間最大的企業,相對道瓊斯指數比例更廣更闊,在美國星期三收市再創歷史新高。「特朗普效應」並非如想像中的嚇人,「五窮」機會微,全世界看重「狂人」真的去全世界make deal, 或者帶來你我難以置信的新景象。

今天上半部,讓我介紹一位我也認識的加國億萬富豪Michael Lee-Chin. 他是有牙買加及中國傳統的加拿大人。1951年出世的Michael,大學士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咸美頓市McMaster大學攻讀電機工程. 長話短說,他當過理財顧問,在三十二歲之時(1983年),用50萬加幣的借貸買進一間已上市的基金公司Mackenzie Financial, 四年後這些股票的市值上升至350萬加幣,令他賺得第一桶金。

能炒股致富的人萬中無一, Michael認為做基金生意才是「正路」。他在1987年用他的「彈藥」投資到一間極少資產的基金公司: 用二十萬加元購入基金公司Advantage Investment Council (簡稱AIC)。公司最大的資產,是當中那八十萬元加幣的管理資金(Asset under management)。直至2007年, 二十年時間內,管理資產膨脹至一百二十億加幣;而在同一年間,加拿大保險巨人宏利(Manulife)收購了Michael一手創辦的AIC。(他現時的專注已放在牙買加的銀行業務)

我和Michael在加拿大有幾次碰面機會,第一次應是1997年,他創辦AIC基金公司的第10年。在一投資講座上,他講解他的旗艦基金AIC Advantage 的投資哲學:他便是這基金的投資總監(CIO),絕對親力親為。2000年回流亞洲後,我也曾有數次與他碰面, 唯獨沒聽過他說要賣盤,但他卻在2007年,金融行情興旺之時作此抉擇。由於是非上市公司,難以知道所售賣的價格,但在2007年行情大好之時,金融資產售價,我相信絕對不差!曾被估計有25億加元的Michael, 金融海嘯後身家雖已「降呢」至十億加元,他依然活得開心。Michael也曾對我說,解決了基本生活,其他的一切可視之為「超額獲利」,just extra bonus!

二。心靈角度「煎漢堡」。我喜歡加拿大,因為這裏的人相對簡單。2008年金融海嘯後,我曾想過回流加國去讀神學,做個「有牌」的金融傳道人;但上天好幽默,令我知道傳達「盼望」信息給予別人是隨心而發,不須持牌!在此分享一個小故事。 2003年ShantMardirosian畢業於著名的多倫多神學院Tyndale University。有些同學畢業去做實習牧師,但Shant的強項卻是烹飪。他和神學院導師研究自己前景時頓悟到:「做上帝門徒」也可有很多方法吧,而flip burger(煎漢堡包)的過程,也可向客人帶出「盼望」的訊息。他創辦的漢堡包店名叫Burger's Priest,店舖的口號是:「Redeeming the Burger One at a Time。」

Burger's Priest (theburgerpriest.com)在多市已開了三間,獲調查報告Zagat Survey譽為「多倫多排名第三」美食; 我也曾在央街(Yonge Street)的旗艦店等了半小時為食「聖飽」。想深一層,絕對值得!普通的漢堡包令人回味無窮,簡單也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