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1992年在中國傳出後,現已洪傳到了世界120多個國家和地區。在俄羅斯,畢業於聖彼得堡軍醫學院的基里爾從2008年起開始修煉法輪功。他說,閱讀法輪大法的書籍後解開了他對人生的迷惑,讓他明白了人真正應該追求的是甚麼。

據明慧網報道,基里爾還在上學的時就喜歡讀有關氣功和武術的文章。他的父親那時也練氣功,那時家裏有很多這方面的書。他說:「我記得那個時候讀過這方面的雜誌後,就想試著去學習,例如飛簷走壁等。有時候也會練習氣功,讀相關的書籍。」

後來,基里爾考入了聖彼得堡軍醫學院,進入了另一個環境。「在我讀大學四年級時,父親給我送來一本法輪大法的書,建議我認真讀一讀。讀過一遍後,我明白了善惡有報的道理,我當時很高興,但還是沒能正式走入大法修煉。」他說。

基 里 爾畢業後參軍入伍,又開始思考之後的人生道路和最終的目的。他想起曾經讀過的《轉法輪》(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中說:「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

「我突然明白了我應該修煉!」基里爾表示。

基里爾當時在軍事學院從事科研工作,研究有毒化學品及其防護,利用動物做了大部份的實驗。

他說:「我一直在追求事業成功,那時已經開始準備學術論文了,導師幫我從軍隊轉到了部門。每次我讀到書(《轉法輪》)裏講的關於殺生問題的時候,都會流下眼淚來。當時感到壓力很大,睡不著覺,內心很痛苦。」

面對工作與修煉之間發生的矛盾,基里爾曾一度徬徨。他說:「如果我想修煉就不能從事這項工作了,就必須從『幸福生活』與修煉之間做出選擇。後來我悟到了這就是我的生死關吧,看我能否按照大法(真、善、忍)法理真正實修。」基里爾作出了選擇,離開了那份工作,但仍留在了軍隊裏。

在基里爾所在的這座大城市裏,只有他一個法輪功學員。每周末,基里爾都儘量到公園煉功洪法,講真相發資料。由於當地民眾知道法輪功的很少,感興趣過來看展板的不多,有時他還會遇到不理解的人的嘲笑他或開玩笑。「那時得法不久,雖然就我一個人,但我還是堅持了下來。」基里爾說。

除了到公園煉功,他還意識到講清法輪功真相的重要性,開始在網絡上講真相。

幾年後,基里爾退伍回家,去了一所公立醫院的內科工作。在工作期間,他常常送同事有關法輪功真相的小掛曆和資料。有時同事們想了解更多,他就讓他們讀《法輪功》,並贈送教功光盤給感興趣的人。

基里爾談到了徵集反對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簽名的經歷。他先拿著簽名單去了主任醫生的行政大樓,「在總會計師那兒找到主任後,他們都簽了名。」 基里爾說,「走的時候總會計師告訴我一定要到她的下屬那兒去一趟,告訴他們都簽名。得到他們的支持,我很高興。我的大部份同事都簽了名。」

基里爾還有個願望,就是想給同事們更深入的講一講法輪功到底是甚麼。為此,他做了一個題為「醫學倫理學和道德」 的報告。

基里爾首先講了修煉法輪功後自身受益的情況,他說:「修煉法輪大法讓我明白,當一個好人和道德高尚的人對身體健康多麼有益處!」同時,他還列舉了各類醫學調查的結果。報告會的氣氛活躍,一些同事說起自己知道的例子。」基里爾感嘆道:「我終於實現了願望,進行了一次比較深入的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