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2日,英國《泰晤士報》報道,根據伊拉克政府軍起獲的「伊斯蘭國」(IS)的報告顯示,IS曾對俘虜進行殘忍的化學藥品人體實驗。

這不由得讓人聯想到二戰期間,德國納粹在各個集中營所進行的人體實驗,這些實驗包括:一、毒藥實驗。受害人會被毒死或直接被殺害,以進行驗屍研究毒藥的毒性。二、磺胺類藥物的實驗,即先讓囚犯的傷口感染各種細菌,並將傷口兩端打結,中斷血管的血液循環,然後用磺胺類及其它藥物治療感染,以測試其有效性。三、芥子氣試驗,即實驗者將囚犯暴露在芥子氣和其它糜爛性毒劑,造成嚴重的化學燒傷,從而尋找有效治療方法。四、燃燒彈實驗。五、結核實驗。六、骨骼、肌肉和神經移植實驗,即囚犯在不被麻醉的情況下被移除肌肉和神經,造成強烈的痛苦及永久傷殘。七、低溫實驗。八、海水實驗,即研究囚犯只飲用海水所造成的傷害。九、絕育實驗。十、雙胞胎實驗。當然還有其它殘忍的實驗。

單單看這些簡單的描述,就已經讓人不寒而慄。是以,英國化學武器專家佈雷頓‧戈登認為,「伊斯蘭國」的人體實驗極為殘忍,基本等同於二戰期間德國納粹的人體實驗,可以說犯下了屠殺人類的罪行。

然而,切莫忽視的是,在當今世界,還有一個邪惡政權,其所為遠超IS,其屠殺的人數更為駭人,它就是中共。這個邪惡政權除了犯下這個星球前所未有的罪惡——活摘器官外,還同樣犯下了堪比活摘器官罪惡的大規模殘忍醫學人體實驗罪惡,而這方面迄今為止曝光的還不夠。

以重慶市原公安局局長王立軍為例,僅有中學學歷的他居然穿著白大褂發表了《注射藥物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及《中國女性(北方)胃腸排泄與時間關係的研究》,而他的發明專利中則有「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專利申請號CN201120542042)和鈍器傷致傷模擬裝置(CN102222441B),這背後有多少人成為他的實驗品?這些人究竟是死是活?

另據明慧網2007年發表的〈中共軍隊在迫害法輪功中的作用〉一文,據悉,中國地方上的醫院做人體試驗都不徵求患者同意,中共的部隊醫院就更肆無忌憚,在沒有得到受試驗人的同意下,在活體上進行藥物人體試驗,其中許多受害者是被強制試驗的法輪功學員。

據內部透露,中共在一些被監禁在醫院裏的法輪功學員身上做了不少試驗,有的人被注射了不明藥物,痛苦到滿地爬、撞牆,最後在極度煎熬中死去,並立即被火化。

試問,中共有多少軍隊、武警、地方醫院和醫療機構、研究所在從事這些罪惡?中共軍隊進行的沙士疫苗、伊波拉病毒疫苗的人體試驗到底又有多少是合法的?無疑,諸多的罪惡被刻意掩蓋了。然而,筆者相信,沒有罪惡是可以被永遠掩蓋的,就像今日被曝光的IS殘忍的罪惡一樣,總有一天中共包括人體實驗、活摘器官等罪惡都會一一曝光在世人面前,而那時所有罪惡的參與者都會受到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