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梁武帝天監年間,有罣闖、顬傑、麩黅與仉腎等四公前來拜見武帝,武帝見了他們四人十分高興,於是就叫隱侯沈約做一個覆,好與百官一起射覆。(「射」是猜度之意,「覆」是覆蓋之意。射覆就是隨便將一種物件隱藏,讓射者通過《易經》占卦,占出所藏的是甚麼東西。)

梁武帝蕭衍像,出清姚文翰繪《歷代帝王真像》。(公有領域)
梁武帝蕭衍像,出清姚文翰繪《歷代帝王真像》。(公有領域)

當時太史剛剛捉了一隻老鼠,沈約便將這隻老鼠裝在匣子裏封好,當作「覆」呈給了武帝。武帝占卦,起得水山蹇(艮下,坎上)變為火雷噬嗑(震下,離上)卦。武帝占成後,命令群臣中的八個人占,讓他們占成後也一塊兒拿出來。

武帝占定之後,將蓍草放在青蒲墊子上,隨後又叫罣闖也用蓍草占卜。罣闖對皇上說:「聖人占卦,是根據卦象來辨別事物的,皇上已占卜一卦,何必再叫我占卜呢?既然皇上叫我占卜,就只好遵照皇上旨意占卜一卦。」

這時正當八月庚子日巳時,罣闖奏請武帝讓沈約把武帝卦上的一枝蓍草交給自己,占完之後,把蓍草放在青蒲墊子上就退回到原處。

罣闖看著武帝占的卦說:「先得蹇卦後得噬嗑卦,這說的是它的時辰。蹇卦下是艮卦,上是坎卦,這就是它的卦象。坎卦的卦義是偷盜,與其相應的生肖是老鼠,所以在蹇卦所表示的時間裏出來活動偷吃東西,它就被捉了起來。

在噬嗑卦六爻中有四爻是沒有毛病的,雖有小傷但也不致成災禍。有一爻的爻辭占斷為利艱貞,這五爻說的事都與盜沒有關係;只有第六爻上九是凶的,其爻辭是『荷校滅耳』,意思是戴上了很重枷鎖,其占斷是凶。這是因為偷盜而遭到災殃,所以這隻老鼠是死定了。」

唸完皇上的占辭之後,群臣手舞足蹈高呼萬歲,武帝也因自己占中了而洋洋得意,臉上顯出得意的表情。接著又看那八位大臣的占辭,有的辨於顏色、有的推斷於氣、有的取於像、有的演於爻、有的依據於鳥獸龜龍之陰陽飛伏,他們的卦辭儘管文理玄妙幽遠,然而都沒有占中的。

最後看罣闖占的卦辭說:「這個時間是屬王侯、將相的時間,這是吉辰,這老鼠一定是活的。但是它從昏暗到光明,從靜止而到震動,老鼠因失其屬性必然被捉住了。八月為金,是金盛的月份,要剋它也必須是金。子為鼠,時辰與艮卦正好合體,坎為盜,又為隱伏,隱伏也為盜,這老鼠肯定是活老鼠。金在五行之中位於第四,這老鼠必定四隻。離為文明,這是南方的卦,太陽到了中午之後就要偏西,何況老鼠是陰類呢!晉卦的卦辭講的就是日,晉為進,指的是日進,太陽進去之後,就是死了,沒有了,其實說的就是這件事,太陽落下去老鼠必定就會死的。」

文武百官聽說是活老鼠後,大驚失色,於是責怪罣闖道:「你占的卦辭說有四隻老鼠,現在匣子裏裝的只有一隻,這是怎麼回事?」罣闖說:「請把這隻老鼠剖開。」武帝稟性不好殺生,又遺憾自己沒射對。到了太陽偏西時,那隻老鼠眼看就要死了,這才令人將它剖開,果然發現大老鼠肚子裏還懷著三隻小老鼠。

資料來源: 唐‧張說《 梁四公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