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戲,因為每個人都戴著面具。 人在二到三歲的時候,開始產生自我意識,也就是知道「我的、你的、他的」的區別,同時,自我的價值觀和社會的價值觀開始混合。隨著年紀的增長,經驗的增加,社會的價值觀逐漸的超越了自我的價值觀,於是一個人的自我價值觀開始改變,不斷的修訂。

人的價值觀受到父母的影響最大,而父母的價值觀受到社會(群體)的影響最多。

人原本是很單純的,對於是非對錯的觀念來自於「罪惡感與羞恥感」,而這羞恥感與罪惡感則是經由父母、社會的教育而來。然後,隨著我們年歲的增長,我們開始會說謊,用來掩飾自己的羞恥感和罪惡感。

這時候人們開始戴上面具,在私底下是一個性格,在公開場合是另一個性格﹔很多的慈善家,他們的事業是認錢不認人、沒有慈愛這二個字的,他們是用錢來營造形像。

「戴著面具的人生」最常見的例子,就是明星。許多的演員、歌星,在螢幕上,是清純玉女,優雅高尚,私底下則是無所不做。

甚至是許多人人敬重的神父,私底下卻是個道德敗壞之人。當然這是比較極端的例子。

不過,我們每個人確實都戴著面具,或是一層或是好幾層,將自己掩護來,只因為我們不願意讓自己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別人的眼前,因為我們總有或多或少的表裏不一。

幾乎可以說,每天我們穿上衣服的時候,我們就同時戴上了面具,然後出門。

甚麼時候我們才能回歸真正的「自我」?很可惜的是,很多人大概沒有機會了。 現代的社會只會讓我們越來越虛偽,因為在資本主義社會中,「錢財(物慾)」會把人性更加的扭曲,讓我們變本加厲的戴上越來越多、越來越厚的面具。

實際上,人的物質需要並沒有現代人所求的這麼多,很大部份的東西,我們認為需要是由於父母的期盼、社會的教育「讓我們認為我們需要」。

成俗和流行,主導著整個世界的價值觀的走向。

打領帶並不舒服,但是,領帶卻代表著「正式」、「禮節」,所以很多的時候,男人打領帶是不得不。像是上台演講,為了看起來正式、敬業,我們就會覺得應該要打領帶,這時候「成俗」的領帶就是男人的面具。

女生們拚命追逐名牌、珠寶,臉上塗抹著或淡或濃的彩妝,固然是讓人賞心悅目,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無止境的追逐,豈不就是在替自己戴上一層一層的面具?

可是,人們不會憂心是否迷失了自我,反倒以此為樂,驕傲的展示自己一層又一層、一個又一個的面具。

人生如戲,這世代已經到了每個人都戴著面具,天天在演戲。在台上穿上戲服,扮演著戲中的角色,而當我們下了台,卸了裝,退下名牌、珠寶,抹去臉上的五顏六色,恢復了原來的我,我們卻不認識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