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列舉的證據幾乎都是對於我們以前所認知的「常識」的莫大衝擊。既然科學常識是有問題的,那麼人類一直以來所認為自己認知到的「宇宙真相」,離真正的宇宙真相,究竟相距多遠?

其實現在科學在邏輯上的基礎是屬於「歸納法」。也就是說,經由不斷地觀察,集合了大量的觀察結果,再進行學說的建立。一旦學說建立後,必須經過更嚴格的實驗證明,一旦發現不能解釋的例證時,這個學說就不成立了,必須退回去重新作新的假設。而要成為定律就更嚴謹了,在長時間的研究後確認這個學說沒有問題後,經過更加仔細地驗證,此時必須在邏輯上也要能非常嚴謹,足以說明相關的大部份事例,才能成為定律。同樣的,如果有反例或者是邏輯上的瑕疵,也必須退回學說的階段,重新審視。

因此我們知道,雖然大部份科學家承認進化論,但是畢竟它只是一個學說,在邏輯上仍然有許多漏洞,嚴謹的科學家仍對這個學說持保留態度。關於人類從何而來,生命的起源為何?都是所有科學研究中重要的問題,用一個還沒確定的學說當作教科書的內容是令人質疑的。

而不斷發現的證據更是對進化論有力的反證。如果說一個反證就足以推翻進化論的邏輯基礎,那麼這麼多的例子,難道我們還認為它們只是偶然的發現?今天的社會上,許多人想的是如何取得更好的競爭力,以爭取更好的事業成就與幸福的生活。隱隱約約,達爾文進化論的假設之一「適者生存」,已經成為人們處事的準則。然而當我們發現達爾文的學說有很大的問題甚至是錯誤的同時,回頭一看,這樣的生存方式是不是也有很大的問題?

也許大家聽過史前文明吧!接下來的章節我們要看看科學家發現的一些確實的史前文明的證據。 

海底遺蹟挑戰人類歷史觀

您知道地球的歷史嗎?目前科學家經過研究後推測我們現在所居住的地球約在四十六億年前誕生,一直到新生代第四紀的更新世,也就是約180萬年前的冰河期時代,才開始有猿人的出現。根據一些化石的研究,科學家認為人類一直到距今1萬2千年前的全新世,也就是最後一次冰河期開始衰退並趨於結束時,才開始有所謂的社會生活及文明存在,但這些文明似乎都停留在新石器時代。現代人類歷史時期的定義是根據5千多年前開始留下的文字符號所保存的使用紀錄,在此之前的時期則為史前時代。

然而,出乎科學家的意料之外,在大洋底下陸續出現的海底文明遺蹟挑戰了這樣的歷史觀。這些海底遺蹟的建造者,不僅已經有了精巧的建築、工藝水準,並顯示當時已擁有高度的文明,也懂得運用文字及擁有建造金字塔的能力。如果以現代科技推算這些海底遺蹟所在位址的海域,至少都是在上萬年前、數萬年甚至更久遠以前存在於海面上的,因此,可以明確地判斷在新石器時代之前非常久遠的史前時代,曾經存在高度發展的人類文明。而這些文明很可能因為遭受某些變故,導致其文明歷史無法延續、流傳下來,僅留下片段殘骸沉於海中,作為曾經存在的證據,訴說著史前傳說的片段。
沉沒海底的城市

日本與那國島海域遺蹟

半個世紀前,在日本琉球群島的與那國島南端,潛水員們在海底潛水時發現了人造建築物的遺蹟,包含被珊瑚覆蓋的方形結構物、巨大帶稜角的平台、以及如街道、樓梯及拱門狀的建築等。這可說是一座像是祭壇之類的古城遺蹟,其範圍東西長約200米,南北寬約140米,最高處約達26米。

日本琉球群島的與那國島海底遺蹟。(網絡圖片)
日本琉球群島的與那國島海底遺蹟。(網絡圖片)

1986年,當地的潛水員將這座海底城命名為「海底遺蹟潛水觀光區」,經過報道之後引起了世人的注意。其後琉球大學成立「海底考古調查隊」開始長達8年的調查,包含在石桓島東南至東西方沿岸的海底,又陸續發現各種石砌建築、柱穴、人頭雕像、拱門及幾何圖形的海龜雕塑等,最令人震驚的是發現雕刻在石牆上的「象形文字」,證明了這是一個高度發展的人類文明所遺留下來的古文明遺址。

由高處往下看,遺蹟的四周圍有市街、農地,最大的一處遺蹟全長100米、高25米,由巨大的岩石所築成。據琉球大學「海底考古調查隊」以電腦合成方式繪製的立體圖顯示,該遺蹟可能是古文明居民聚會祭拜的神廟。神殿北面有二個半圓形的柱穴,考古學家認為是舉行儀式前沐浴之處,而神殿東方有拱形城門,城門附近有兩塊重疊巨石,上方留有長方形人工雕孔,據推測應為經過加工而成的城堡的基石。

此外也在與那國島東南海岸著名的「立神巖」下方海底,發現高達數米的人頭雕像,其五官及臉孔清晰可辨。稍後就在巨大人頭雕像的附近,又發現了象形文字群,顯示海底遺蹟的建造者已具有極高的文明發展。

琉球大學物質地球科學系教授木村政昭在1999年9月接受訪問時,表示遺蹟以目測即可清楚的辨識是由人工完成的組合。各種證據都顯示遺蹟的確是人造的,包含四周街道的分佈,以及階梯呈直角狀的平坦接面,石塊上圓形的孔穴極似以石柱插入後遺留的痕跡等。而人頭像及象形文字的發現,更證實與那國島南方的海底遺蹟,確實是人類文明的遺址。

匪夷所思的海底金字塔

除了與那國島南部之外,在與那國島最西端的西崎海域也有重大的發現。1990年潛水人員在西崎海域海底,發現了一個以岩石堆砌的龐大金字塔。這個金字塔型結構寬183米、高27.43米,由長方形的巨石構成,總共有五層。而大金字塔附近還發現幾座小的石墩,形狀類似於大金字塔,是由石板拼成階梯狀的袖珍金字塔,寬約10米、高2米。

參與研究的琉球大學地質學家判斷這個建築是人工產品,並非自然產物,否則應該有經過腐蝕而成的碎片聚集其上,但是完全沒有找到這樣的石塊碎片。此外金字塔周圍有類似街道環繞的遺蹟,也顯示這不是自然產生的。美國波士頓大學地質學者潛水考察後也表示,這一系列由1米高的石塊組成的巨大台階,應是一種階梯式金字塔。雖然可以假設石塊破裂後經由水的自然腐蝕可以產生這樣的結構,但他從未發現甚麼過程可以產生這樣鋒利的階梯斷面。倫敦大學的考古學家則表示建造者至少有如美索不達米亞及印度河古文明的文明水準。

據東京大學地質學教授指出,這個海域所在的陸地露出地面的時間,至少是萬年前最後一次冰河期的事。而以現代科學的認識來看,萬年前的人類還處於原始人追著野獸跑的石器時代,根本沒有能力建造這種金字塔型建築物。有人認為這很可能是一個不為人知的人類文明留下的證據。我們不禁要問:是否真有繁榮先進的古代文明?而日本的海底遺蹟難道是一個特例嗎?

神秘的台灣澎湖虎井海底古城牆

據台灣古籍《澎湖縣誌》中的描述,從虎井高處俯視可以看到海底有一片綿延的城牆,當時文人稱之為「虎井沉淵」。民國71年,國內資深潛水人找到了澎湖虎井古沉城正確的位置,引起考古人士的關切。

這座古牆遺址呈十字形形狀,以指北針測量呈90度,為不偏不倚的南北、東西走向。主體為玄武岩構成,表面長滿海草,東西向總長約160米、南北向總長約180米,城牆厚度上端約1.5米,底部約2.5米,有些部份被侵蝕而呈凹凸不平,但搭建城牆的岩石塊接縫極為平整。在北部另有呈圓盤形的構造物,外牆直徑約20米,內牆則約15米。

當時有人認為古沉城為桶盤、虎井特殊柱狀玄武岩節理地形,一直延伸入海,形成沉城假相。但據地質學家研究表示,自然的岩石若形如城牆,應該是全部連續的,若是人造的話會有中斷處;另外若城牆很直,長度又很長,人造的可能性極高。而虎井古沉城中堆成沉城城牆的玄武岩,每塊岩石大小相當一致、角度垂直、石頭縫隙間又有填充物;此外城牆凹口呈十字行,且接砌面平整,非常符合人造建築的標準。

以《上帝的指紋》一書聞名全球的英國作家漢卡克(Graham Hancock),偕其夫人在民國90年8月間會同中、日人員實地潛水探勘後,說明以海底沉城石塊堆砌的方式,明顯與玄武岩自然節理不同,應為人工堆砌。他很肯定的指出:「大自然對東西、南北走向沒有興趣,但人類建築卻很講究方位」,虎井海底沉城的石塊呈現十字形南北向與東西向方式排列,其方位正好是東西走向和南北走向。並且由於搭建城牆的一塊塊大石頭,表面都很平滑,其接縫處平整的程度「可以將刀子插入」,他說明這一定是人造而非自然力量所能形成。

漢卡克並表示,當今的人類文明歷史有一個既定的主流模式,但是這個主流的模式卻無法解釋這些持續大量出現的考古學發現,為何共同有著「史前文明」的影子?事實上,人類史上有很多失落的部份是現代歷史還無法告訴我們的,而這些失落的線索,很可能就如同澎湖虎井古城一樣埋在海底,深藏人類文明興衰的秘密。

百慕達、巴哈馬海底遺蹟

1958年,美國動物學家在大西洋巴哈馬群島進行海底觀測研究時,意外發現群島附近的海底有一些奇特的建築。這些建築呈特殊的幾何圖形,也有的為筆直線條綿延數海哩。十年後,在巴哈馬群島附近又發現了巨大的丁字形結構石牆,長達450米,並有兩個分支與主牆形成直角,並且石牆是由每塊超過一立方米的巨大石塊所砌成。隨後更發現結構更複雜的平台、道路及類似碼頭和橋樑的建築結構,整個建築遺址呈現出類似港口的分佈。

此外,歐洲科學家在著名的百慕達三角洲海底探測時,也發現百慕達海底聳立著一座無人知曉的巨型金字塔,金字塔邊長3百米、高2百米。塔上有兩個明顯為人工建造的巨洞,海水急速從這兩個巨洞流過,形成巨大漩渦,使四周一帶水域波濤洶湧,海面霧氣騰騰。而要推算這座海底金字塔建造的時間相當困難,但已知這一帶陸地沈入海底的時間至少在數萬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