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在巴黎人的獸性、在仇恨的煽動下、在掙脫了法律的約束後,可以釋放出怎樣的野蠻?貢塞榭嶧監獄,這座位於巴黎西岱島的古堡式建築,散發著中世紀的古樸之美。然而,恐怖和殘忍,卻曾在此重疊往復,以殷殷鮮血染紅了歷史。

(接上期)

二、共產黨恐怖主義

社會主義體制的堅定批判者、前南斯拉夫副總統米洛萬‧吉拉斯曾指出:「共產黨是人類史上最殘暴的一群人,他們是一群最無恥、最卑鄙、最不擇手段的一個集團。」

共產黨人對恐怖的熱衷

從共產主義學說的開創者,到後來共產諸國的「領袖們」,都不屑於隱瞞他們對暴力的熱衷。

馬克思曾讚美「雅各賓的恐怖統治」說:「法蘭西的恐怖主義,無非是用來消滅資產階級的敵人,即消滅專制制度、封建制度以及市儈主義的一種平民方式而已。」

列寧說過:「無產階級專政的權力是一種不受任何約束的權力,不受法律條文的約束,絕對不受任何規章制度的束縛,它完全是以暴力為基礎的。」「我們必須使用所有詭計、陰謀、欺瞞、狡詐、非法手段、隱蔽手段,並掩蓋真相。」

2012年8月28日,據美國之音報道,俄羅斯科學院俄羅斯歷史研究所的首席研究員弗拉基米爾-拉夫羅夫上書有關部門,要求調查列寧的極端主義犯罪行為。他指出,列寧的著作裏充斥了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所謂的列寧主義的基石就是煽動社會仇視。列寧不但宣傳暴力和倡導恐怖活動,他本人也領導了恐怖行動。弗拉基米爾-拉夫羅夫還透露,列寧撰寫的許多文章並未公開發表。因為他在文章中直接呼籲國家恐怖主義。

列寧倡導恐怖的言論對應著現實中的暴行:1917~1918年,蘇共掌權僅14個月,就有100萬人被列寧處決。蘇共統治74年間,居然發生過三次人為的大饑荒,造成至少3千萬人死亡。史太林在二戰結束前對邱吉爾說:「死一個人是一場悲劇,死一千萬人就只是一個統計數據了。」

德國理論家卡爾‧考茨基在1919年出版了《恐怖主義與共產主義》,書中提到,馬克思一再讚揚恐怖主義。他還寫道:「槍斃是共產黨政府的全部智能。」

考茨基分析了布爾什維克的恐怖主義工具:「蘇俄已經組成了一系列革命法庭和非常委員會,『以反對反革命和投機活動以及濫用職權的行為』。它們具有專斷的權力,可以宣告任何被控到它們那裏來的人的罪名,隨意決定槍斃那些不受它們歡迎的人們;也就是說,可以槍斃它們所捉到的一切投機商和奸商,以及他們在蘇維埃公務人員中的同謀犯。它們的手段並不到此為止,而是連累到每一個膽敢批評它們的可怕虐政的正直人士。在『反革命』這個集合名詞下,把各種各樣的反對者都包括了進去,不問這是發生在哪一類人中間,產生的動機是甚麼,用的是甚麼手段,抱的是甚麼目的。」

中共第一領導人毛澤東嗜好「鬥爭」,大肆公開宣揚暴力和殺人。早在1927年,針對湖南農民運動,毛澤東在文章中寫:「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每個農村都必須造成一個短時期的恐怖現象,非如此決不能鎮壓農村反革命派的活動,決不能打倒紳權。矯枉必須過正,不過正不能矯枉。」

中共建政之初,毛澤東指揮「鎮反」運動,在一份文件中說:「很多地方畏首畏尾,不敢大張旗鼓地殺反革命。」為此毛批示說:「在農村,殺反革命,一般應超過人口比例千分之一……在城市一般應少於千分之一。」

1957年,毛澤東訪問蘇聯,在莫斯科的會議上公開說:「大不了就是核戰爭,核戰爭有甚麼了不起,全世界27億人,死一半還剩一半,中國6億人,死一半還剩3億。」

共產黨恐怖主義罪行

據《共產主義黑皮書》統計,在20世紀,總計大約1億人死於共產主義革命,地區分佈為:蘇聯2千萬,中國6,500萬,越南100萬,北韓200萬,柬埔寨200萬,東歐100萬,拉丁美洲15萬,非洲170萬,阿富汗150萬,沒有掌權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約1萬人。

斯特凡‧庫爾圖瓦在其所寫的《共產主義的罪行》中論說:「共產主義先於法西斯主義和納粹主義出現,比後二者更長命,而且在四大洲留下了印記……施行全面鎮壓,並且最終實現國家政權恐怖統治的,正是有血有肉的共產主義。」

卡爾‧考茨基的著作促成了「共產黨恐怖主義」一詞的出現。「維基百科」收錄的當代典型的共產主義恐怖事件包括:香港親共人士「六七暴動」、紅色高棉、大韓航空858號班機空難、仰光爆炸事件、德意志之秋、青瓦台事件、「六四」事件、迫害法輪功等。這些事件涉及的恐怖手段包括酷刑、殺戮、暗殺、炸彈、仇恨宣傳、精神折磨、群體滅絕等。

由於共產黨不斷製造恐怖,一些國家已正式將本國存在的共產黨及相關團體確定為恐怖組織。有的國家還把共產主義和某些邪教及恐怖組織並列在一起。在美國申請入籍時,必須填寫是否加入過納粹和共產黨組織。

中共與恐怖主義的關聯

據媒體報道,2015年巴黎恐襲之後,一位曾在一家武器出口公司任總工程師的大陸知情人透露,巴黎恐襲事件使用的AK47步槍就是中共製造的,還有非洲索馬里、中東、IS等恐怖組織使用的很多武器都來自中共。國際社會早就出台了多個報告,證實中共一直向伊朗和沙特提供武器。

武器流向監督機構2014年公佈,根據從敘利亞和伊拉克戰場上撿獲的子彈樣本分析,上世紀80年代生產的彈夾有61%是中共製造的,2010年之後生產的則是28%。

事實上,當今世界的大部份恐怖主義組織,都和中共有關聯。《大紀元》特別報道〈世界需要「真、善、忍」〉指出:「中共是全球恐怖主義份子背後的最大撐腰勢力,中共邪惡因素為那些恐怖主義份子提供了深層的邪惡價值的精神支撐點,為他們提供了共生土壤。忽視了這一點,反恐將不會從根本上成功,不會有最後的勝利。」

結語

從「光照幫」到「九月屠殺」,從「雅各賓派」的斷頭台到巴黎公社流氓暴動,從「共產主義者同盟」到蘇共、中共、柬共的殺人如麻,再到在多國上演的共產恐怖風潮,人類社會蒙受了共產主義學說及實踐帶來的深重恐怖和災難。共產黨政權不僅實行國家恐怖主義,而且輸出仇恨和暴力。紅色恐怖屠殺生靈、破壞文明、顛覆道德信仰。

因此,共產主義對人類的侵害遠甚於恐怖主義份子。200多年來,共產邪惡理論附著在各式幌子和包裝上,不斷向外滲透擴張,至今仍有人追捧。如若聽任共產主義散播,後果便會是恐怖的氾濫,引發持續的更大範圍的傷害,並且將從根本上動搖社會的穩定,毀滅人類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