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後,也不知自己懷念的是那李子酒的甜味,還是那段歲月?只知道常常在這樣初夏的季節想起那樣的溫暖!

母親說:「該把多年前釀的李子酒拿出來喝!」

我說:「那年的夏天已走了,酒一定不香!」

我錯了!

打開塵封已久的酒甕,李子樹又綠成一片幸福,我們一家人圍住那些在甕裏沉睡已久的李子,努力喚醒它們也喚醒自己。

不過才將歲月喝了一小口,每個人的臉都變成熟透的李子,好紅!

不過是桂竹筍新採收的季節 ,朋友就深情送來一籃桂竹筍,剛從山上採下來, 一籃子山林氣味,毛絨絨的看起來非常鮮嫩,接過來真是滿懷感動。

那麼拿來做甚麼好呢?煮福菜竹筍湯?滷排骨竹筍?還是用薑絲清炒呢?其實不管怎麼料理都很好吃,所以這幾天我都在吃炒竹筍、滷竹筍,吃得不亦樂乎。

朋友住在復興鄉,是個善良敦厚的鄉下人,有一年他邀我們去他家採李子,那是我第一次去他家。山路非常陡峭而且彎彎曲曲的,嚇得我哇啦啦一路驚叫。白天開車上山就讓人心驚膽跳,朋友說他常常晚上去接小孩回家,就算不開車燈也能照開不誤,真令人驚奇啊!我想這也算是熟能生巧吧!

小路的盡頭就是他家,哇!一院子的狗,黑狗、白狗、花狗,看見陌生人靠近,更是狂吠不止。屋旁、屋後都是他家的山,種滿了橘子、李子,當然還有滿山的桂竹筍。晨曦從竹林間穿過,竹葉上沾滿了露珠,煞是好看!

我左顧右看也沒看見李子樹,正滿腹狐疑,他已把我們帶進竹林裏,原來李子樹種在竹林深處;我們奮身鑽進竹林裏,才驚見樹上都結滿纍纍的李子,每一顆都渾圓飽滿,鮮紅欲滴。我忍不住就先摘幾顆送進嘴裏,哇! 酸酸甜甜的滋味真好!

那一次我們採了好幾麻袋的李子回家,分送給許多朋友,又買了一隻大甕和幾斤砂糖,釀了一醰李子酒。媽媽說, 李子的水份一定要瀝乾,放一層李子,灑一層糖,其它的交給歲月去發酵!

那真是難忘的日子啊!我每隔幾天就蹲在甕前,仔細觀察李子的變化;看到砂糖轉潮融化,李子也開始皮軟發酵,看見甕底有紅色的酒汁慢慢升起來,迫不及待把鼻子湊進瓶口,盼望可以早日聞到酒香!

經過了一年的等待, 每一顆李子在歲月和糖的催化中都改變了樣貌 ;我們圍在圓桌旁,搖晃著幸福的紅色酒液, 每喝一口就覺得有特別的滋味流進心窩裏,那濃得散不開是家的甜蜜,也是朋友的溫暖情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