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十年來,隨著數碼媒體的發展,傳統紙媒日漸蕭條。即使在世界傳媒中心的紐約市,名列美國前幾位的報紙發行量、廣告收入都在直線下降。中文媒體也不例外,大多數的發行量下滑。在一片慘淡的市場中,獨立媒體《大紀元時報》卻是一個例外。從2015年以來,《大紀元時報》在紐約的發行量和廣告收入都各翻了一倍。而且還呈現著繼續上升的趨勢。近日,記者走訪了一些《大紀元時報》的普通讀者,聽聽他們怎麼說。

老讀者:大紀元行善事

來美二十多年的讀者王先生從大紀元開辦就開始閱讀,是大紀元的忠實讀者。他說,他這麼多年始終選擇《大紀元時報》主要是因為她「與眾不同」:「我感到這份報紙和其它的媒體不一樣,她不僅僅傳遞信息,還有一個行善的氣場,從一開始我就感到它通過傳遞信息想讓這個世界變得好一些。」

王先生舉例說,中國人受共產黨的洗腦控制,不自覺地帶有共產黨的「墮落了的標準」。他說,「而大紀元一開始就拒絕和這個世界同流合污,一直堅持自己的原則。我很早就感覺到了她想幫助這個世界,她是讓人向善的。這對在共產黨的控制下已經變得污濁不堪的社會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在對共產黨的認識上《大紀元時報》也是一開始就明確了自己的立場。他說很多中國人、很多外國人,原來都指望共產黨能改變,「但是《大紀元時報》讓人們看到了,共產黨邪惡的黨性是不會變的」。王先生表示,《大紀元時報》從中國傳統的美德中發掘精神力量來對付共產黨的假惡暴,同時又從西方文明中吸取了精華。

新讀者:《大紀元時報》乾淨

剛來美國兩年的皇后區讀者威廉認為,他喜歡《大紀元時報》是因為她「乾淨」,「其它報紙裏面的內容太繁雜,廣告過多,甚至有色情廣告,商業色彩太濃。而《大紀元時報》和其它華文媒體最大的區別是乾淨、有信仰、有底線、有正義感」。

紐約老移民、房地產商人張先生也說,他因為《大紀元時報》上宣揚的傳統文化而成為讀者。法拉盛報箱旁的一個80多歲的老讀者說:「我只看《大紀元時報》,中國的文化傳承和希望就寄託在大紀元上了。」

大紀元的讀者越來越多

王先生見證了大紀元報紙的成長,他說,現在《大紀元時報》的讀者就比以前多得多。「《大紀元時報》剛出來的時候,在共產黨的宣傳下人們對法輪功採取拒絕的態度。但是,經過這麼多年,人們看到了大紀元的報道是真實的,現在這些人都能以平和的心態來看待大紀元了。」

剛剛來美國的大陸讀者張廣利以前就是受媒體的洗腦,不相信大紀元上對法輪功受迫害事實的報道。但是他自己受工傷、手被切斷之後,由於待遇不公而上訪後,另一隻手也被警察折斷。「我是親身經歷了共產黨的迫害,才相信了《大紀元時報》。我現在每天都看這份報紙,有的時候去晚了還拿不到報紙呢。」

另外一個來拿報的讀者說:「我每天走半個小時來報箱拿《大紀元時報》,一份報紙我們4、5個人看。我建議多設立些報點。」皇后區讀者威廉認為,大紀元最需要改進的地方是「儘量多設置一些報箱,比如我所在的新鮮草原就很少見到大紀元的報箱」。